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鸡呈祥瑞 丁酉迎春光——剪纸艺术家妙手贺嘉岁

和美吉祥(剪纸) 郑小燕

鸡鸣富贵(剪纸) 陈绵娜

鸡年纳福(剪纸) 连少如

金鸡呈祥(剪纸) 陈传生

喜临福门(剪纸) 魏晓娜

雄鸡报晓(剪纸) 曾南晨

金鸡献福(剪纸) 连映君

雄鸡贺岁(剪纸) 郑琼华

  “日新月异金鸡唱,鸟语花香大地春”。按中国传统的甲子纪年法,2017年是农历丁酉年,丁酉对应的是十二生肖中的鸡,又到了鸡年说“鸡”的时候了。古人认为:鸡有“五徳”。头戴冠,文也;足博距,武也;见食相呼,仁也;遇敌敢斗,勇也;守夜司晨,信也。“鸡”与“吉”谐音,因为又被视为吉祥之禽,“大吉大利”、“吉祥如意”、“闻鸡起舞”、“鸡鸣富贵”等等吉祥寓意的工艺美术品层出不穷。辞旧迎新之际,汕头市从事剪纸创作的艺术家们,以大红宣纸为载体,用手中一把剪刀和刻刀,创作出一幅幅以“鸡”为元素的作品,通过镂空艺术手法表现出生动有趣,别有一番韵致的物象,让人们大可一饱眼福,给传统的节日增添了浓浓的吉祥气氛。

  剪纸这一古老的民间艺术,深深地扎根于广大民众的沃土中,以精巧细腻,清丽脱俗,雅致秀逸,空灵剔透,刀剪味浓构成主要特色,有着较强的装饰性和节奏感,成为最有群众基础的艺术之一。多年来,汕头的剪纸艺术家们在春节前夕都会创作以当年生肖为主体的作品,采用寓意的手法来设计表现主题,给人以美的艺术享受,笔者也为此撰文加以介绍,这似乎已成了惯例。今赏读的《金鸡呈祥》、《喜临福门》、《雄鸡报晓》、《和美吉祥》、《金鸡献福》、《鸡鸣富贵》、《鸡年纳福》、《雄鸡贺岁》等8幅剪纸新作,分别出自陈传生、魏晓珊、曾南晨、郑少燕、陈绵娜、郑琼华、连映君、连少如等8位艺术家之手。他们采用夸张、变形、比喻、象征等手法,娴熟地运用各种传统技法,将表现物象悟化于心灵,概括于作品之中。每一幅的画面上根据不同的表现形式或以阳剪、或以阴剪为主,有的用纤细秀美的线条“勾勒”出各种物象图案,有的用“月牙”、“锯齿”表现物象的纹理,有的在图案中施于镂空线条隔离,并再配上万字、如意、金钱,蝙蝠、蝴蝶,梅花、牡丹、鸡冠花等一些传统纹样,花中有花,物中套花,寓意吉祥,极具装饰美感。这8幅作品并非都是以剪刀为工具,也有刀刻的,陈传生与魏晓珊、曾南晨师徒三人都毕业于美术专业院校,具备深厚的绘画美术功底,他们就是以刻刀代笔,阴刻为主,别具特色。市工艺美术大师、高级工艺美术师陈传生的《金鸡呈祥》采用团花式构图,中间的纹饰以方型汉字“福”为主体轮廓,并巧妙地将图形“鸡”和汉字“福”进行艺术演绎,象征着鸡年迎春接福。汉字 “福”通过融入梅、兰、竹、菊等花纹饰样,蕴含“四季平安、幸福美满”的美好祝福。剪纸外圆嵌入“金鸡呈祥”四个阴刻书写字,四周饰上祥云、如意等吉祥纹样,既呼应主题,又寄予万事大吉、吉祥如意的新春祝愿。外圆与中间的方型纹饰构成对应,形成外圆内方的布局,寓意天人合一。魏晓珊这《喜临福门》的构图取自潮汕传统民居的“厝角头”,象征着“家”,大胆“留白”, 另有一番味道;表现母鸡喂食小鸡的场景,质朴而温馨,洋溢着幸福美满的氛围;一侧浓艳喜人的鸡冠花生机勃勃,枝上的花更是伸展到鸡冠上,蕴含着“步步高升”的寓意。墙上挂上贴着“福“字的竹箕,更是整张剪纸的点睛之笔,传递着新春贺岁,喜福临门的美好祝福。不管酷暑寒冬,还是雨雪晴天,雄鸡都准时守信的打鸣报晓,所以被古代人视为通天神灵。曾南晨的《雄鸡报晓》正是以此为构图,瞧!太阳刚刚露出,一只气势凛凛的雄鸡,站在山坡上引吭高歌,新的一天开始了。画面表现的物象简洁,线条硬朗,不刻意追求装饰“语言”的运用,给人以一种新的感受。

