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百年抽纱

▲精美的潮汕抽纱

  一个周末下午,风和日丽,我和闺蜜在她那位于第十五层楼的高雅住宅里度过悠闲的愉快时光。我冲泡着热气腾腾、芳香四溢的潮汕工夫茶,她则一边品茶,一边聚精会神、娴熟地既看着有一本厚厚的图纸,又用几十种色彩艳丽的纱线和铁针飞针走线,很快就要穿成一幅优美的“十字绣”作品。这是多么惬意的时光啊,也使我深深地想起了我敬爱的已故老父亲和我们父女两代人曾经共事过的汕头抽纱进出口总公司。

  潮汕抽纱,是一种手工艺品。抽纱一词,是从英语DRAW WORK转译过来的,指根据图案设计,用小剪刀在布料上将花纹部分经纱和纬纱挑断抽出,然后在剩下的稀疏经纬纱上用绣纱加以连缀,呈现透空花纹图案而制成的手工艺品。广义上的抽纱,指用针具在各种布料上进行刺绣及用纱线编结而成的工艺品。潮汕抽纱工种繁多,针法复杂,在产品中交替使用,变化无穷。工种针法多达240多种,大致可以归纳为:抽通、刺绣、补布、钩编4大类。按工艺技术分,有绣花制品、抽通制品、编结制品和混合制品等,被美誉为“南国之花”!

  据史料介绍,至少在唐代贞观年间(627-649),潮汕富饶平原的妇女便开始从事手工纺织和刺绣工艺活动。史页翻到了明清两代,由于吸收了上海“顾绣”和湖南“湘绣”的工艺技法,潮汕抽纱更加丰富多彩。而欧洲的抽纱是在14世纪民间刺绣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起源于意大利。自从1860年汕头开埠前后,西方各国在潮汕的教堂和传教人员,把西方的抽纱手工艺也作为慈善事业之一在教徒中传授。上世纪初,潮汕传统的抽纱工艺逐步与西方的抽纱工艺融合,成为独具一格的潮汕抽纱,并陆续在潮汕各地传播。由家庭手工业变为由抽纱站或公司统一经营,同时投放给社会女工生产。并且开始将抽纱产品运往香港、上海等地区,以及转销英国、德国、意大利等欧洲国家,揭开了潮汕抽纱“海上丝绸之路”新的篇章。1934年至1941年,是抽纱业在建国前兴隆昌盛的时期,从汕头海关出口的抽纱占外贸出口第一位,1941年达1200多万美元。在这些年月中,汕头市成为经营抽纱进出口商行的集散地。老汕头人都知道,崎碌的联兴里一带许多街巷,到处是抽纱行及手工场,也是一个个独具风韵的民间文化场景。汕头及附近各县的抽纱女工,最小的只有五六岁,最老的有七八十岁,真是少女老妇齐上阵,姑嫂妯娌忙得欢啊!

  汕抽纱公司专营出口,在全世界许多国家和港澳地区都设立了办事处。当时中国抽纱汕头进出口公司的电挂号码是:0001,可见它是汕头市外贸系统管理下众多出口企业之中的“排头兵”和佼佼者。主要产品有台布、手巾、沙发套等等。是厅堂、房间高雅的陈列品和馈赠亲友、华侨的珍贵礼品,其高档产品还是欣赏价值较高的珍贵艺术品。1972年,周总理曾把潮汕抽纱精工玻璃纱台布作为国礼赠送给伊朗王后,轰动了皇宫,群臣争相观看,赞叹不已。1979年,汕头姑娘林佩卿先后在东京等地进行几十场抽纱技术表演。场场都是座无虚席,观众目不暇接。大家都惊异地称赞:“这是巧夺天工的佳品!”日本各家电视台、报纸都作了专题报道。此后,汕头抽纱姑娘还曾在澳大利亚等国家,进行了多场技术展演,都好评如潮,这大大地提高了汕头抽纱的声誉。1976年至1977年间,抽纱出口平均每年递增27%,1978年比建国初期增长二十五倍多;1980年由汕头海关出口的抽纱已经突破一亿美元,抽纱出口达到了空前的繁荣,海外华侨及许多国际友人,以拥有一件来自潮汕的抽纱手工艺品为骄傲。

  潮汕地区人多地少,抽纱是农村一项重要的副业,在农村集体和个人收入中都占有重要地位。上世纪末抽纱生产遍及全区。潮汕姑娘心灵手巧,从事抽纱生产的女工最高峰时达到一百多万人。当时抽纱这项副业的发展,对壮大集体经济,改善农村社员的生活,都起着积极的作用。例如潮阳县金玉公社1978年抽纱收入147万元,占公社工副业收入的85%。该公社1979年抽纱收入达到210多万元。

