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阳陶塑”门外话

  雕塑家陈茂辉先生在汕头参加一个潮汕工艺品展览会回揭,顺道到我工作室座谈。并把汕头带来的相关宣传册让我浏览,因其中一篇文章中涉及“揭阳陶塑”的概念,而点燃起我鼓励陈氏树起“揭阳陶塑”大旗,在雕塑这一领域为揭阳立一门户的热情。

  作为市和榕城区非物质文化遗产申报评审专家与评委,其实此前我已不止一次参与以陈茂辉为主角的“揭阳陶塑”技艺进入市、省“非遗”目录申报、传承人申报的评审,加上茂辉令尊陈保国先生已获“中国工艺美术终身大师”称号,以及陈茂辉作品多次在外参展与获奖等原因,对于“揭阳陶塑”这一概念的存在已经明白,只是因为各种相关的环节还没有想清楚,所以尚未正面提出。

  揭阳设立地级市,已经二十多年。但过去七八百年,揭阳一直只是某府辖下的一县(包括惠来、普宁、揭西则为几县),所以揭阳创造的技艺,都被罩在以府冠名的概念下,这对揭阳也成为“府”之后的文化发展,知名度、竞争力的提升,无疑是个紧箍咒,因此必须突破,必须在“以揭阳的名义”下理所当然打出自己创造的品牌,助力地方的发展。这是我对“揭阳陶塑”之类乐意捧场的动力所在。

  揭阳陶塑,发源于新石器时代,在南北朝时已经相当成熟并有自己的特色。至民国以来,在棉湖陈氏家族、普宁庄氏家族的传承下,又融进了佛山陶塑、西方现代雕塑的元素。这个过程对原生状态的题材丰富化、造型多元化、手法多样化都起了极大的促进作用,但是其中最根本的揭阳仅有的精神、风格仍然鲜明存在,这就是对之加以保护、传承与发展的本钱所在。

  当然要承认,和佛山陶塑等影响力比较大的地方陶塑相比,揭阳陶塑在传承和发展力度远远不够。佛山陶塑摆件之外的另一类是脊饰,即所谓“石湾花脊”,把烧制好的脊饰构件安装于各类屋脊上,使其更加华丽坚固。此类陶塑揭阳就还没开发。揭阳学宫大成殿的大脊是采用花脊装饰,但是从佛山采购过来的。普宁的何金龙把嵌瓷传到台湾后,台湾参照佛山花脊制作方法把它改变成台湾式的脊饰陶塑。这反映出揭阳陶塑的发展空间还很大,几乎可说是具有非遗特征的朝阳产业。如同木雕,一旦能与建筑物,特别是现代的建筑物结合起来,其市场将是异乎寻常的广阔。

  举一反三,“揭阳陶塑”之类的地方工艺的正名与开发,其所关系者,可能还不止于提升地方知名度而已。但这必须有心人的联合攻关,庶几有益于事半功倍。

作者: 
彭妙艳
来源: 
揭阳日报(2017.06.03)
浏览次数: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