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密相映 清新淡雅——玻璃纱托垫绣台布《稻花香》欣赏

  1992年出版的《中国当代工艺美术名人辞典》一书,在其中介绍汕头抽纱设计名师陈铁泉时,有这样一句话:“六十年初,创作的玻璃纱台布《稻花香》被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收藏”。我此前也听过陈铁泉之儿子提起此事,这件抽纱艺术品自1963年就一直藏于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广州陈家祠),博物馆也发给收藏证书,虽看过证书中的作品图片,但就没有机会目睹实物。光阴荏苒,转眼间52年就过去了,在去年底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举行的《万紫千红——潮汕平原孕育的民间工艺大观》展览上,这《稻花香》才首次与世人见面,细密的图案,丰富的针法,一种特殊的醉人艺术魅力,令我感叹不已。

  今拜读的这玻璃纱托垫绣方形台布《稻花香》,不是一般的抽纱产品,而是精湛的艺术品,该台布的边长均为168厘米,以透明洁白的玻璃纱为主要原料,选用纤薄柔软的加纱布料作为局部“补布”的辅料,“托地”工种在整件作品中占较大的比重,蓝色为画面的主色调,其中分深、中、浅三个层次,浓淡相宜,加上点点白色相衬显得清新淡雅,凸现和谐之美。就绣制技艺来说,它集绣、抽通、补布三大类技艺于一体,有垫绣、托地绣、刁空、挽补、挽补墘等工种,经采用杜猴牙、铜钱菊、关刀叶、分畔叶、竹叶、兰叶、蓝蚕、葡萄、起山、薄垫起山、起山阴阳叶、圆头叶、圆头梅、柿饼梅、扎枝、水点、打只、钉针、钉枝、杜龟、托地、挽窗、硬挽、花窗、纽空、挽补等近三十种针法绣制而成。整体设计上中间及四周的三十二个“花窗”和周围的牡丹、菊花、芍药、梅花、葡萄、藤蔓等组合和交织;四周边缘的二十四个半圆形,由三百九十二个大小不一、向中间聚集的白色加纱补布草纹“弯勾”组成边墘,而在每两个的交汇处再上以蓝色加纱补布的“如意头”纹作为连结,与中心布局的托地纹样协调一致,既使“加纱”的实与“玻璃纱”的透形成对比,又使外沿牢固又有份量,显其朴素高雅之美感。就拿中间图案来说,每个“花窗”的第一层是深浅不一的蓝色牡丹花瓣,第二层“挽窗”上有八个“阴阳叶”;第三层是白色或蓝色的梅花和菊花,在间隙处饰以藤蔓,构成有节奏、有层次向外扩射的“团花”状,各层次的纹样清晰明朗。在其内弧圈是用白色葡萄和深浅蓝色的大小花叶、藤蔓和白色梅花进行连结;而外弧圈先是浅蓝色的“托地底”弯勾纹样,后缀上蓝蕊白叶的小菊花,再用呈发射状的蓝、白藤蔓衬品字形的三朵斜、侧状芍药花。这张玻璃纱托垫绣台布就是由无数的点、线、面组成图案,密而不塞,多而不乱,各呈其姿,呈现了不俗的艺术面貌,给人以舒心悦目的感受。

  这张台布除了托地、挽窗、花窗、硬挽、挽补、挽补墘外,其它所有都是垫绣工种的针法,富有浮凸而产生的质感,可以堪称是精工之作。就工种和针法而言,因文章篇幅所限,无法对每个图案逐一加以介绍,只能读一下中间的这个圆型花块图案,让您了解心灵手巧的绣花女工们高超的技艺。瞧!中心的这个白色花窗在刁空的边沿用“杜龟”、“扎枝”,间隔“钉针”后又“扎枝”,使花窗牢固稳重;紧接着是用“薄垫起山”绣制三层牡丹花瓣,在“挽窗”中再以“阴阳叶”、“钉针铺地”绣制八组叶片;用“蓝蚕”绣纹样将通与实分隔开,“托底”和“圆头梅”绣出八大八小的菊花、梅花,空隙用“关刀叶”、“竹叶”绣藤蔓和碎花。整张台布巧妙地将色彩、工种、针法结合起来,虚与实、疏与密、浮与沉互相辉映,密密针线不失玻璃纱质地细软的特点,尽显潮汕抽纱垫绣、托底绣、抽通等技艺的精巧绝伦,叹为观止。

  陈铁泉(1913~1997),潮汕抽纱的第一代艺人,1929年在汕头洋行师承意大利画师“阿术”的西洋纹样设计技术,自此与抽纱的创作设计结缘,上世纪50年初至90年代初,他一直在中国抽纱汕头进出口公司从事抽纱制品的创作设计和带徒传艺,徒弟遍布潮汕地区及福建、北京、哈尔滨等地。上世纪0年代初创作的亚麻对丝垫绣台布被国务院选为国礼赠送伊朗王室;80年代运用一百多个工种针法创作的玻璃纱台布《鳞羽图》,是其集毕生创作经验的结晶,成为当代潮汕抽纱艺术品中最精细、最具代表性的精品之一。在60多年的艺术生涯中,陈铁泉为潮汕抽纱艺术作出了卓越贡献,在全国抽纱行业中享有盛誉并名扬海外,早在上世纪60年代就被授予汕头地区甲级艺人称号,1984年被聘为汕头市工艺美术学会常务理事会顾问。1974年退休后仍被留在公司继续从事创作设计和带徒授艺,直至1990年才真正离开工作岗位。

标签: 
作者: 
曾广锡
来源: 
汕头日报(2016.05.08)
浏览次数: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