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思巧雕 韵味独特——陈泽铭双面素木雕《五子登科》欣赏

双面素木雕作品,图①为正面《五子登科》,图②为背面《五福临门》。

  2016年5月16日,第十二届深圳文博会的“中国工艺美术文化创意奖”评审揭晓,陈泽铭创作的木雕《五子登科》、《智取生辰纲》分别获得金、银奖,初闻其名,不得其解。因为陈泽铭的名字在汕头工艺美术界可谓十分陌生,但在揭阳、普宁、惠来及海陆丰等地却是远近闻名,尤其是在潮汕地区从事祠堂、庙宇的建筑木雕行内更是声名远播。年逾半百的陈泽铭是原汕头木雕厂工艺美术师陈秋汉(1917~1982)之孙,木雕世家的第五代传人。其祖父陈秋汉是普宁军埠莲坛村人,1931年至1960年一直在普宁、潮阳等地从事木雕,1960年5月调到汕头市工艺美术厂木雕车间(后组建为木雕厂)搞木雕创作及带徒传艺,其最拿手的“绝活”就是木雕狮,在行内有“秋汉狮”之美称,作品曾选送香港、澳门、塞浦路斯等展览。陈泽铭自小随父亲陈登声(1939~2015)学艺,1982年顶替祖父之职到汕头市木雕厂,师从陈炎坤工艺美术师,开始了木雕艺术生涯,1992年因汕头木雕厂停产关闭,陈泽铭回到家乡自办普宁民艺木雕厂,一转眼就24年了,如今已是一家有70多人的企业,他也成为有34年艺龄的师傅了。

  这是一幅双面雕刻的作品,一面是《五子登科》,另一面是《五福临门》,长132厘米、高74厘米、厚12厘米,它以樟木为原料,并没有施加髹漆贴金,刀纹木味清晰可见,显得格外古朴大方,精致素雅。读这作品眼前不禁为之一亮,为其“传统”韵味所陶醉。这“传统”理解为形式为常见的画卷,题材是寓意吉祥的人物、珍禽和瓜果,技艺将通雕、浮雕、沉雕等融于一体,如今人们常见的大多数是花鸟题材,传统味道浓厚的人物题材较为少见,究其原因主要在于人物题材有别于其他题材的创作,从题材选择、整体布局,到形神刻画、杂物搭配等要求较高,且工价也较高一些,故此较少有人创作此类题材。《五子登科》说的是五代后周时人窦禹钧,教子有方,他的五个儿子品学兼优,先后考中进士,留下了“五子登科”的佳话。《三字经》中以“窦燕山,有义方,教五子,名俱扬”的句子,歌颂此事,并形成了“五子登科”的成语,寄托了一般人家期望子弟都能像窦家五子那样,联袂获取功名、拥有大富大贵锦绣前程的理想。

  陈泽铭得益于木雕世家的熏陶,经一番构思,以此为表现题材,在创作中深谙传统的技法,既继承木雕传统构图方法,又巧妙地融合了中国画的构图原理,讲究布局丰满,主次分明,繁而不乱,简而不空,错落有致,穿插得当,突出主题,表现细节,匠心独具。但见画面下方左右两侧各一童子脚踏着祥云,兴高采烈地正在展开手中的画卷;画卷的上方中间两枚铜钱用飘带缚在一起,两只凤凰分别于上方两侧形成对向,在祥云缭绕之中展开翅膀,尾羽飘逸,风韵华贵,具有动态与曲线美;两只凤凰的嘴咬着葡萄藤,圆润饱满的葡萄,藤蔓和叶片舒卷翻飘,从上而下,从藏到露,恰到好处。下方中间是一只蝙蝠展开翅膀,嘴咬“寿”字,周围用飘带和葡萄藤作为连结。凤凰的尾羽、葡萄的果、叶和藤,巧妙地布设于画卷上,使之产生变化,既不显得呆板,又使层次丰富,起到参差烘托,补缀掩映的作用,达到整体的完美与和谐。作为表现的主体画面上以人物为主,配以亭台、树木、花草、奇石等典型环境,祥云萦绕,树木拂檐,张灯结彩,五个童子天真活泼,站立的或手扶头上冠帽、或手持芭蕉叶,前面玩耍的三个童子或拉着绳子、或蹲着看载满元宝、珊瑚的小车、或手捧金鹿饰件,童子们动态各异,互为呼应,生动有趣,形神兼具,栩栩如生。所有的这些雕刻纹饰寓“富贵幸福”、“子孙万代”,“福寿绵长”之意,饶然丰富的意韵,让我确实感受到传统艺术的精湛,不禁为之击节赞叹。

  此作的另一面《五福临门》除了主画面改为五只蝙蝠环绕家门外,其他的与前面的一个样,此不赘述。细看这件作品一刀一凿的雕刻技艺运用,可见其用刀如笔,表现的物象都刻画得细致入微,其关键是在细部刻画上下足功夫。凤凰从顶毛、头、腿和趾、颈毛、飞翅,到羽毛、插毛、尾羽等,刻画一丝不苟,线条犀利,三根尾翎、飞翅、羽毛纹等刻出细如发丝的线条,无一丝紊乱,无一刀歪斜,婉转流畅,有风吹飘动之柔软感;童子们的面部细刻,衣纹线条的“勾勒”,准确精致,雕刀刻画出物象的灵气,体现了雕刻的技艺美,层次的韵味美。今年4月9日央视证券资讯频道在“传承中国文化,弘扬工匠精神”节目用上下两集播出“刀尖上的传承——木雕大家陈泽铭”,蜚声遐迩,我更期待着陈泽铭用手中的雕刀刻出更新更美之作,为艺坛添加光彩。

作者: 
曾广锡
来源: 
揭阳日报(2016.05.24)
浏览次数: 
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