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剔透 素洁高雅——美术陈设瓷《双秀》通花瓶欣赏

  “他为人谦和淡薄,不喜欢张扬,是一位踏踏实实劳作的人。一直到今天他仍如是,退休之后仍然未停止辛勤地在专业上耕耘,从不摆老资格,诚恳待人,谦虚交流,因而在陶瓷美术界有很好的口碑”。这是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教授杨永善对年逾八十的著名潮彩老艺术家叶竹青的评价。叶竹青老师的确就是这样一个人,他是潮彩标志性技艺“釉上堆金”和“釉下堆土”的发明者,广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潮彩代表性传承人,“广东省陶瓷艺术杰出成就奖”获得者,在数十春秋不舍的追求中,为陶瓷艺术的发展添上浓烈而精彩的一笔。退休之后的他仍不遗余力传艺于年轻一代,笔耕不辍,屡见工笔花鸟瓷板画、瓷瓶等佳构问世。尤其是再展其拿手的“通花瓷”,让人们一睹潮州枫溪美术陈设瓷的艺术风韵。

  通花瓷是潮州枫溪瓷都一种具有地方特色的雕贴镂空、精巧玲珑的陶瓷艺术品类,曾被誉为中国陶瓷艺林中的独秀。早在1978年叶竹青老师就担任主体设计高1.3米三层国礼《友谊》通花瓶,此后的通花瓷瓶《剑兰》、《水仙》、《琵琶寄菊》、《新秀》、《灵芝》、《灵菊》、《梅花琵琶》等不少作品在国际博览会、国内展评会上获殊荣。今拜读的20寸《双秀》通花瓶就是叶竹青老师和女儿叶丽虹高级工艺美术师合作的,在中国工艺美术学会等部门主办的2014年第十届文博会冬季工艺美术精品展上,赢得专家评委们的好评而荣获“中国工艺美术百花奖”金奖。但见整个通花瓶明净素雅,瓶颈、肩和下部用“釉下堆土”着浅绿色瓷泥,肩部一圈为缠枝莲连续图案镂空雕刻,下部为麦穗图案,再描绘上金色线条;在瓶口至瓶肩的两侧,搭配较为夸张的鹿角状提把,并辅以潮彩描金装饰,与其它金线相映成趣,使之显得金色闪烁,富丽夺目。整个瓷瓶胚胎须经过塑型、翻模、灌浆、修胚、雕通等多道特殊工艺流程,瓶身通体为镂空的外六角形、内放射状的纹样,密密麻麻的通花纹,既小又精,这些都是在瓶胎上一刀一刀刻出来,用刀的力度得掌握得当,使瓶体不但受力支撑趋于均衡,而且凸现玲珑剔透的特点,可谓匠心独运。菊花作为“四君子”之一,它不像牡丹那样富丽,也没有兰花那样名贵,但它傲霜抗寒,素洁高雅,芳香四溢,是高雅纯洁的象征。在雕好的胎体上装饰菊花,上面这婀娜多姿的“长丝菊”或怒放、或初绽,花瓣的长短、弯曲都不一样,在秋风的吹拂下,就像一个个跳动的音符,如梦如幻;下面那小巧玲珑的“金钱菊”花头和花蕾,清新俊俏,露出妩媚的姿态,与上面形成相互对应,主次分明;用“妆色土”做成的枝、叶穿插其间,翻转薄润,增强了动态感,视觉美感也更为丰富。

  看似简单的一个瓷瓶,究其制作工艺却是十分复杂的。就拿这菊花来说,先用瓷泥搓成长条状,后用工具将瓷泥的另一边压、卷成形,然后从长到短一条一条用泥浆慢慢地粘上去而成“长丝菊”;下面的“金钱菊”却是先将花瓣一片一片做好,刻出花瓣的纹样,然后再穿插粘贴上成形;再用瓷泥做花蕊。所有这些完成后进窑炉烧烤800度,紧接着进行全面修整,后整体喷上瓷釉,再进窑炉1320度高温烧烤,拿出来后又再描金,花蕊加色,第三次进窑炉800度烧烤,这件通花瓶得反复进窑炉烧烤三次才得以完成。整个通花瓷瓶淡雅清新,布局得体,疏密适中,层次鲜明,主次搭配恰到好处,花、叶穿插交错,瓶与花动中寓静,静中见动,相互映衬,别具姿色,朵朵瓷花生机盎然,大有乱真的艺术魅力。叶竹青老师大名鼎鼎,此不赘述。而叶老之女儿叶丽虹高级工艺美术师就得说一下,她深受父亲的影响,也是一个低调处事、从不张扬的艺术家,其作品和名字甚少见于报端。她自小随父亲学习绘画,1988年毕业于广东省陶瓷学校,曾在枫溪陶瓷公司从事产品创新指导工作,创作设计的《童趣》西餐具、《方与圆》沙律碗等不少日用瓷器,在连续三届的广东陶瓷艺术与设计创新大赛中获银、铜奖,2009年获潮州市工艺美术大师称号。2012年创作的瓷板工笔花鸟画《祥花神鸟唱盛世》在“广东工艺美术精品展”上获得金奖,瓷板花鸟画《富贵长驻》在2014年获第十届“中国工艺美术百花奖”银奖,与父亲合作的通花瓷雕花篮《丹凤朝阳》在中国轻工业联合会等主办的第四届“大地奖”陶瓷作品评比会上获金奖。为进一步提高自身的艺术修养,2010年和2011年她先后两次赴北京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研究生班深造,2015年又再次赴中国美术学院进修花鸟画专业一年,已迈入知天命之年的她,仍对艺术如此孜孜不倦的探求,令我敬意油然而生。  

标签: 
作者: 
曾广锡
来源: 
汕头日报(2016.06.12)
浏览次数: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