  这刀刻作品彰显着独特的艺术理念与审美情趣,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艺术感受。那剪刀作品的传统韵味十分浓烈,蕴含着一种特殊的艺术魅力。但见工艺美术师、省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郑少燕的《和美吉祥》作品以阴剪为主,边框饰上鸡冠花、梅花,多以“月牙”和“锯齿”纹表现鸡的羽毛及花纹理,使之显得稳重,别具风格。画面上表现了鸡一家子温馨、和谐的情景,雄鸡春风得意,宏图大展,寓意事业蒸蒸日上;雍容温和的母鸡,带领着一群稚态掬然、绒毛蓬松的小鸡,活蹦乱跳,灵气十足,叽叽喳喳,四处觅食,寓意母爱的伟大和教子有方;尤其是在母鸡身上的一只小鸡,与地上的小鸡形成对应,显其妙趣横生,动感十足,给人以一种亲切感。市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陈绵娜的《鸡鸣富贵》采用“套嵌”构图,在“蛴壳肚”边框中概括和直观地表现公鸡的形象,以阴剪线条为主,纸、剪韵味浓烈,画面上旭日东升,光芒万丈,形体刚键、英姿勃发的公鸡引吭高歌,在其左右及下方衬上牡丹和蝴蝶纹样,通过韵律感的线条变化,使之韵味独特,象征鸡年富贵吉祥,十分赏心悦目。市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连映君的作品采用夸张的表现手法,以对折剪为形式,整体上是一只展开翅膀的蝙蝠嘴咬金钱,两侧为莲花纹,寓“福在眼前”之意;然而映入眼帘的却是两只对朝的大公鸡,鸡冠、鸡头、肉垂、鸡颈和尾羽用“阴剪”刻划,与蝙蝠身上的“阴剪”纹对应;鸡身上还饰上花草纹和在花丛中翩翩起舞的蝴蝶,构成了一幅《金鸡献福》的画面,可见匠心独运。市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连少如的《鸡年纳福》阴阳剪相融,以有王者之风的大公鸡位于主要位置,巧妙地将母鸡和一群小鸡“藏”于其身上,寓“全家幸福”之意;在右前方装饰上俏丽挺秀的梅花和两只姿态各异的喜鹊,充满勃勃生机,寓意“喜在眉梢”;而在鸡腿下用如意、元宝、金钱纹,明喻“大吉大利”, 整幅装饰性较强,寓意深刻,艺术语言和符号运用十分恰当,刀剪味浓,极具民间艺术的韵味,妙在其中,令人无不为之击节赞叹。工艺美术师、市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郑琼华的作品表现的是一只神气活现的雄鸡站立石头上,威风凛凛,昂首啼叫,一枝梅花怒放吐芳,给人妙趣横生的美感。画面上看似简单,其实并不简单,“花中套花”的应用可谓淋漓尽致,从鸡头、颈、胸、腹,到复羽、翅、尾羽、腿、爪,都用锯齿、月牙、莲花等纹装饰,密实中见镂空,使之具有刀味与纸感,格外清新悦目,表达了人们渴望吉祥如意的愿望。

  这8位艺术家用自己的才智,灵巧的双手,生动地刻、剪出了鸡的各种形象,寓意吉祥如意,为丁酉年新春佳节添上浓浓的喜庆、祥和气氛。

作者: 
曾广锡
来源: 
汕头日报(2017.01.29)
浏览次数: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