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新质朴 规整流畅——刻纸《好家风》欣赏

好家风(刻纸) 陈传生

       这《好家风》直径112厘米,算是大幅作品的,画面与传统剪纸不同,不采用寓意的手法来表现主题,用平视、直观的方法刻划物象,让观者一目了然。说它是团花式构图,真的是既似又不似,并没有传统的围绕中心呈放射形的组合,或中心向外一圈圈扩散,而是每组的图案相对独立,但又与整体关联,突出主体的人物形象,其他建筑物、树木、花草、景观等作为衬托,有主有次,有虚有实,有大有小,形成节奏,营造一种整体氛围。瞧!中心的圆圈内是一个大“福”字, 24个小圆圈和小“福”字环绕四周,形成向心的式样;此后为放射状的分格排列,分别为“和为贵”、“勤为本”、“俭养徳”、“学以恒”、“诚立身”、“孝当先”等六个不同小画面,配衬的纹样、图案和文字与主体密切相关;外圈用汕头市花的“金凤花”瓣作为装饰,使整体就像组画一样呈现在眼前,显得构图新颖,形式感强,清新质朴,给人以视觉美感。

       陈传生的这幅作品就技法来说,既有传统的“阳剪”和“阴剪”,也有“锯齿纹”、“月牙纹”,但并没有一味地追求传统的样式,更多的是注重点、线、面的构成,靠规整流畅的线条加以刻划物象。然而,我格外欣赏的,还是人物形象“剪影”在画面上巧妙的运用,它增添了灵动和丰富,成为整幅作品的亮点,具有强烈的现代性和装饰性,这在潮汕地区传统剪纸中并不多见,可见其匠心独具。但见男女老小十三个人物形象,无论侧面,还是正面,都根据形象的特征刻其轮廓,无内部结构及脸部刻划,而是通过影的造型来表现形象,头发用阴刻线条加以表现。为了避免影的“黑”的部分太多,在大块的“黑”面中刻上花朵、月牙、锯齿、福字、寿字、几何纹饰及横、直线纹,打破了大面积“黑”面的沉闷感。这样的处理方法,形成一些“灰”调子,使作品具有虚实、疏密、明暗、节奏等多方面的效果,充满着浓郁的艺术韵致。就拿这“孝为先”来说,百善孝为先,孝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孝顺父母是我们每个人的事情,从小开始,从点点滴滴做起,这样才能将传统美德发扬下去。画画上表现的是在潮汕传统民居的外埕上,阳光下绿树茂密,鲜花盛开,左下方地上一只小猫依偎在母猫身边,还在玩耍一团纱线;弯腰的婆婆坐在小凳子上,后面的儿媳妇用双手给老人家捶背,突然发觉她背后也有人给其捶背,回头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小女儿站在凳子上,学她模样,多么温馨、孝顺的一幕啊!所有的景物、人物都融为一体,“孝为先”主题鲜明突出。在这里阳刻与阴刻並用,用“锯齿”、“月牙”纹刻划猫的毛发及装饰图纹,树木枝干和叶,花瓣、花叶纹理等,显其质感和量感;建筑物的横与直、长与短、粗与细等线条,有条不紊,恰到好处。作为主体的三个人物形象全都是“剪影”,为避免一片“黑”,显得沉闷、死板,巧妙地在人物的头发、上衣、衣袖和裾,用各种线条、花纹加以刻划,婆婆和儿媳妇就靠头发、衣纹和鞋的不同来显示,所有的这些处理手法,使之在对比中显和谐,妙在其中,令人无不击节赞叹。

作者: 
曾广锡
来源: 
汕头日报(2017.05.28)
浏览次数: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