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法精细 装饰味浓——著名剪纸女艺术家杨雪友作品欣赏

        说起潮汕前一辈剪纸艺术家,真是不胜枚举,他们或专业、或一专多能,在各自的艺术世界里都取得了或多或少的成就。潮州剪纸女艺术家杨雪友(1904~1978)就是其中之一。在一些介绍潮汕剪纸的书籍中可欣赏到她的戏剧、神话人物,花鸟、虫鱼,吉祥喜庆和各种供品花等作品,声名远播近扬。今赏读的《西厢记—跳墙》、《粮钢大丰收》作品分别是传统和现代人物题材,就是杨雪友采用不同剪技精心刻画而成的,于1955年和1960年先后入藏于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广州陈家祠)。

        这幅《粮钢大丰收》剪纸长27厘米、高34厘米,采用“自由”的构图形式,不受边框的限制,外轮廓似椭圆形,表现的是工农业生产大丰收这一主题,画面上虽是现代男女人物形象,但却乘坐着龙和凤,而不是汽车或飞机,给我倒有点像常见的刺绣、木雕“吹箫引凤”的感觉。女艺术家采用大胆夸张的艺术手法,充满浪漫色彩,将现代人物与传统纹样融为一体,既有非常浓烈的装饰味,又有吉祥幸福之寓意,真是新我耳目,为之击节赞叹。但见右下方威武矫健的龙抬起饱满的头部,身躯蜷曲,四肢张开,腾空飞舞,风起云涌,气势磅礴,龙躯干的背鳍、龙衣、龙鳞、腹甲刻画得十分细致,充满着激越的活力和优雅的旋律;穿着背心、短裤的青年工人坐在飞龙背上,一手托起火花飞溅的炼钢炉,一手拿着搅拌棒,显得雄姿英发。左上方正面姿态的凤凰,凤头向上,展开翅膀,翎尾往上翘,展现“百鸟之王”优美之势;跨坐其身上剪短发的女青年农民,穿短袖上衣和百褶裙,双手高举起麦穗。从男女人物形象的面部“十分脸”、“五分脸”和动作,到龙和凤的头部朝向都形成对应,在左右空白之处再配上飞动的云朵,尤其是左下方巧妙地“描绘”一只鸽子,嘴衔一张扎着飘带的喜报,展开翅膀前往报喜,整幅画面显示了女艺术家超凡的想象力和驾驭题材与形式统一的创造能力,令我不得不叹服也。就图形纹样的剪技来说,“阳剪”、“阴剪”两者结合运用,人物脸部、手脚、云朵、火焰、龙鳞等用“阳剪”,其它的都用“阴剪”,且为避免“黑”的部分太多,又在凤凰和鸽子的翅膀、尾羽剪上“锯齿纹”,形成一些“灰”调子,使整体上虚实、疏密、明暗、节奏等效果明显,对比中又和谐统一,真是匠心独具。

        且看这长15厘米、高24厘米的《西厢记——跳墙》戏曲人物题材剪纸,以《西厢记》中一个情节进行刻画,以“阴剪”技法为主,选取表现物象影形,剪去物象轮廓的结构线,以大面积的块面衬托小面积的镂空,在块状中用“阴剪”镂出细部进行装饰,线线相断,让构成图形的点、线、面都互不连接,这也是潮州剪纸的戏剧、神话人物题材重要的艺术组成元素之一,给人以淳厚古拙之感。瞧!画面上用一条横粗长线条和一细竖短线条,连接六个“阳剪”方形花窗构成一面墙;下置大小两块石头和两朵花,用阴剪线条和几个小孔刻划石头的纹理,用“锯齿纹”表现花瓣;柳树只剪出轮廓,在树干下面左侧却用一条横线连接上方“阳剪”的云朵,还在作为月亮的圆圈内剪上“月”字。作为表现主体人物形象的“张生”坐在墙头上,一手抓住树枝,一手按在墙头,一只脚己踩在下面石头上。这“张生”从帽子、脸部,到衣衫的所有纹样,全都是用“阴剪”线条刻画。画面非常简洁,一目了然,没有其它景物加以陪衬,由此可见女艺术家高度的艺术概括能力,可谓名不虚传。

        杨雪友幼年失去双亲,被潮州北门外祖师庵一位老尼姑收养,深居庵堂诵经念佛,也学刺绣、剪纸工艺。她心灵手巧,制作的许多剪纸作品,每逢年节或游神赛会,贴放于供品之上,因而博得众多“施主”的赏识。“施主”们常请她剪些团花、寿桃、双喜等图案贴在礼品和器皿上,她也靠这手艺换取微薄报酬,借以度日。抗日战争期间,因无法维持生活,她只得忍痛放下剪刀,转做小贩。新中国成立后,民间艺人受到人民政府的重视和关怀,1954年,杨雪友的作品在潮州民间剪纸艺术展览会上展出,后来又被选送到广州、北京、日本展出,以其独特的表现形式和浓厚的地方色彩,受到国内外人士的欢迎。海外的许多客商,要求订购潮州的剪纸作品,于是潮州民间工艺社应运而生,杨雪友担任工艺社副主任。

作者: 
曾广锡
来源: 
汕头日报(2017.09.10)
浏览次数: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