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潮汕贝雕工艺传承发展

卢湘莹和她收藏的贝雕工艺品

海门贝雕

▲汕头红光工艺厂贝雕

▲甲子贝雕

  “天上有多少星星,海里就有多少贝类”,有人曾经用诗一般的的话语,形容海洋贝类灿若繁星、美艳绝伦。我国海域辽阔,沿海贝类自然分布种类繁多,贝壳色彩斑斓,晶莹剔透,纹理优美,有的还有很奇妙的发光体,在中国的民间艺人眼里,这些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之作,都是天赋的精美礼品。

  贝雕,就是艺人们选用这些五颜六色的贝壳,巧用其天然色泽、纹理和形状,按事先构思设计画面的需要,再经过剪取、车磨、雕琢、抛光、堆砌、镶嵌、粘贴等工艺,精心制成的ー种工艺品,而潮汕正是我国最为知名的贝雕产区之一。

  在汕头,有一位以收藏贝雕工艺品为乐的女子,她从2008年开始收集流散在民间的贝雕工艺品,至今已收藏了包括潮汕地区300多件贝雕作品在内的600多件贝雕工艺品,并辟出一块地方专门摆放这些“宝贝”,起名“贝丘斋”,贝丘斋的主人就是在汕头市博物馆工作的卢湘莹女士。

  卢湘莹告诉记者,潮汕贝雕是一种优秀的民间传统工艺,堪称中国工艺美术百花园中的奇葩。她希望通过自己收藏的这些工艺品,展示贝雕制作者高超的劳动成果,唤起更多人对行将失传的贝雕艺术的关注和重视,期待贝雕这种有着鲜明特色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能够继续焕发岀新的光彩。全国美协副主席、广东省文联主席许钦松闻悉卢湘莹的故事后,欣然为她题写了“贝丘斋珍藏贝雕展”,以示鼓励。

  融合自然美与高超手艺

  贝雕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手艺呢?

  卢湘莹介绍,贝雕的艺术形式主要有平贴、半浮雕、镶嵌和立体等。贝雕划分为本色和套色两类,本色贝雕利用贝壳的色彩和纹理的浓淡变化,拼镶、粘贴在纸质的衬底或黑色漆板上。在设计的画面上,利用贝壳的光、色、质感,产生一种清新、纯朴、简练的艺术效果;套色贝雕则先将贝壳染上各种颜色,并有意识使之产生色彩深浅变化,然后根据画面要求,选用大小不一、厚薄不同的贝壳,进行拼接,画面有娇妍多姿的韵味。

  贝雕因天然的自然美结合人们的匠心创造而成为工艺美术百花园中的奇葩,它是海的绮丽与传统文化智慧的结晶。贝雕的表现题材广泛,人物、博古、花鸟虫鱼、山水风光无所不包;历史故事、戏曲人物、仕女佳人等也无所不涉,均能概括含蓄,生动传神,传达人们对美好明天的向往和追求。

  潮汕贝雕以技艺精湛见长

  贝雕历史悠久,潮汕贝雕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曾盛极一时。卢湘莹向记者介绍,在久远的时代,每逢潮汕民间“赛会”,人们都会用贝壳组装象征吉祥如意的花篮、寿桃、小鸟,供人欣赏。贝雕画的发展是新中国成立以后的事情。20世纪七八十年代,各地贝雕工人在继承贝雕画传统的基础上,注重探索和不断创新,并吸收牙雕、玉雕、木雕和中国画等不同艺术之长,结合螺钿镶嵌工艺特点,成功研究了浮雕形式的贝雕画和多种实用工艺品,贝雕产品大量出口创汇,畅销全国及东南亚、欧美及非洲等国家和地区,繁荣了当地经济。例如海门贝雕厂在1985年完成产量1.12万件,产值33.4万元,创厂有史以来最高纪录,从而揭开了贝雕工艺史崭新的一页。我市一批批贝雕画佳作先后入选了省及全国工艺美术展览,被刊登在国家刊物上,有的还被有关艺术部门收藏。

  卢湘莹说,当时,大连贝雕、北海贝雕、青岛贝雕、连云港贝雕、广东海门贝雕和甲子贝雕并称为中国五大贝雕产区。上世纪50年代开始,潮汕地区的潮阳海门、惠来县城以及靖海、隆江和海陆丰的甲子、碣石、汕尾、汕头等地的贝雕生产已开始成为规模化,到了70年代,陆丰县的甲子贝雕工艺厂和潮阳的海门贝雕工艺厂的贝雕生产,在全国都有响当当的名气。

  技艺精湛,是潮汕贝雕的“标签”。潮汕贝雕借鉴其他工艺美术门类之长,以千姿百态的贝壳经过精雕细琢,构成一件件多姿多彩、惟妙惟肖的艺术作品,每件作品都体现着民间艺人们巧妙身手和美的心灵。尤其是在制作过程中,民间艺人对贝壳的运用,已经达到高妙的境界。他们将有斑痕的贝壳,锯成带疤痕的树木躯干;一些有螺丝旋纹的贝壳,砌成仕女的发髻;利用江瑶贝、银壳贝等,制作树叶;利用海螺、鸡心螺的红色作枫叶。还有葡萄是用贝内层的紫色制作的,衣裙是利用江贝的层层纹理表现的,实在不行,才染上透明色。有专家称,国画有多少种表现形式与构图,就有多少种贝雕画。此外,甲子全国首创的立体贝雕,凸现作品视觉与质感的神韵效果,令人耳目一新,给人以美的艺术享受。

  潮汕贝雕工艺后继乏人

  说起卢湘莹收藏贝雕,还要从2008年说起。当时卢的朋友告诉她在汕头市区摩罗街看到一幅黑底漆的贝雕作品,甚是好看。卢湘莹马上跟着朋友去到摩罗街,用几十元买下了这幅落款为1988年的工艺品,一番拆洗之后,这幅贝雕作品显现出它活龙活现、制作精湛的真面目,让卢湘莹爱不释手,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走上了这条收藏贝雕工艺品的“孤独之路”。行走在这条路上,卢湘莹收获了无尽的“风景”。由于贝雕收藏属于“冷门”,有关作品的文字资料、背景材料少之又少,卢湘莹每“得手”一幅作品,都会煞费苦心地去了解、挖掘其背后的相关情况,倒也乐在其中。当中,也有一些人和事感动着卢湘莹,从中也了解到贝雕制作者们艰辛的制作过程,以及这种工艺背后辛苦的付出,老师傅们对传统工艺的坚守和不遗余力传承传统工艺的精神每每令卢湘莹感动不已。

  2013年的一天,卢湘莹和朋友一起去海门拜访贝雕厂的老师傅,几经周折找到海门贝雕厂,只看到破败的厂房和废弃的制作工具。卢湘莹她们找到还住在厂区宿舍的老师傅,当听知有人问起贝雕厂,老师傅们还充满期待地问,是不是要重建工厂,恢复生产啊?让卢湘莹她们既心酸又感动。

  卢湘莹说,获得广东省非遗传承人称号的汕尾市甲子镇贝雕厂的刘永溪师傅已经70多岁了,面对行将失传的贝雕工艺,刘师傅同样忧心忡忡,他说如果有后生人愿意学习这门技艺,他愿意无偿地传授给他们,让贝雕工艺后继有人。卢湘莹说,刘师傅的心声与她异曲同工,她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潮汕人记住贝雕艺术这种独特的工艺,让贝雕工艺得以传承发展。

作者: 
吴小娟
来源: 
汕头日报(2017.04.16)
浏览次数: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