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密有致 清雅秀逸——剪纸团花《喜盈门》欣赏

喜盈门(剪纸) 许遵英

  赏读的这幅《喜盈门》是用团花式构图进行创作。一般来说,圆形的剪纸就叫团花,是最为古老的艺术布局格式。但严格意义上团花,按《中国工艺美术大辞典》的解释是:“一种四周呈放射状或旋转式的圆形装饰纹样。”团花的花纹图案既要结构匀称、紧凑,又要疏密有致,讲究韵律。许遵英创作的这幅团花直径55厘米,采用团花构图之一的“光环扩散式”,由花鸟、瓜果、符号等组合,构图从中心向外一圈圈扩散,每一圈设计一组图纹,每组的图纹相对独立又有一定的关联,且每一层的图形有大小、疏密、虚实对比,形成节奏,富有规律和变化,既避免平板呆滞,又有一定的美感。整幅以大红宣纸为载体,用四折叠剪技法,不带边框,采用夸张、比喻、象征等手法,娴熟地运用各种传统技法,将各种表现物象悟化于心灵,概括于作品之中,团团相聚,花中有花,饶然丰富的内涵,让人读出更多的妙趣来。但见画面上以直径8厘米怒放的大牡丹花为圆心,雍容华贵,统领群芳;紧接着是八朵高6厘米的并蒂莲花为第一层,上面的宽7厘米、下面的宽4厘米,被视为吉祥、喜庆的征兆,善良、美丽的化身;第二层是左右成对的十六颗荔枝,上缀叶片加以掩映,象征着欣欣向荣,生命力强,健康长寿;在其上面是八个瓜果,这就有点使人看不懂了,其实传统瓜果纹并不是用写实的线条来“勾勒”,而是用每一条弯曲密集的线来“描绘”,使外轮廓呈瓜果形状,而每条弯弯曲曲的线条象征着缠绕的瓜藤,可谓在“似与不似”中求美的存在,寓瓜瓞绵绵,多子多福之意,妙趣横生。最外一层是八个呈圆型的图案,每个直径14.8厘米,细看才悉其中是两只对朝的喜鹊展开翅膀,夸张的尾翎为圆门状,上方一朵花芯饰金钱纹的五瓣梅花,下串“盘长”和吊穗,左右的彩带飘扬飞动,洋溢着喜庆气氛,寓意喜上眉梢,直接表现了作品《喜盈门》的主题,体现 “有图必有意,有意必吉祥”的传统特点;且再用变形的如意纹样及卷曲线条,将八个“圆门”加以连接,从而构成一个完美的整体。在这里,她不是平铺直叙处理,而是通过喜鹊、飘带的动与其它花瓜的静既形成对比,又是互补,营造出一种赏心悦目的艺术效果,具有很强的装饰性,足可见许遵英匠心独造之妙。

  这幅剪纸是将一张宣纸折叠成四折的相同等份,然后在其上面剪出图形,每个图形自成单元,相互连接,展开后便成为这样一幅完整紧凑,秀美玲珑之作。细看作品技法的运用,可见整体上以“阳剪”线条为主,并无“黑”的大块面,仅是在牡丹花、喜鹊尾翎和羽尾、荔枝叶、梅花瓣、如意头、飘带等配上适当少许的“阴剪”,以“锯齿纹”的细密渐变过渡,处理好黑、白、灰的关系,通过线条来表现物象,使画面虚与实,黑与白,粗线与细线,直线与曲线等形成对比,显其层次分明,疏密有致,仅有1毫米宽的密密细丝般线条,运剪如笔,很好地处理了画面的虚实关系,使“刀剪味”更浓。整幅作品以物象的主次、对称、均衡的形式统一画面,使构图活泼而富于变化,主题鲜明,寓意深刻,妙在其中,显露出女艺术家对剪纸运用处理手法之高超。

作者: 
曾广锡
来源: 
汕头日报(2018.04.01)
浏览次数: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