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刀下的艺术奇葩

        一把剪刀,一张红纸,还有一双巧手,你猜可能出现怎样的美妙?想不到吧。或者你早想到了,就是一帧艺术作品。这就是剪纸艺术。难怪,每次的现场表演,围观的人们总会不由自主地发出赞叹。

       这种艺术很神奇,是以很简单的材质和手法,创造出动人的美丽。匪夷所思,可是能够达到了一种意外的效果。这其实来源于民间,是千数百年来劳动人民,尤其是广大妇女,以生活为源泉而创作的艺术精品。

       当然,它的出现很古,唐代诗人杜甫已有诗句云:“暖水濯我足,剪纸招我魂。”它最初是充满了实用性的,却也为我们的生活带来了无限的美,美化了我们日常的生活,使生活充满了诗意。比如作为窗花、节日供品,以及婚丧大事的民俗用物,它是一种必不可少的点缀。不过,在爱美的中国人手里,这些通俗的用品,却是一丝不苟的,同样有创造者的灵思巧构,匠心创造,有她们的理想和对生活的热情,因此,这些作品其实就是艺术品,也十分令人感动。

       剪纸艺术来自民间,所以这种民间味是它最突出的特征,无论思想,或者艺术手法上,它表现的都是朴素的意蕴,向往和祝愿,有着率真、坦诚之美,是一种健康、活泼,充溢生命力量的风格。如果丢了这一点意趣,它就没有意义了。有的艺人不明究底,以为它太土了,急于摆脱它的泥土味,结果,太趋时尚,过分地艺术化,反而丢了本质,搞成了四不像的东西,却还自鸣得意。这是让我们深觉遗憾的。殊不知,这种趋时乃是对剪纸艺术的严重破坏,会离它的意趣越来越远。

       在我国,剪纸艺术南北各地的民间皆有,颇为常见,艺术韵味各有所长,风格当然也因地域之不同而有所差异。一般而言,北地粗犷豪宕,似乎不暇精细运刀,可是力量感强,元气淋漓,有一种震撼人的艺术魅力。而南方的剪纸,如具代表性的潮阳剪纸,则款款而妙,不惜精雕细剪,委婉细腻,刀剪意味甚为明显。我们每每惊叹它的繁文缛节,可是作者的慧心却尽在其间。

       或者,南派北宗各美其美,实亦很难比较其孰高下。而民间的艺术,乡土气息乃其根本之所在,是所产生地域的民情风俗,于艺术中的生动反映,宛然而生动,却都有其社会及艺术的价值。

       但我们因种种因素的缘故,欣赏却有所偏爱,这当然亦属正常。有生于北地,独赏南国鲜花之娇艳者;有南人而喜见燕北胭脂的妩媚的——都不足为奇,或者正是一种美学上所谓的陌生的距离感使然。

       这些年来,由于人们对它的重视程度日益提高,它的创作方式有所拓展,实用性减弱,艺术性增强,多作为艺术品的面目出现,如用宣纸制作后像书画作品般装裱挂在墙上,或成为案头摆件。我还见过有的艺人——主要是有现代艺术教育背景的艺人——更把它与瓷器结合,烧制成一种具新意的艺术品。有的艺人更是大胆地引进了现代题材,打破了原有的传统题材范围,使作品具有很鲜明的当下性。

       所有的这些似乎都证明了,生于当下的剪纸艺人,与时俱进已成了他们与生俱来的使命感,故我们在追踪某些非遗文化传承人——如以潮阳剪纸艺人来作为考察对象时,就尤其深感她们有所焦虑的,莫过于此者;但创新却谈何容易,其中要受到主客观因素的诸多制约。说句不客气的话,她们中有的原本的文化的积淀就不足,眼界也难得有一种另类的打量,自然难以有意外的表现。或者还由于市场的推手,不免有所迷茫。于是,或假创新之名,而行急功近利之实,因此而忘了它的本来,逐末而舍本,已失却其民间艺术之原貌。或者她们在短时间内可能获得些许掌声,乃至实惠,却非艺术之康庄正道,实不足为训。

       剪纸艺术,不管南北,风格虽不同,表现虽有所异,但其根本的内蕴却是一致的,即基于民族的审美的盎然情致,是浓烈的民间的活泼情趣的表现,无论如何的求变、求新,这是不能改变的。或者,这就是它的中国风的艺术特色,是民族的,然而,也是世界性的。它以强烈的民族风格,才能征服各种肤色的人们。

        剪纸的保护,最好的途径就是传承,在青少年中传承,或者这些工作我们也已经在做了。不过,剪纸艺人要有一颗不计功利的心,全心全意去做,教艺先教人,传艺先传德,同时,要有更高的文化艺术修养——这就需要艺人们不断的学习。显然的,这些方面有的艺人却还是有所不足的。这也是我们所深感必须注意的一个问题。

       剪得春风好,时时风日佳。愿剪纸这朵艺术奇葩,未来更加璀璨。

标签: 
作者: 
林伟光
来源: 
汕头日报(2017.05.07)
浏览次数: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