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刀代笔 匠心独运——陈泽铭木雕作品欣赏

▲子母狮(木雕) 陈泽铭

  说起木雕艺人陈泽铭的名字,除了木雕行内人士外,行外几乎无人知晓,亦从未见于报端。然而,作为木雕世家第五代传人的他,34个春秋锲而不舍的执着追求,沉得住气,潜得下心,默默无闻,时至今日才在艺坛崭露头角,喜事接连不断,可谓是厚积薄发。2016年5月他创作的双面素木雕座屏《五子登科》、挂屏《智取生辰纲》,首次参加中国(深圳)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的展评,分别获得“中国工艺美术文化创意奖”金奖和银奖;10月21日,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广州陈家祠)举办了为期近五个月的《心手相传——陈泽铭木雕精品展》,双面素木雕座屏《五子登科》同时被该馆收藏;在“2016年广东工艺美术精品展”上,创作的木雕挂屏《百忍堂》、立体摆件《子母狮》又分别获得金奖和银奖,所有的这些都令人不得不叹服。

  今赏读的这素木雕挂屏《百忍堂》,是潮汕地区木雕表现的传统题材,以樟木为原料,不施以髹漆贴金,刀纹木味清晰可见,显得朴素净雅。外配连续方栏饰纹,间隔及外围用红木框加以装饰,使之既稳重质朴,又玲珑剔透,装饰效果极佳,另有一番韵味。作品取材于《旧唐书》中的故事,说的是郓州人张公艺,九代同居,竟和和睦睦,相安无事。唐高宗带领文武百官离京往泰山封祥,闻知此事而亲临其宅,甚是好奇便问其缘由,张公取出一张纸写下了一百个忍字,唐高宗十分赞誉便赐号“百忍堂”,从此各地张姓大都以“百忍”为堂号,并列为祖训。作品宽56厘米、高88厘米、厚10厘米,陈泽铭根据这直幅挂屏其展现空间受限制的特点,认真构思,精心布局,在构图上不受透视法则的约束,按“S”字形的径路来安排人物走向,将来龙去脉交代清楚,分为上中下三个部分,每一个部分互为连接,通过人物的不同形态,上径与下径构成相互之间的呼应关系,注重疏密匀称,穿插联结,紧凑结实,突出主题,表现情节;而且有别于常见的主亭台放在上方中间位置的构图,而是将亭台置于上左侧,右上侧用人物和围栏里的羊群,作为径路的延伸,让人想到更多画外的物象;人物形象不分远近、高矮都一样相同,靠动作来体现其神情变化。并采用以一当十、以少见多的艺术手法进行高度概括,将亭台、牌坊、石头、树木、小船等巧妙地贯穿于径路,有高低、远近、前后之别,着重表现其形状的特征,作为点缀和陪衬;人和事不受时间、地点的限制,采用集中概括的表现手法,既使画面更为丰富,又凸显潮汕木雕人物题材独具的传统特色。但见画面上方祥云缭绕,仙鹤飞舞,亭台翘角飞檐,松柏相掩,假山玲珑,三个活泼可爱的孩童展开一纸张,五绺胡须挂胸的张公艺正在挥笔书写百个“忍”字;头戴朝天冠的高宗驾临张府,后面紧随着两个手执掌扇的宫娥和手拿拂尘的太监,几个士卒抬着书有“百忍”二字的牌匾前行,前后面众多人物或手执灯笼、或吹奏唢呐、或肩扛礼盒,神态各异,刻划细腻,饶有趣味,主题突出;更见左下方一艘官船正靠岸停泊,兵士们忙着搬运物品,身着铠甲的将军站立两旁,文武众官刻划细腻,饶有趣味,达到局部和整体统一,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在这约0.4平方米的空间里,由表及里用镂空雕技法刻划出四个层次、35个人物,每个身高11厘米的人物须眉、冠袍、盔甲的纹样,以及屋檐、牌坊的装饰图案等都雕刻得非常精致,一丝不苟,清晰可辨,展现了传统木雕的艺术特色。

  陈泽铭的祖父是原汕头市木雕厂的工艺美术师陈秋汉,木雕狮是他拿手好戏,在行内大名鼎鼎。他此次参展获奖的另一作品就是立体摆件《子母狮》,再现祖传的技艺水平。陈泽铭采用夸张的手法,雕刻蹲伏的大狮躯体浑圆,脚踩绣球,正与两只小狮子戏乐,富有人情气息,充分表达了丰富的想象力。“十斤狮子九斤头”,重点突出狮头,狮头上昂,耳朵耸起,双眼圆睁,鼻大嘴阔,面部肌肉束起成疙瘩状,颔下长须飘拂,头颈部与腿部布满旋涡状的卷毛,鬣毛长披,夸张的尾巴鬣毛束成条状,与高昂的头部形成动势呼应,充满了装饰性和韵律感。头部的卷毛、突目、隆鼻、阔嘴、丰颔及尾巴等的细部刻划精细不苟,虽头大身短,但整体协调,既强调了面的表现,又结合了线的运用,显示出造型效果,从每一个角度欣赏,都会感觉到完整而有变化,努力地呈现了继承祖辈技艺的面貌。木雕世家第五代传人的陈泽铭,年富力强,技艺娴熟,在传统中求发展,我甚看好他。

作者: 
曾广锡
来源: 
汕头日报(2017.03.26)
浏览次数: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