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气古朴 韵味无穷——脱胎漆画瓶《唐太宗礼贤下士》欣赏

▲唐太宗礼贤下士(漆画) 萧焕明

  这个脱胎漆画瓶《唐太宗礼贤下士》黑色发亮、光滑似镜,以其红金、青金、白金相互映衬,描绘的人物、建筑物和山光水色精致入微,韵味无穷的艺术效果,在2016年第十二届深圳文博会上赢得专家评委们的高度评价,获得中国工艺美术文化创意奖的金奖,它就出自汕头萧焕明之手。这个萧焕明呵,我们并不陌生,他是汕头市首届工艺美术大师、工艺美术师,近四年来先后创制了挂屏《李渊射屏结姻缘》、《郭子仪拜寿》、《李白退番》、小围屏《十八学士图》等不少作品,以其形式多样,题材不同,瑰丽神奇的艺术特点,在全国、全省工艺美术展评中屡获金银奖,其中《李白退番》还被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广州陈家祠)收藏,可谓大名鼎鼎,盛名久矣。

  金漆画是潮汕地区传统工艺之一,在推光黑大漆板平面上制作,早已众所周知,无论是祠堂、庙宇和传统民居的格扇门、梁架,还是神器木雕的神龛、馔盒、香案等,都离不开金漆画作为装饰,然而每一幅作品都是分别由大漆推光和金漆画师傅来完成的。萧焕明却就显得与众不同,他既制作推光大漆板,又描绘金漆画,颇见真功夫了。此次获金奖的这件作品是脱胎技艺、髹漆推光和金漆画相结合的,工艺非常复杂,制作和阴干十分费时,多金晕化和勾勒更是精细入微,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经数月制作才得以完成,不借用他人之手。今品读此作就得先从脱胎说起,花瓶高47厘米、口径13.5厘米、腹径18厘米、脚径18厘米。萧焕明大师以陶瓷花瓶为模型,刷上几遍脱离剂,先用细漆灰打底数层,然后用生漆和麻布在胚胎上逐层糊裱,阴干后再分别刮上数遍粗、中漆灰,每次都得阴干,待最后一次的漆灰干燥后,修整花瓶形状;细漆灰牢固后就取出里面原模型,紧接着就是将脱胎花瓶里外水磨光滑,不平顺的地方再补细漆灰,阴干及水磨后髹涂几遍黑生漆,水磨后还又再髹涂几遍黑光漆;此后髹涂四次推光漆,整个过程中每道工序都得阴干,每次髹漆在阴干后都要水磨,最后得用手掌沾瓦粉进行推光,这并非是在平面漆板上推光,而是要在圆柱和弧形状面上推光,其难度较大,直至达到整体光滑如镜才算完成。说起来就这么简单的几句话,其实是非常复杂和费时间,按传统技法来做,就是想快也无办法,所以用了一个多月才制作完成此脱胎推光漆花瓶,其下足的苦工,不言而喻,正是所谓的功夫不负有心人也。

  细看这个脱胎大漆花瓶的画面构图和装饰,可见萧焕明大师是运用了陶瓷艺术的“开光”、“图案花边”的构图形式,巧妙地结合金漆画的表现手法,整体上以开光内为主题画面,瓶的上、下、口、颈等各部位的花边图案作为开光的陪衬,使主题画面更加完美突出,内外的虚实、轻重、金色变化等构成艺术对比,匠心独运,给人以深沉古朴、金色闪烁、别具一格的美感。但见瓶口沿是红金描绘的“草尾”;瓶颈用红金描绘四个寿字,四肚吉祥花草用红金和青金混合,青金划边线;瓶肩的“方屈”用白金,其阴影用红金,使之富有立体感。瓶脚用红金描绘的四个寿字和葫芦、宝剑、扇子、鱼鼓、荷花、阴阳板、花篮、横笛等“暗八宝”。作为主题画面分为前后两个开光面,一面是人物题材的《唐太宗礼贤下士》、另一面是山水题材的《远山叠翠千古秀》,萧焕明大师应该是有意识选择这不同的表现内容,以此来显示其山峰晕化、人物勾勒的真功夫吧!《唐太宗礼贤下士》的画面结合金漆画“留白”特点,采用右密左疏布局,巧妙地利用飞檐翘角的殿台、楼阁的前后、左右掩映,围墙和立柱、台阶的直、横、斜等线条,以及树木的点缀来拓展空间,增强透视感,以少见多,画外有画,引人遐思联想。《远山叠翠千古秀》的画面以高远法布局,多作山石,巧妙地采用上、中、下三层景物的互相交错,注重章法处理,“白”中见江水、天空,纳山峰、树木、江水、渔舟、亭台、楼阁等于画面中,用晕化技艺取代山石结构皴法,注重山势走向、山脉穿插,乃至岩石之转折等,体现金漆画的传统特色,将山水画的神韵融入其中,给人不是国画胜似国画之感。再说金漆画的晕化、描绘和勾勒,整个制作的过程我已多次介绍了,此就不再赘述。这件作品景物的晕化用了红金、青金、白金,以此来显现层次丰富及明暗变化,立体感更强,在当今金漆画制作中凸显其独特。另一是在弧形面上描绘、勾勒,比起平面上施艺的难度更大,每一条纤细流畅的线条,并非是在金的块面上“开墨线”的,而是用笔尖小而硬的铁笔勾勒,这真的是要“内行看门道”了!古朴精美的脱胎漆画瓶,可谓新我耳目,对这能够时时出新的工艺美术大师,我是深致钦佩的。

作者: 
曾广锡
来源: 
汕头日报(2016.06.05)
浏览次数: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