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巧细腻 妙趣横生——金漆木雕《龙虾蟹篓》摆件欣赏

▲龙虾蟹篓(木雕) 杨喜林等

  说起木雕“龙虾蟹篓”摆件,人们会认为这是潮州所独有,其实这是一种误解。“潮州木雕”涵盖的是整个潮汕地区,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粤东地区的每个市县都有木雕厂(包括梅州的大埔县、五华县等),制作的产品也大同小异,就原汕头市木雕厂、潮阳县木雕厂来说,就有众多名师、艺人雕刻“龙虾蟹篓”,早就蜚声遐迩,作品被选送参加全国、全省工艺美术展览,或被各级博物馆收藏。哪为何现在未见此类作品呢?究其因就是汕头市的工艺师们为适应人们家居环境装饰之需,大量创作的是花鸟题材,再也无人专业创制“龙虾蟹篓”,形成不了规模。而潮阳区、潮南区(原潮阳县)由于乡村兴建的祠堂庙宇较多,木雕艺人几乎都从事“厝场”建筑装饰木雕的制作,所以,才致使“龙虾蟹篓”逐渐在人们视线中消失了。

  “龙虾蟹篓”是潮汕地区木雕艺术的一绝,今赏读的这件《龙虾蟹篓》摆件是1965年入藏于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广州陈家祠),出自原潮阳县工艺美术厂杨喜林、李水棕两位艺人之手。他们合作的这件《蟹篓》长44厘米、宽13厘米、高30厘米,是以樟木为原料,雕刻后髹漆贴金,显得金碧辉煌,光彩夺目。当我一看此作就感到这与所认识的“龙虾蟹篓”形状完全不同,其外轮廓呈长方形,特点十分突出,过目不忘。它由一个蟹篓及大小一样的5只龙虾、16只螃蟹、大小海螺、芦苇、水草等组成,以写实的雕塑语言和细腻的表现手法,充分运用圆雕、沉雕等传统技艺,使之形式独特,不落俗套,细节生动,物象逼真,栩栩如生,具有较强的艺术感染力。眼前是这件作品的一个面,一个蟹篓向右侧倾斜,篓高14.5厘米,篓口和底的直径分别是8厘米和12厘米,篓底一角置于飞溅浪花之上,篓口向上,篓体篾眼呈六角形,编织纹精细入微,玲珑剔透,每条篓篾仅有2毫米宽,既密又通,酷似现实生活中的竹编蟹篓,很有竹的质感;柔软的篓绳柔软逼真,悬空弯曲,似乎在水波中摇动,整个篓几乎达到乱真的程度。左侧下方大小海螺后面两条芦苇腾空而起,随风摇曳,茎秆、叶片、花穗柔弱中蕴含刚毅,野趣横生;左侧及中间、后面数簇水草似乎在水中摆动;5只龙虾或上或下,伸缩着憨笨的躯节,摇曳着虾须,五对步足及大小触须的刻划十分细腻,意趣盎然,活灵活现。而那16只螃蟹“横行”于每个角落,或俯或仰,或正或侧,形态各异,无一雷同,每一只螃蟹步足上的长节、腕节、前节、指节也都雕刻得既准确又细致,甲壳上的凹凸,眼睛突出的程度也恰到妙处,可谓动感十足,妙趣横生。瞧!篓内两只螃蟹争着往上爬,两只争先爬出篓,互不相让,挤到篓口纠缠,大螯或钳住篓绳,或钳着篓口沿;这边篓外爬着的螃蟹,有的正用步足抓住篓绳往下“横行”,有的用双螯钳住芦苇,怕被掉下来,姿态各异,篓内外融为一体,富有浓厚的生活情趣。龙虾和螃蟹穿插交错,布局活泼,神形不一,相互呼应,疏密相间,浑然一体。篓的底座用大漆推光和“吊”金线,正背面的“脚花”采用“托底浮花”技法,分别刻画三尾鱼和水草图案,并以弯曲凸起线条表现水花,这既与上面的表现主体形成呼应,起到烘托的作用;又十分巧妙地构成鱼、虾、蟹的整体,以少胜多,匠心独运。

  今欣赏的这件精妙构思和精湛技艺完美结合的《龙虾蟹篓》作品,是纯用手工一凿一刻的,从四周入手,由表及里,循序渐进,内外兼顾,逐层雕琢,刀刀留神,每下一刀都得胸有成竹。就拿所有螃蟹的细节刻划来说,可见是下足了功夫,蟹壳前及左右边沿的“十八山头二十四舟”,甲壳上凹凸,眼睛突出的程度等都既准确又细腻,就连四对步足上每只的长节、腕节、前节、指节也都刻划精细,大有乱真的艺术魅力。另当年除了各种刀具外,靠的是“弓钻”、“弓锯”,没有现在的电动钻、锯、刮等多种工具,由此可见两位艺人雕刻技艺的高超,无不为之击节赞叹。杨喜林(1922—2008)是普宁市(原普宁县)军埠镇石桥头村人,17岁时到接壤的潮阳县仙城镇老五乡拜姚芋瓠(此艺人后在汕头市木雕厂工作)为师学艺,后回自己家乡从事木雕创作,期间潮阳县的李水棕经常拿一些产品来给他帮忙雕刻,并经其介绍于1967年进潮阳县工艺美术厂工作。1989年返回家乡后,仍一直没有手中的雕刀。此件作品是杨喜林尚未到潮阳县工厂之前与李水棕合作的。

  李水棕(1906—1981)是汕头市潮南区仙城镇人(原潮阳县),16岁拜师学艺,一生从事木雕艺术创作,是原潮阳县工艺美术厂创始人之一,1961年被汕头专署授予二类艺人称号,他创制的《群狮游戏》、 《百鸟朝凰》、《花鸟》、《龙虾蟹篓》等一批作品被选送参加国内外展览。李水棕是原潮阳县第三、四届人大代表,1975年当选汕头地区文联委员,1981年当选为原潮阳县政协委员。

作者: 
曾广锡
来源: 
汕头日报(2016.11.06)
浏览次数: 
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