晕化精致 勾勒细腻——金漆画挂屏《洪宣娇》欣赏

洪宣娇 (金漆画) 辜锡奎

  1957年大名鼎鼎的汕头辜锡奎(1908—1993)艺人创作的金漆画《潮州八景》在莫斯科举行的第六届世界青年联欢节艺术展览会上获得银质奖,被载入了潮汕工艺美术史册。潮汕金漆画采用金、银粉在大漆推光板上作画,早在唐、宋代就初具雏型,技法较为简单。明代,漆画工艺已较为成熟。清代,随着潮汕地区古建筑的兴盛,金漆画与金漆木雕已共同被广泛应用于寺庙、祠堂等建筑及家具、神器日用品的装饰之中,具有浓厚的地方特色,成为潮汕地区宝贵的文化遗产之一,在我国传统的漆器髹饰工艺中独树一帜。上个世纪70年代汕头金漆画已形成规模生产,主要有漆画板、漆画屏风、漆画茶橱等10多个品种,仅1975年出口就近10万元,居潮汕地区同行业的首位。然而,如今这一艺种在中心城区已沉寂了。

  赏读的这幅《洪宣娇》金漆画挂屏,长175厘米、高84厘米,是辜锡奎老艺人于1977年创作的,亦是他在汕头市木雕厂退休前的最后一件佳作,一直被有关部门收藏至今。我在工艺美术行业工作了四十多个春秋,所见到的以人物为题材的金漆画无数,但人物与马匹却没有这么大,金银晕化、线条勾勒也难见如此精美,一代名艺人的高深艺术造诣足让人为之叹服。这幅金漆画以太平天国中天王御妹、巾帼不让须眉的洪宣娇,把太平军中的女眷组织起来,建立“女营”并亲任统领,带兵杀敌作为表现题材。老艺人谙悉金漆画工艺的特性,具备深厚的绘画功底,按照传统构图的要求,巧妙地采用左重右轻,上虚下实的布局,留出空白,注重章法处理,突出表现人物形象和战马,利用空间转换来表现景物,将工笔人物画和山水画的神韵融为一体,以铁笔和黑漆代替狼毫笔与油烟墨,用金银粉晕化技艺取代山石结构皴法,一人一马、一山一草,无不蕴涵了对中国画的理解和认识,给人不是国画胜似国画之感,展现了独特的艺术魅力。但见推光黑漆板画面上,近处英姿飒爽的洪宣娇带领着众女将,个个骑着神态矫健、胸肌突出的战马,扎着头巾,腰系丝带,下着长裤,脚穿黑靴,紧踩马蹬,一手拉缰绳,一手拿长枪,腰挂箭囊,英姿勃勃。洪宣娇居主帅位置,注视着前方,后面上方“洪”字战旗飞舞,女将们或左或右,或正或侧,人物坐态与战马动态相一致,互为呼应,刻划十分细腻,形神兼备,栩栩如生。远处右下方烟尘飞扬,一队队手拿盾牌,肩扛长枪的女兵浩浩荡荡在行进中,一女将正策马前来报告前方的情况;高大城墙上旌旗飘扬,上方及右方烟雾缭绕,山峦起伏,如此一幅生动传神的画图跃然于大漆板上,极具视觉美感。看此作就是地道的民间传统金漆画,但风格却是中国画,主次的安排,虚实的处理,厚朴与轻灵,都恰到妙处,可谓耐读、有味,怎不令人叹绝!

  说到制作工艺,推光大漆板是金漆画必有的载体,就推光漆板制作而言,我已经多次撰文介绍,此就不再赘述。且看这幅《洪宣娇》的人物高38厘米,马匹高43厘米,这在一般金漆画作品中是极少见到的,人物及马匹如此高大,表现的技法运用难度随着增大,每一“漆”面、每一条线,都得准确且细腻。老艺人对所有物象采用了实与虚的对比手法,人物、马匹、战旗、山峰等全部填漆,髹金和银粉为“实”;衣纹、花草、烟尘、云雾及其它的明暗、深浅变化部分,髹上明漆,阴干后用格纸、棉团进行金银晕化而为“虚”,在晕化技法上或单独晕化,或“红金粉”、“青金粉”同时晕化,或金银混合晕化,产生出特殊的艺术效果。所有人物的面部髹银粉,两颊用红金粉晕化,头巾用红金粉,衣裤或用红金、青金粉,或用银粉;马匹采用红、青金混合,或金银混合晕化,尤其在马头、胸、腿、蹄却缀上银,使之不显得单调,变化较大,富有立体感。此外,在城墙、山峰、烟尘、石块及野花杂草同样采用混合或单独晕化的手法。在平涂髹以金银之后,在人物、马匹的细部刻划上,采用“铁线描”的技法,用铁笔将漆膜刻透至黑漆板,在金银面上现出一道道生动精致的“笔墨”线条,去繁就简,工整秀丽。人物的衣纹组织严谨准确,运笔抑扬顿挫,“凸”部衣纹少而实,“凹”部衣纹虚而多褶,体现出美感和节奏,显示了艺人绘画功底的深厚。这件作品经过定格、勾线、描金、填色、晕化、清扫等若干复杂工序方得以完成,显得古朴华丽,韵味无穷,呈现一种独具的感人魅力。四十年后的今天赏读了辜锡奎老艺人这件金漆画遗作,我倍感幸运,赞叹之后也期待着新一代的名师巧匠们继承传统,不断创新,能有更多更美的金漆画问世。

作者: 
曾广锡
来源: 
汕头日报(2018.04.22)
浏览次数: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