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边灵动 人物如活——许梅村农村题材刻纸作品欣赏

▲公社服务组(刻纸) 许梅村

  日前,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广州陈家祠)在筹办馆藏潮汕工艺美术精品展时,馆长在电话里告诉我:博物馆收藏许梅村及与人合作的多幅刻纸作品,经挑选后将拿出来展览。我感到十分惊喜,因为对许梅村的刻纸仅是看过早年刊登在报纸上的作品,却从未目睹实物,所以一开始还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提起汕头艺人许梅村(1918—1998)的名字,如今几乎无人认识,其实他是一位善于国画、连环画、书法、版画、剪纸、灰塑、嵌瓷、墙画等艺术的多面手,早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就声名远播。他还是汕头市潮南区(原潮阳县)成田镇大寮村嵌瓷一代宗师许石泉的儿子,大名鼎鼎的潮汕嵌瓷艺术家许梅州、许梅三之兄长。也是当今汕头市工艺美术大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嵌瓷项目省级代表性传承人许少雄的祖父。

  我在博物馆里饶然兴致地欣赏了《公社服务组》、《女拖拉机手》、《人民公社远景规划》、《全面大跃进》、《丰收再丰收》等刻纸,这是1959年许梅村在饶平县文化馆工作时自己及与人合作的作品,于1960年入藏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当您一听作品名称就知道这是上世纪50年代的作品,时代特征非常明显,这或许对上了年纪的老人们会引发很多温馨的记忆,我也似乎受到了感染,情不自禁地进入了他的艺术世界。剪纸根植于潮汕民间渊深的艺术沃壤中,许梅村凭借自己深厚的绘画功力,用心去观察、体会生活,用心去揣摩、设计图稿,把自己的思想感情寄托在刻纸之中,以刻刀代笔,在纸上“记录”下社会的新面貌,所以主题明确,思想性强,特点尤为突出。这几幅刻纸的构图形式有所不同,有“套嵌”的《公社服务组》,有“团块”的《全面大跃进》、《丰收再丰收》、《女拖拉机手》,也有融“套嵌”与“团块”于一体的《人民公社远景规划》。这幅宽25.5厘米、高32厘米的《公社服务组》,用对称弯曲的“楚尾”纹和向日葵连接上方书写“公社服务组”的牌子作为边框,将表现的人物与景物巧妙地嵌套在这框内,形成“花中套物”的艺术特点,且并没有以常见的传统符号和纹样加以装饰,只有实与通、黑与白之分,粗线与细线、曲线与直线的对比,靠线与线的连接,使用细而流畅的“阳刻”线条勾勒人物形象,黑块面用简单的“阴刻”线条表现纹样,繁简适宜,装饰感较强,充分体现出刀味和纸感。但见框内画面上一赤着双脚的男青年农民,腰缠水布,背挂草帽,一手拿着锄头,一手拿着毛巾擦汗;用砖头砌成的台内站着扎两条辫子的女青年,手端起碗和热水瓶正忙给倒水;两个人物通过形态和面部表情的刻划,加上之间准确的视线投向,眼神与动作的配合,将感情的呼应展现出来,精细入微,使之形神兼具。在其后面另外的两个女青年,一个坐在缝纫机旁缝补衣衫,一个手拿剪刀在给社员剪头发,并再饰上其它景物衬托,一幅上世纪50年代末农村生活的画图就跃然纸上,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

  在刻纸作品中,“团块”构图占大多数,它是指没有边框包围画面的整边式图形。宽24厘米、高35厘米的《全面大跃进》正是用这种方法进行构图,由表现物象的轮廓线进行整体连结,构成一个结构紧凑的团块,巧妙用上了刻纸艺术独有的“语言”,使其富有节奏感。画面上以“阳”刻线条描绘出似乎是一辆参加游行的彩车。瞧!留着两条辫子的女青年开着大彩车,车头披挂大红花和双喜匾,彩带随风飘舞,车上站着三女二女的人物,前面三个或手拿书本、肩扛笔杆,或肩挎药箱、手舞小旗,或胸戴红花、手举篮球;后面的两个一身工人和农民打扮,分别手托着钢锭和稻谷,这显然就是一幅写实的白描画图。上世纪50年代民间传统题材的刻(剪)纸非常少见,现实生活的现代创作刻(剪)纸大量流行,从博物馆收藏的潮汕地区不少前辈的刻(剪)纸就可见一斑。许梅村自小随父学艺,1953年曾与其胞弟许梅州一起在原普宁县工艺社一起搞嵌瓷创作,后被调往饶平县文化馆工作,长期从事国画、版画、剪纸及广告宣传画等艺术创作,在《羊城晚报》、《汕头日报》等刊物上发表国画、剪纸、版画、连环画等作品。许梅村于1978年7月当选为汕头地区文联委员,1979年退休回到潮阳县家乡继续从事嵌瓷、壁画等艺术创作,并传艺其孙使之后继有人。

作者: 
曾广锡
来源: 
汕头日报(2016.07.10)
浏览次数: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