韵味古朴 雕工精美——木雕《郭子仪拜寿》欣赏

▲郭子仪拜寿(木雕) 陈泽铭

       潮汕地区的木雕久负盛名,精湛技艺世代相传,人才辈出,声名远播。这些年来笔者经常外出参观展览,或走访名家工作室,有幸目睹了不少艺术精品,但有一种感觉就是花鸟、水族题材和立体、半畔龙虾蟹篓的越来越多,原来一直占主要位置,以传统神话、民间传说、古典名著、戏曲故事等为题材的人物作品却越来越少,尤其传统味道浓厚的更是难得一见。这些只有在做“厝场”(建筑木雕装饰)时才有机会目睹,但实在显得较为粗犷,而作为艺术类的作品就真的很少见了。究其原因主要在于人物题材有别于其它题材的创作,从题材选择、径路设置、整体布局,到形神刻划、杂物搭配等要求较高。且今木雕已进入家居作为装饰、陈设,人们也不太喜欢提枪弄棒的,故较少有人创作此类题材。今赏读这幅木雕《郭子仪拜寿》传统人物挂屏,正是以其古朴韵味,精美雕工,在2017年5月15日第十三届深圳文博会的“中国工艺美术文化创意奖”评审中获得银奖,值得提供给大家欣赏一番。

        “郭子仪拜寿”这传统题材反映了人们祈盼子孙满堂,富贵长寿的美好愿望,一直都被民间艺人们所广泛采用,屡见不鲜。这幅作品长82厘米、宽107厘米、厚10厘米,以樟木为原料,并没有施加髹漆贴金,外配上红木浮雕木饰框,显得质朴素雅。作品取材于我国小说《隋唐演义》,唐玄宗时郭子仪带兵平息“安史之乱”,功居第一,官至节度使,封为汾阳王,画面表现的是朝中文武官员及家人在汾阳府向郭子仪祝寿的热闹情景。陈泽铭根据竖直型挂屏,其展现空间受限制的特点,认真构思,精心布局,在构图上不受透视法则的约束,将主殿安排在右侧,按“S”字形的径路来安排人物及坐骑走向,将来龙去脉交代清楚,分为上中下三个部分,每一个部分互为连接,通过46个人物(其中小孩7个)3匹马的不同形势,上径与下径构成相互之间的呼应关系,注重疏密匀称,穿插联结,紧凑结实,突出主题,表现情节;人物形象有男有女,有老有小,神态不一,或高或低,或正或侧,互为呼应,动静有别,靠动作来体现其神情变化。并采用以“一当十”、“以少见多”的艺术手法进行高度概括,将亭台、石头、小桥、树木、花草等巧妙地贯穿于径路,并缀以香烟缭绕,小鸟飞翔烘托,有高低、远近、前后之别,既使画面更为丰富,又凸显人物题材独具的传统特色。但见汾阳府松树拂檐,柳枝周垂,鼓乐齐鸣,张灯结彩,富丽堂皇。大堂之上的郭子仪夫妇居中端坐,后面两个侍女手执孔雀掌扇,左右两侧前来祝寿的官员及儿女们,谈笑风生,侍女们忙于端果盘、送茶水,情趣盎然;儿子及儿媳此时正在拜寿,而女儿与女婿也已踏上台阶紧随上来;在大堂前面两个孩童在台阶前一上一下,兴高采烈地展开手中祝寿字幅,家丁们吹奏唢呐,小孩打闹嬉戏,非常热闹。画面中、下方又有另一番景致:车马盈门,兵士扛着一大瓮醇香美酒,迈步走在前头,骑着马的文武官员带着兵士紧随前来祝寿,呈现出前呼后拥前来祝寿的喜庆气氛。画面上还利用三个不同造型的亭台和一座小桥的参差错落,松、柳等多种树木的相互交错,将不同表现情节隔开,既起到衬托人物的作用,又使层次分明,径路畅通。而台阶、栏杆、案几、亭柱的横、直、斜等线条,也展现不同的空间,丰富层次,给人以“多层镂空”的感觉,画面饱满完整,展现了传统人物题材的独特艺术感染力。

       欣赏这幅作品时可能会有一种感觉,每个人物高9厘米,人物身高只有5个头位的比例,显得既矮又胖,这与人体解剖完全不同,而且一片树叶与人物的脸部差不多一样大,会感到很不真实。其实传统木雕人物题材的作品,对人和景物都加以适当的强调、夸张和图案化,完全不受真实的限制,且表现的物象还采用前倾的处理方法,当观者仰视时反而感觉恰到好处,这也正是古老传统木雕的独特之处。作品采用了镂通雕、浮雕、沉雕等传统技艺进行雕刻,刀法娴熟,就连建筑物的梁、檐、栏杆的装饰花边,也是用薄木板雕刻的,十分细腻,欣赏《郭子仪拜寿》佳作,定会使人加深对木雕古代人物题材创作的认识,为名师精湛的技艺而叹服。木雕世家第五代传人的陈泽铭,从事木雕创作已有35个春秋,去年十月二十一日,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举办了为期近五个月的《心手相传——陈泽铭木雕精品展》,双面素木雕座屏《五子登科》同时被该馆收藏,他还为该馆修复清代大神案的封板“状元游街”,巧手再现百年文化记忆,汕头、揭阳市两地媒体都有报道,可谓声誉鹊起。

作者: 
曾广锡
来源: 
汕头日报(2017.06.04)
浏览次数: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