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铰指处桃花开

魏惠璇作品《佛手花》

  “剪艺堪精纸上陈,裁云镂月贵传神。奇思妙构凝风物,装点江山遍地春。 谐意美,锦图新,瑰园倩影笑声频。金铰指处桃花放,照映芳洲俏丽人。”这是潮阳文艺老将潘经义写的《鹧鸪天·潮阳剪纸》词。透过此词,让人看到潮阳剪纸百花园中繁花似锦的喜人景象。

  毋庸置疑,多年来,潮阳剪纸在地方政府及宣传文化部门的重视倡导下,一批老艺人频频获得各类重量级奖项。然而,在这背后,也有一批新秀默默地耕耘着,她们虽名不见经传,却显示出了潮阳剪纸新生代扎实的功底。其实说她们为新秀,并非指年龄轻,而是近年崭露头角的。在她们当中,有的很早就接触剪纸,只是因生活等原因,中间放弃,至近年才重操旧业,像魏惠璇、蔡苑华、林楚芳等便是。当然,这其中也有初学不久的,如庄淑莲、曾宋丽等人,她们在老艺人辅导下,也剪出令人赞叹不已之作。

  《佛手花》是魏惠璇的作品。佛手是一种常绿小乔木,其果实形状奇特,有裂纹如拳,或张开如手指,故得名。佛手象征着有福之手,能够拿到人人心中有,人人手上无的东西,寓意是智慧和力量。佛手同时也具降魔驱邪与伏妖的作用,能挡是非、降小人、招良福、祈善缘,给人带来好运和平安。作者从小得母亲许锦卿的传授,体现到作品上是以传统为造型,中心阳剪,周边阴剪,阴阳和合,寄寓和睦如意、福寿绵长。

  潮汕地区重要民俗祭祀活动中,用鸡、鹅、鸭祭祀神明或先祖,是必不可少的。为了装饰祭品,剪花也应运而生,蔡苑华的《鸭花》就是其中之一。这些剪花的图样大多是先辈传下,或在原有图样基础上略作改造的,因而显得比较原始质朴。其中鸭身和鸭头各嵌有抽象的“福”和“寿”,寓意福寿双全,寄托了老百姓美好的祝愿。

  生长在海边的林楚芳,其《六六大顺》更有海洋风韵。海马是一种非常稀有的小型海洋动物,也是滨海人家的特产。它的尾部圈起来像一个小写的“6”字,六只海马围成一个图案,寓意六六大顺,“六”即“陆”、“路”的谐音,六六大顺即寄托着路路大顺的含义,同时也包含着祈求渔民出海能一帆风顺、满载而归的愿望。潮之阳,大海在其南,此作品是海洋文化在剪纸上的一种体现。

  艺术来源于生活,剪纸艺术也不例外。当作者无意间发现小孩身上红色的马甲很漂亮时,灵感的火花一闪:如果把这马甲用剪纸进行制作,那必是一件吉祥的艺术品。有个典句叫马上封侯,意思是即刻就要受封爵位,做大官。而庄淑莲的《马上夺甲》则延伸其意,取名“马上夺甲”,希冀孩子读书考取好成绩,为父母争光,这表现了作者望子成龙的美好愿望。

  “金铰指处桃花放,照映芳洲俏丽人。”愿潮阳剪纸艺人中这群“俏丽人”,一年四季都“装点江山遍地春”!

标签: 
作者: 
际云
来源: 
汕头日报(2017.04.30)
浏览次数: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