  潮汕抽纱的设计造型,主要以花卉为主,多以菊花、玫瑰等花色构成图案,以丹凤朝阳、仙女散花、鸳鸯戏水等作为题材。如驰名中外传统产品之一的“白花巾”,其画稿设计就是在一片十三英寸见方的薄如蝉翼的法丝布上,绣上了五百颗葡萄和三十多朵菊花,花繁果硕,相互映衬,被誉为巧夺天工的“杰作”。抽纱设计人员在继承和发展传统技艺的同时,还努力创新品种和花色图案,适应市场的变化,促进了出口销售额的增长。例如汕头地区的玻璃纱绣花台布《双凤朝牡丹》在1980年3月慕尼黑第32届国际手工业品博览会上获得了一枚金质奖章。这套72×108英寸的大型纯色绣玻璃纱台布,在设计上选用我国民间传统题材,吸收了西欧美术精华,以凤凰及牡丹为主体,以菊花、梅花、小野花等为陪衬,组成一幅长方形循环的对称型图案。整幅内外呼应,线条流畅,生动逼真。在原料上选用洁白透明的玻璃纱布及优良绣线,采用了潮汕抽纱七个主要工种,几十种细腻精巧的不同针法,由十四名技术高超的抽纱女工,连续四个多月精心绣制而成。整套台布有虚有实,或浮或沉,配色淡雅均匀,清新悦目。二百七十六朵牡丹偃仰向背、互相顾盼,六百五十二只凤凰各自神态飘洒俊逸,大有满园春色牡丹吐艳、凤凰闻声翩跹起舞之感,表现了凤鸟迎春、百花争艳的精湛工艺技术和独特的民族风格,充分体现了我国传统优秀的“工匠精神”和现代新工艺的创造性,获得1981年国家首届工艺美术百花奖的金杯奖。

  改革开放初期,抽纱工艺品仍属国家第一类商品,实行生产许可证和出口许可证管理,全国仅有北京、天津、山东烟台、广东汕头等七个口岸获得抽纱出口经营权,抽纱产品供不应求。在国家全面开放了出口经营权的上世纪90年代,全国出口抽纱的企业迅速扩张至4000多家。潮汕地区劳动力丰富密集,“种田如绣花”。占据“半边天”的传统女性更是勤劳朴素、贤淑优雅。深受儒家礼教熏陶的潮汕女人,上奉公婆、下养儿女,辅助夫婿、尊亲睦邻。除了包揽全部繁重的家务之外,还负担着女红等手工劳作。其中最受潮汕女性欢迎的就是抽纱工艺。由于潮汕地区处于北回归线的地理位置,气候宜人,光线充足,房间厅堂、巷口埕头,处处都可作抽纱工场;树荫之下、莲池之畔,处处都可见抽纱女工的身影。一边钩花、刺绣、挑补,一边闲谈家务琐事,一边朗读潮汕歌册;或是一边给婴儿喂奶,一边从收音机或电视机中欣赏精彩的潮剧,这是潮汕农村乡镇中经常见到的女性空间。家务劳动与生产活动轮换进行,工艺实践与娱乐休闲互不干扰,真可谓“一支绣花针,撑起一个家”呢。她们是家庭收入与社会经济的供给者,也是抽纱工艺的创造者;她们不单传播了潮汕的精细文化,也传承了这一项重要的潮汕非物质文化遗产。

  2014年12月初,中国政府网发布了《国务院关于公布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的通知》。抽纱成功入选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位于市区海滨路16号的汕头抽纱进出口公司所在地、楼高十七层的汕头抽纱大厦曾经是城市地标性建筑物。外马路的155号一座叫做“香园”典雅的老建筑,曾是国营汕头抽纱进出口公司的旧址,也是我流连忘返的好去处。我儿时经常跟随父亲来此玩耍,做他的小跟班。这座两层楼高、融合东西方风格的洋楼从上世纪30年代初建成至今,楼房的主体结构依然保存完好。精致的设计、幽静的气氛吸引了众多历史文化爱好者来此探访,也是我们一代甚至两代、三代汕头老“抽纱人”的集体回忆。这种回忆,既充盈着我国优秀传统文化的无形资产,也蕴含着我们重走“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决心和信心。

作者: 
林泽希
来源: 
汕头日报(2016.12.18)
浏览次数: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