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而不乱 疏密匀称——金漆木雕挂屏《许褚战马超》欣赏

▲许褚战马超 (木雕) 合作

  潮汕地区木雕的一代名师叶锡永,原潮阳县峡山镇陈禾陂乡人,于2005年逝世,享年87岁,他15岁便随师学艺,是1958年成立的潮阳县工艺美术厂创始人之一。1961年广东省人民政府为美化人民大会堂广东厅,从汕头、揭阳、潮州、揭西、五华等地抽调12位木雕艺人,集中于广州进行木雕创作,叶锡永是其中之一。1962年他被评为汕头地区二级艺人, 1979年被授予工艺美术师职称,同年出席第二届全国工艺美术艺人、创作设计人员代表大会,1984年4月被汕头市工艺美术学会聘为顾问。另一艺人马坤城,1992年逝世,享年71岁,潮阳区贵屿镇马乡人。他随祖父学艺,主要从事祠堂庙宇及民居各种传统建筑的木雕创作,1959年进原潮阳县工艺美术厂工作。

  随着岁月流逝,数十年过去了,如今提起他俩的名字,已经甚少人知道了,若想目睹他俩上世纪60年代初的作品那就更难了,可能连他们的子女也几乎从未见过。去年我在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广州陈家祠)参加有关活动,一连欣赏了他俩合作并于1964年入藏的《水漫金山寺》、《许褚战马超》、《无盐女战胡淇》等几幅挂屏作品,大饱眼福。今赏读叶锡永与马坤城合作的挂屏《许褚战马超》,就是一幅精品。作品长37.5厘米、高48厘米、厚6厘米,以樟木为原料,经凿坯、细刻、髹漆贴金而成。《许褚战马超》说的是东汉末年,马超为报父仇,出动大军进攻曹操,双方在渭水一带对阵。第二天,两军出营布成阵势。马超挺枪纵马,与曹操的猛将许褚交战。两人大战一百多个回合,不分胜负。因为战马疲惫不支,于是各回军中,换了一匹马出营再战,仍然胜负不分。许褚杀得性起,卸下盔甲,赤着膊,露出凸起的肌肉,提刀与马超决战。双方官兵大为震惊。两人又斗了三十余回合,许褚举刀奋力砍向马超,马超闪过,挥枪向许褚心窝刺来。许褚扔下大刀,用力夹住马超的枪,于是两人在马背上夺枪。许褚力大,咔嚓一声扭断了枪杆,两人各执半截,在马上厮杀。接着两军混战。马超退回营后,感叹说:“我看在恶战当中,再也没有谁会比许褚不要命的了。他真是个‘虎痴’啊!”这幅挂屏正在此故事情节的基础上,以潮汕木雕的独特艺术手法进行概括,将25个人物、四匹战马、五个亭台、一座殿堂、一座小桥和松、柳等多种树木,巧妙地安排于“S”形径路这有限天地中,在情节安排和细节刻划上下足功夫,使画面产生一种节奏感。三个层次的通雕,薄中见厚,玲珑剔透,繁而不乱,疏密匀称,穿插得当,注重细节的表现,除中间的大殿完整外,其余分布左右的五个亭台露出一半,巧妙地利用松、柳补缀掩映,并遮挡上面径路,有藏有露,疏密相宜,拓展了表现的空间,给人以场面广阔的联想余地,凸显潮汕木雕的传统韵味。但见上径中间的大殿上曹操,手捋长髯,往下望着,文武众将分别位于后面及左右两侧,武将身穿铠甲,腰挂宝剑,手舞刀剑,威风凛凛;兵将们顶盔贯甲,手执大刀、长枪,有的呐喊助威,有的争着出阵杀敌,神形各异,生动逼真;中径上性格刚烈、容貌俊秀的马超骑着战马,身披盔甲,背插四面小角旗,双手端着一杆长枪,追赶着前面的许褚;而睁圆环眼、满腮髭胡的许褚骑着战马,卸下盔甲,赤露上身,手提大刀,转过身来与马超来一番厮杀大战。下径的二员大将骑着战马,手端长枪、剑,军兵们手拿大刀紧随其后,杀气腾腾冲过山坡和小桥。所有这些表现的人物形象神情各异,前后互为呼应,很有艺术感染力。整体上布局饱满,径路畅通,主次清晰,层次分明,疏密有致,虽然木料仅有六厘米厚度,却给人以“多层镂空”的感觉,让人无不为之赞叹!

  从雕刻技艺运用上来说,艺术家将镂通雕、浮雕、沉雕等传统技艺融为一体,刀法精细,袍服、盔甲等的刻划,线条流畅,细腻严谨,工娴艺巧;头盔、背旗、护肘、胸甲、护心镜、吞头、战裙、腰带、战靴等一应俱全;袍甲上所有的线条纹饰都用浅浮雕,铠甲凸起的“人字”、“鱼鳞”、“麦穗”纹,每一粒、每一片都排列有序,大小一致;战马的马鞍、鬃毛、尾巴的线条也十分清晰和流畅,就连建筑物的梁、檐、脊等的装饰花边,也是雕刻得十分细腻。当我欣赏这件作品时,已过去了半个多世纪,两位老艺术家也都先后仙逝,有幸的是斯人虽去,却将佳作遗留人间。

标签: 
作者: 
曾广锡
来源: 
汕头日报(2018.04.15)
浏览次数: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