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艺融合 精美华丽——书画雕漆融于一体小屏风欣赏

小屏风(木雕) 沈建初

  赏读这小屏风的木雕部分无法弄清作者是何人,但上方的国画作者落款却一清二楚,他就是潮汕地区多才多艺的著名民间艺人沈建初(1891—1961),书法上也可见“己已夏月题”等字,可以肯定此佳构就来自潮州。数十年来,小屏风一直藏于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的库房里,此次举办馆藏潮汕工艺精品展才首次“露脸”,所以真的是难得一见。若是仅看作品图片,可能都会认为是一幅很大的屏风,其实不然,它并不是放置于地上的,而是置于桌上,高仅有92厘米、总长166厘米、厚3厘米,由9扇屏组成,左右两侧饰三面雕件和木脚座,上配屏头狮,使整体能稳固且略呈弧形一字排列开。最让人赞叹的是整件由5幅国画、4幅书法和31块有大有小、或横或竖的木雕,2只木雕狮子及各种纹样的木雕饰件组成,屏风杉木框“枝骨”以大漆推光,所有木雕都髹漆贴金,黑金相映,以金色为主调,金碧辉煌,彩辉夺目,使人感到一份强烈的艺术冲击力。且中国画、书法、木雕、漆艺(推光漆和髹漆贴金),这么多的艺术品类组合在一副屏风中,也并不多见,所以它耐读、有味,具有丰富的视觉美感。

  潮汕地区的木雕屏风,无论大幅与小幅,还是置于地上或桌上,除了木框用大漆推光外,在装饰上都是采用分割图案,用横竖、大小各种形状的木雕、金漆画组合,且人物肚仍占主要醒目的位置。瞧!屏风上方嵌九横肚金漆木雕,中间为博古,左右各四肚都是花鸟,每一肚花边卷草纹衬长方形框内图案,寓崇尚儒雅、富贵白头、喜鹊登枝等吉祥之意。接下来的是九幅直肚书画,左右侧两肚用了三分之一位置,分别嵌上两小企肚纹样对称的金漆木雕,梅枝秀逸,花繁蕊密,喜鹊成双,展翅腾挪,寓意深刻,妙趣横生。九肚外框嵌花草枋栏,中间与左右的第三肚却分别是藤蔓绵延,结果累累的葡萄、葫芦纹样,象征子孙万代;委角立边框的后面装饰上四幅书法作品、五幅国画作品,就拿五幅国画来说,中间为山水画,左为紫藤、松鹤图,右为、葡萄、孔雀玉兰图。但见沈建初老艺人所绘的山水画,右下方一石矶,三株古松苍劲挺拔,其后面山岩陡峭,杂木簇拥,云缠雾绕,下方山坡上一老一小悠然赏景,青绿设色,间施淡赭,格调高雅,意境清寂。值得一提的是所有的书、画并非在宣纸上用笔,而是在一块白布上勾勒、皴擦及挥毫,这正是潮汕前辈艺人们所说的“布画”,历经八十五个春秋仍完好无损,可谓新我耳目。下面又是九横肚金漆木雕,中间是“福禄寿星”人物肚,左右各肚嵌的是水草和芦苇轻盈多姿,穿插交错,鱼儿在水中游动,浑然一体,富有生气。

  作为木雕小屏风中最主要的是人物形象的刻划,却安排在最下面,可能人们会感到奇怪,觉得主体不突出。这就错了!其实因为此屏是放置于桌上,下面大肚刚好是在人的视线正中,可见匠意独具之妙。九直大肚四周嵌上锯通卷草枋栏,委角立边框内表现的是古代人物故事,中间的以“之”字排径路,左右各四幅则分别以正反“S”字排径路,有所不同,情趣盎然。每一幅的布局严谨,饱满匀称,层次分明,亭台楼阁、小桥牌坊、树木山峰等穿插有序,疏密有致;文官和武将、骑马与推车、舞刀同弄枪等刻划细腻,无一雷同,互为呼应,形神兼备。虽然木料仅有三厘米厚度,却给人以深邃的感觉,凸现“多层镂空”的艺术特色,在雕刻画面的背后还以深红色的漆板衬托,与金色形成对比,更是高雅大方。在小屏风的脚下面装饰的是九块锯通、沉雕的“方曲草龙”木雕,中间这一块与左右的纹样又有所不同,雕刻极为精致。我们且再来看这小屏风的两侧,左右各一直木上连浮雕座,下接一前一后、一左一右的沉雕曲脚,通过榫卯与屏风木框连结;三面是锯通加沉雕的“方曲草龙”木雕,龙口张开还含一朵牡丹花;左右座上的是圆雕“屏头狮”,两只狮子颔下长须飘拂,尾巴鬣毛束成条状,躯体浑圆,胸肌厚实,四肢劲健,筋骨明显,爪牙尖利,各用左右前脚踩着绣球,构成对称与呼应,寓意步步高升。从整体上来看,中间这一扇屏略宽于其它各扇屏,且从上至下木雕的构图、表现内容和装饰纹样都与左右不同,通过这细微变化显其主次之分;所有刻划、描绘的物象都有其吉祥寓意,极具民间传统艺术的丰富内涵;每一肚黑漆底委角长方形的外框都起立线并描上金线,工艺极为细腻,与贴金木雕相映生辉,显得繁富华丽,堪称精美绝伦。

作者: 
曾广锡
来源: 
汕头日报(2016.05.15)
浏览次数: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