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枝木偶戏

艺人在幕后操作木偶

  大户人家有喜,请木偶戏班来做三天戏。“上华天门老一天香”的班主老汉携老妻在埕上起一个小吊脚戏台,磁带机接大喇叭,播出年深月久的潮剧。木偶从绣帘后登台,先拟人地顾盼一番,似在猜有谁来看。

  游神赛会祭祖祝寿婚嫁,请人演戏是图有声有响、热闹兴旺的好场面。木偶人儿虽小,“文武畔”照全,许多潮剧大家,如洪妙、卢吟词、黄清城等,都是纸影戏班出身。纸影戏是木偶戏的俗称,也是其起源。潮州戏谚云:“纸影是师父,潮剧是徒弟”,说的是潮剧对传统纸影戏的吸收。

  纸影戏在南宋时期传入潮汕地区,清末流行起来。最初的戏台用白纸糊框,牛皮制作人物,在朦胧的灯光下,皮影人的动作好像猕猴跑跳追逐,民间生动赋名为“皮猴”,幕后的操控者叫“抽皮猴”。清末,人偶立体化大改良,捆稻草为圆身,削木做手脚,以泥塑头,接上铁丝手指、织上真人须发,彻底告别猴形象,也就“捅破窗户纸”,与观众面对面。

  木偶戏流派众多,潮汕木偶戏是其中的铁枝木偶,操控靠三支铁箸,中箸勾住后背,才有支点左右开弓,推、拉、提、拨、抖。剧中出场的木偶不过六,“骑剧”(操控木偶者)有两三人。从前的木偶戏班,骑剧和伴奏都兼演唱;如今,戏班往往萎缩至四五人、三四人,多用录音伴唱,简陋音响设备变声变味,“为听潮剧而看木偶戏”的趣谈哪里还有呢?

  上华木偶戏班和传统戏班一样,家族式经营。班主老汉幼时随父学艺,娶了老婆,老婆收作徒弟。演了几十年,足迹遍及潮汕乡村山地。接一次戏,拉一大车,至少连续演两天,多则三天。搭一个戏台个把小时,铺领草席,先布置前台,再整理锅碗瓢盆、生活用品。连演戏的日子,吃住睡都在此。

  或许有些主家会让女艺人进屋过夜,但做班主的总归要驻守这套家当。连一只小锦囊,他都精心爱护,打开来,是各种小刀戟、折扇、拂尘、包袱,像孥仔砌宫灶一样可爱的。见我很感兴趣,他高兴地演绎皇甫少华怎么耍枪仔,威风凛凛好神气;而孟丽君出场时,手得在肚脐处,款款匀匀,不能高飞乱舞,有失仪态……

  中午休息,主家不供电,风扇停了,戏台里闷闷的。老妻出去溜达,老汉自个儿泡工夫茶。他在几十年的咿咿呀呀中磨出好心性,无论是火爆老妻“怒斥”,还是主家小童误尿戏台草席,一笑任之,凡事无所谓的样子;但是把那张印着“一诺千金”的戏班名片递给我的时候,却是特别郑重的。

作者: 
陈斯楷
来源: 
汕头日报(2016.11.13)
浏览次数: 
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