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竹艺情趣多

  家乡地处小北山下,滨临练江,山坡上下,大小江堤,村前村后,遍植青竹,有“竹乡”之誉。竹全身是宝,竹杆是制作各种农用家具的材料,竹笋是美味菜蔬,竹叶可作清热解毒中药。然而,至今记忆犹新的是家乡小巧玲珑的竹编工艺品。儿时玩竹艺的情趣,仍像一曲悦耳的悠扬乐章,余音袅袅。

  邻居锦侯兄是远近闻名的竹编艺人。上世纪50年代,我经常到他的家里玩耍,欣赏他的竹编艺术品。他家的长廊和屋前小埕,常常堆满一根根竹子。早饭后,他从竹堆中挑选几支翠竹,先用锋利的竹刀砍削,削成一片一片的竹片,真正是“势如破竹”,在他刀下的竹杆顿时成了一堆竹片。稍刻,锦侯兄又用小刀,把竹片削成一条条薄薄的竹篾,然后再用一双巧手,编织成一件件工艺品,有花鸟虫鱼、古今人物、家畜家禽等。蜷曲着身子的龙虾,两条长须看起来好似上下摆动;一只大水牛低头似在吃草,神态安然;两只懒洋洋的鸭子,扭动着脖子,似在池水中嬉戏,小篾编成鸭子的羽毛,有粗有细,巧夺天工,古朴中带着恬淡,宁静致远,气度超然。观看竹编工艺品,如在绿茵漫游,如在池边小憩,如在幽幽竹林里聆听风吟,恰似世外桃源观看风景。

  锦侯兄的竹编工艺,有过很多趣事,有过辉煌的年代。1938年,侨领郭先春为了筹集资金,支援国内抗战,动员热血华侨青年到祖国参加抗战,特邀请锦侯兄到泰国曼谷作一次“抗战烽火遍神州”的竹编工艺展览。锦侯兄为此日夜加班,编织了《凶残的日军》、《护乡队员》、《练江岸畔战日寇》、《尖峰山顶战旗红》等一百多件工艺品(这些工艺品经先春叔请行家命名)。在泰京展出期间,参观者成千上万,惟妙惟肖的人物、久违了的潮汕乡韵、家乡的民风民俗,引起大家的极大兴趣,特别是锦侯兄现场的竹编表演和对日军暴行的讲述,更激起了侨胞们的同仇敌忾。展出的竹编工艺品被抢买一空,暹京中文报纸还连续作了报道。不久,侨胞中的一批热血青年回国参加抗战。1984,当年回国参加抗战加入八路军,曾任海军政治部副主任的郭开丰将军回家乡探亲,谈到这段历史时,深有感慨地说:“锦侯兄当年的竹编工艺品,好似锐利的杀敌武器,比枪弹还利害。”老将军本想探望锦侯兄,遗憾的是故人已作古多年。

  孩提时,玩竹编工艺品是我最大的乐趣。有时,锦侯兄也送给我一只小龙虾、小青蛙之类的竹艺品,我爱不释手。读初二时,锦侯兄让我替他代笔写一封家信,厚意地送我一件古代将军骑马射箭的竹艺品。后来我写了一篇作文《竹将军百步穿杨》,登在学校的黑板报上,引起了曾任《团结报》副刊编辑、当时教我们语文的林应龙老师的关注。他鼓励我多写文章,还说,有时小小工艺品能把历史重现眼前,给人以美和知识的双重收获。他看了“将军骑射”的竹编工艺,说这里面是有历史典故的,《战国策·西周策》中记载:“楚有养由基者,善射;去柳叶百步而射之,百发百中。”原来,“百发百中”这一成语出于此,后来,我把随笔《竹工艺品杂议》投寄给《汕头日报》“韩江水”副刊,得到了编辑陈焕展同志的指导,此后,在他的悉心指导下,我成了一个业余作者,写了不少文艺稿件。可以说,我与文学结缘,与竹编工艺品有一定渊源。

作者: 
郭亨渠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6.12.15)
浏览次数: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