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腻滑润 闪光发亮——棱形三层馔盒漆艺欣赏

▲馔盒(金漆) 杨细容

        在2017年5月15日第十三届中国(深圳)文博会的“中国工艺美术文化创意奖”评审获奖名单公布榜上,编号“c565”的棱形三层馔盒漆艺获得金奖,作者是揭阳市漆艺工艺美术大师杨细容。这也是她第二次参展并再获殊荣,可见其大漆推光和髹漆贴金技艺水平之高超,赢得专家评委们的认可。

        杨细容的父亲杨表权、兄长杨汉周(已故)均是漆艺名师,自幼受其父兄影响的她,酷爱漆艺,于1981年进入揭阳县工艺厂金漆组,从艺至今三十多年,如今已是工艺美术师,市级工艺美术大师,非遗名录代表性传承人。今赏读的这件棱形三层馔盒长52厘米、宽17厘米、高46厘米,分别由底、架、果碟构成,平时将上面的果碟放进架中,祭祀时才拿出来放在上面。说起这棱形三层馔盒,其实就是原揭阳工艺厂的主要产品之一,早在1984年9月就与茶橱、立体群狮等评选为揭阳县优质产品。整个馔盒分别由近二百多块不同木构件组成,仅枋栏就有30条,前后面六肚木雕人物、博古、花鸟等,加上围栏、莲蕾、狮子、呑头、脚花等,巧妙运用通雕、浮雕、沉雕、锯通、托地等技艺,且所有雕刻饰件都髹漆贴金,其它“枝骨”、框架、底盘用大漆推光。值得一提的是,全部构件及“枝骨”都用榫卯咬接,髹漆贴金时先将构件拆卸,完成后再花费三至四天时间组装,不用一颗钉子,而用“漆面”逐一嵌接,传统制作工艺由此可见一斑。

        馔盒木雕部分是由原揭阳县工艺厂老艺人制作的,杨细容此次参与展评的是“漆艺”,这也是长期以来被人们所忽视的一门技艺。若没有髹漆贴金谈何来金漆木雕,尤其是神器木雕的装饰更离不开大漆推光、髹漆贴金,木雕无论如何刻划细腻,但髹漆贴金不精美也都枉然。就漆艺水平的高与低来说,外行人一般就看金碧辉煌,内行人却要看金色效果、雕刻物象的纹饰。先说以手掌推出光泽而得名的推光漆,其原材料是用生漆(又称大漆),生漆是从漆树割取的天然液汁,买来后要自己过滤、脱水、加辅料,还要在温度、湿度都标准的“阴房”中阴干,天然生漆有一定的稠度,且易起皱,而因为制作成本高,周期长等影响,漆器制作的传统“味道”日益消减,目前市场上销售的工艺品大多使用的是化工漆。而这件馔盒的“枝骨”、边框、底盘全部以天然大漆为原料,每一处“枝骨”接缝都要贴上麻布,等阴干后填上多遍下地(即漆灰)。而填漆灰时不能把左右各一毫米的线条给糊着,应让其清晰笔直,做这些很费时间和精力,制作工序繁琐、复杂,操作要极其认真和专注,考验手上和眼睛工夫,而且每次都必须等到刮上去的灰完全干透,才能进行下一次刮灰,既不能急也不能马虎。填好漆灰后要通过水磨,磨滑后涂上多遍下地漆、熟漆、推光漆,用手掌心沾瓦粉反复推光,凭眼力,凭心细,凭感觉,凭次数,推得漆面生辉,光洁照人,这些都是其它材料无法取代的,诚为传统工艺独到之精妙。

        再谈一下木雕构件的髹漆贴金,时下建筑木雕装饰,甚至一些木雕屏的髹漆贴金,并不是真正用上大漆,因其工序十分繁杂且耗费大量时间,所以采用合成漆、贴金膏之类,也许“便宜无好货”吧!但一些就是愿出高价也做不了的,现在能完全继承天然大漆技艺的人不是很多了。杨细容一直以来对每一件作品的髹漆贴金,无论大小、繁简,从填补白胚的缝、孔,到底地漆、金地漆都用大漆为料,这件馔盒的木雕构件既多又小,雕刀刻划的纹理也就显得细微,为使纹理清晰、金色辉煌,既要处理得饱满厚重,有“肉头”、无刷痕和粗点,也须反复擦刷每一刀纹,无丝毫的积淀,这真需要有高超的技术才能做到的。就调制金地漆而言,这得全凭她自己多年的经验,买品质最好的生漆,通过过滤、搅拌,目测不同漆底颜色加入不同的矿物质颜料,还要根据气候冷暖进行调试。而从生漆调试到可作金地漆少则一周,多则半个月,或更长时间,尤其是煮“油勾”更见真功夫。这件馔盒从白胚到髹漆贴金需要三十多道工序,而每一道都要求十分严谨,才能做出如此精美效果。今赏读潮汕唯一女漆艺大师杨细容的漆艺作品,分明就是一种愉悦的享受,每一条推光漆框、每一块贴金木雕,无不蕴涵了她对潮汕传统漆艺的理解和认识,对艺术的执着追求,令我叹服。

作者: 
曾广锡
来源: 
汕头日报(2017.09.03)
浏览次数: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