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剧盔头:舞台上的精致行头

黄耀清、林淑芝婆媳同心坚守潮剧盔头制作技艺。

镂刻。

捏凸。

沥沙。

成品。

  潮剧舞台上人物所戴的各种帽子称为盔头(俗称“头盔”),它是潮剧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剧中人物角色身份的象征。潮剧盔头分为冠、盔、巾和帽4类,这项纯手工制作技艺与潮剧历史同源,迄今已有500多年的历史。在揭阳空港经济区渔湖镇渔光村,今年70岁的民间艺人黄耀清从事潮剧盔头制作已有30年,22年前她还把这项传统绝活传承给儿媳,自此婆媳以独特的技艺,在潮剧舞台给人留下了不一样的精彩。

  能工巧匠弄戏盔

  走进黄耀清家里,各式精致的潮剧盔头样品琳琅满目,有称为冠的太子蕾、文武凤冠,有盔类的帅盔、将盔,有巾类的相巾、公子巾,还有帽类的乌纱帽、公差帽等。正是这些精致的头饰头帽,为舞台上的演员增光添彩。“盔头制作工艺分冠盔类和巾帽类,巾帽类主要以绸缎材料刺绣缝制而成,冠盔类的制作工序就比较复杂,今天恰好是制作冠盔类的盔头,你可现场参观。”黄耀清和今年42岁的儿媳林淑芝一边忙着为剧团赶制盔头,一边笑着对记者说。

  工作台前儿媳林淑芝先对盔头款式进行设计,然后将设计定型好的平面图稿放在制盔头纸板上依样镂刻。紧接着,黄耀清接手下道工序,只见她用小铁丝顺着刚刻成的纸板背面边缘涂胶粘贴,并用胶钳钳紧加固定型。因为小铁丝表面光滑难以粘胶,粘贴前应先将小铁丝卷上一层丝纸。加固完成后她再把纸板折成冠盔初坯形状,在每处接口用“毛边纸”粘连,并用电烙铁烫熨,形成完整的盔冠坯。

  为增加盔头外观的美感,在盔冠坯外的纸板表面应镶上花纹凸线。林淑芝说:“这道工序称为‘捏凸’,是潮剧盔头的艺术特色,即把油胶粉调制成的材料,通过‘雪糕筒’形状的器具尖部,用手按压挤出线条形成图案,镶凸在盔冠坯外表的纸板上。男子盔头以龙、云和水图状为主,女性盔头以花、蝴蝶和凤图状为主。操作时要把握好气息,图形线条才会匀称和稳固。”

  黄耀清告诉记者,以上工序只是其中的一部分,等待这些工件晾干后,还要按不同要求,贴上绸缎面料并彩绘、上色和沥沙,装上珠片、绒缨和花翎等饰品,盔头上的装饰品好多还是她们婆媳自己制作的。最后还要在帽盔内面的纸板涂上防潮湿漆,以防止演员出汗致帽盔受潮变形。

  胸怀趣意求真传

  婆媳爱上盔头制作,应先从婆婆黄耀清早年在铁枝木偶戏班的工作经历谈起。黄耀清父亲是当地铁枝木偶戏班“班主”,司鼓与吹拉弹唱样样精通。黄耀清在父亲身上学会了铁枝戏偶的操纵,还能包揽生、旦角色的唱念与部分鼓乐器的实操。黄耀清告诉记者,当时戏偶的服饰、道具和布景等都得专门请工艺师制作,这些配置要花费一笔不小的开支,加上当时铁枝戏班比较多,工艺师的工活非常繁重,戏班有时排了新戏,也会因戏偶的配置没到位而耽误出演。为此,她萌生了学习戏偶服饰制作的想法,认为这样一举两得,不仅节约开支,在时间安排也比较自主。32岁那年,黄耀清专门到汕头拜潮汕知名木偶剧装艺人陈其盛为师,一年后心灵手巧的她实现了自己的愿望。

  改革开放让潮剧古装戏又回舞台重放异彩,而制作古装戏服饰的产业也随之兴旺,此时黄耀清把目光转向制作潮剧盔头的产业。她虽然有制作木偶剧装的基础,但对盔头工艺还是生疏。于是,1982年起黄耀清先后多次到汕头陈其盛的儿子陈衍庭师傅(现为汕头市级潮剧盔头制作项目非遗传承人)获取技术经验并开始尝试盔头的制作。

  同心坚守扬美名

  刚开始时,黄耀清碰到尺寸不符,货不对版,质量不妥等“难题”,为此她狠下苦功夫,结合潮剧视频或图片的比对,倾听潮剧表演者意见,特别是师傅多次的点拨,慢慢从实践中得到真知。1987年黄耀清正式步入制作潮剧盔头这个行业,生意也逐渐红火起来。

  1994年儿媳林淑芝过门,在婆婆的感染下,她甘当帮手,熟练掌握整套工艺流程。林淑芝说:“潮剧盔头不能批量生产,它是根据剧目需要而制作。戏剧有着‘宁戴破、不戴错’的行规,盔头制作更是如此,每个制作环节都必须细致,要合乎角色身份和剧情年代感。制作工艺在保留传统手法的基础上,也融入了新时期的元素。” 黄耀清的儿子黄泽鸿,不时也来打下手帮忙,特别是对部分辅助工序效能的改进,像小绒缨球和加固纸板背面卷上丝纸的小铁丝原都是用手工绕扎,经黄泽鸿发明后改为电动配绕。

  潮剧盔头制作过程集设计、裁剪、镂刻、彩绘等于一体,且都是纯手工制作,本身就是一件精致的工艺品,具有很高的工艺价值和文化价值。如今,潮剧盔头艺术成为婆媳俩生活中最大的乐趣,她们所制作的盔头不仅受到专业剧团演员和潮剧票友以及参加乡镇民俗文化彩装游行者的青睐,马来西亚、新加坡等潮剧社团或经营者也都慕名前来订制,婆媳俩坚守这份职业的精神与态度也被广泛扬颂。婆媳俩表示,她们将时刻关注潮剧艺术改革与发展,提高工艺技能与质量,让盔头艺术造型更形象化,运用上更舒适贴合。

作者: 
林少平
来源: 
揭阳日报(2017.12.20)
浏览次数: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