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俗共赏 寓意深邃——金绒混合绣《岁朝清供》欣赏

▲岁朝清供(潮绣) 合作

  岁朝,农历正月初一;清供,即清雅的供品。旧时的人们在案头摆放古瓶、盆景、插花、时令水果、奇石、古玩等等,这种设置称之为“岁朝清供”。岁朝清供图,在我国传统绘画题材中,是一种特殊而深受民众喜爱的画题,兴起约在宋代,至清末民初达到鼎盛,蕴含丰富,悬挂迎新,以祈吉祥。这说的是宣纸上绘画,而今赏读的是另一种“绘画”艺术,它是以针代笔,以线代色的金绒混合绣,此乃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潮绣主要绣种之一,这《岁朝清供》于1987年入藏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广州陈家祠),由林妙丽设计,廖芳芝和柯志珍绣制。

  金绒混合绣,它以金银线、绒线结合绣制,并在主要部分加以垫浮,尤其应用对比色强烈的色绒线刺绣,配以金线勾勒,达到色彩瑰丽而不俗气,绣制浮凸而产生深厚质感。这金绒混合绣《岁朝清供》挂屏以白色绸缎为底料,长64厘米、高93厘米,画面在物象布置上,饱满而多样,每一物件都布局均匀,是一幅匠心独运的作品。但见右侧这深褐色的三足圆花架纹饰精致,束腰、牙板和足边沿分别饰回纹及弯、圆线条,古色古香;花架上置一银色古瓶,直口、短颈、溜肩、圈足,鼓腹下敛,瓶颈和腹分别饰金色回纹和双龙抢宝,瓶形古拙俊美,圆浑中透着秀逸;瓶中插着五朵粉红、桔红的牡丹花,或怒放吐芳、或含苞欲发,有主有次,互为呼应,艳丽多姿,叶片翻转舒展,阴阳正背,纹理细致,相为映衬,可谓红花绿叶,天作之合。这牡丹花头与叶片的用“笔”用色,细致入微,将花王的形神、色彩和意境融为一体,与双龙宝瓶串联起来,给人以国色天香,富贵平安之感。左侧下方是一低矮盘根错节的根雕花架,上面的藤篮上盛放着白中透红的寿桃、金黄色的佛手和紫红相间的葡萄,圆润饱满,立体感强,在绿叶和藤蔓的映衬下显得自然逼真。而放在地上的灵芝、大桔巧妙地与高低花架上名花佳果既形成对比,又上下呼应,使之古朴清新,主题突出,构成了一幅寓意长寿多福、平安富贵、吉祥兴旺的传统画图,格外令人赏心悦目。

  一件成功的刺绣作品往往能达到画作所不及的艺术效果,增强原作的艺术感染力,使画与绣完美统一,体现出刺绣艺术的精妙之美。聪慧的绣工根据设计者画稿的要求,结合潮绣的表现特点,采用金绒混合绣的技法绣制,运用了平绣、垫绣、钉金、打籽等多种针法和工种,对不同物象施以不同的针法,质感很强。瞧!两只形态各异花架的边沿及纹饰,全都用纸丁垫底,后绣上褐色和银灰色;双龙宝瓶在银色瓶底上,两条富有动律感“草龙”的龙头采用薄棉絮垫底,而身、尾、四肢的卷草图案轮廓线,以及瓶颈的回纹、瓶口和瓶足却都采用纸丁垫底,后再在上面钉上金线,龙头和回纹还用棕丝进行“勾勒”,使之显得纹理清晰。瓶插着盛开的牡丹花垫上一层薄棉絮,后再在上面飞针引线,强烈的浮雕感与平绣的牡丹花叶形成对比,从而使浮凸而产生出浑厚、立体的质感。左下方的藤篮用纸丁作为垫底,在其上面钉铺金线及“勾勒”篮沿和篮脚,纹理清晰,达到自然逼真的效果。篮中的葡萄、寿桃、佛手用薄棉絮垫底,再分别用紫、白、金黄、桔黄等多种绒线绣制,深浅适宜,使之层次分明,晶莹欲滴的葡萄、饱满鲜美的寿桃、金黄味香的佛手,浮凸中还有厚薄之分,富有强烈的立体感,与地上的灵芝和大桔的平绣构成对比。画面上所有娇妍柔嫩的绿色叶片,叶形饱满,与花果相近的浓,远的过渡到淡,有侧叶、顺叶、藏叶之分,再用色线“勾勒”脉络纹,极富装饰美感,凸显金绒混合绣独有的艺术特色。整件作品图案秀丽,色彩鲜艳,针法多样,针脚整齐,丝缕分明,光色辉映,画与绣合一得以完美体现,这针尖上的艺术让我收获了一次丰盛的愉悦。

  这幅金绒混合绣《岁朝清供》作品的设计者林妙丽是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粤绣(潮绣)代表性传承人林智诚的女儿。绣制者之一廖芳芝1946年出生,逝世时间不详,曾参与《南海渔歌》、《金鱼》、《清影幽香》、《三雄共聚》、《孔雀姑娘》、《黎家女》等不少作品的绣制;另一绣制者柯志珍现年已七十七岁,出身于抽纱世家,先后在潮州市潮绣厂、潮州市刺绣研究所工作,也参与了不少作品的绣制。由于诸多原因,很难了解作者的一些从艺情况,所以亦是此文所欠缺之处,深感遗憾。

标签: 
作者: 
曾广锡
来源: 
汕头日报(2017.04.23)
浏览次数: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