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陇灯笼:日出千灯红胜火

西陇做灯笼人家。

指尖撩拨着,成就一格格网眼,聚成了一个圆满的空间。

劈篾。

收尾。

写灯笼。

  西陇:

  日出千灯的传说

  西陇村由普宁市流沙北街道的西陇和池尾街道的马山两部分组成,是普宁乃至潮汕有史料明确记载的最古老的村落之一。据清乾隆《潮州府志》卷三十记载:“唐,杜竹轩,字均莆,潮阳人。大历时避居古洞寨,寨与马嘶岩寺相连。读书习静,迥出尘表,继与大颠谈佛法,相得甚欢,为结庐岩前以居之。再迁,移    水之西陇”。 现有人口约一万人,是一个纯属杜氏居住的古村落。相传:元末陈友谅的军师邹普胜为了躲避明朝追杀,化名何野云(人称虱母仙)流落潮汕。有一次,虱母仙云游至普宁西陇(当时属潮阳  水都),他的到来受到了西陇村民热诚款待。当时,西陇村正在筹划建寨门,虱母仙问村民们有何愿望,刚开始大家说不出个所以然。虱母仙就问:“想要三年出个贵(即显官达贵)还是想日出千丁呢?”众人心想:人多力量大!若乡里能日出千丁(男儿)也不比三年出个贵差啊。于是就说:“日出千丁吧!”虱母仙听后沉默不语,却又微笑颔首。他指导村民们选好方位筑好寨门后,旋即教西陇人用竹料制作灯笼,自此西陇虽无显官达贵,但也不乏梁栋之材。家家户户男女老少也都熟悉起了这门技艺,并以此为副业。

  虽然日出千灯与村民的愿境(日出千丁)有别,但虱母仙对村民“授之以渔”,还是让村民感激非常。

  灯笼点缀着的风情

  潮汕元宵游花灯,历来盛行。明嘉靖刻本潮剧《荔镜记》“睇灯”一折,就说“三街六巷好灯棚”。 除大型游花灯盛会之外,潮汕家家户户都挂喜灯。潮汕话“灯”与“丁”同音,“竹”与“德”也同音。旧俗都想“人丁兴旺”“德泽绵长”,  便于元宵节在灯(丁)上大做谐音取意的“兴灯 (丁)”文章。是的,灯笼在潮汕,不仅可以照明和观赏,还是祈福的用具,门户的标志。几百年间,西陇灯笼自名世以来,点缀着的是潮汕2000多年民俗风情。

  西陇灯笼规格形式多样,琳琅满目,多姿多彩。技艺娴熟的技工们编制出来的各种款式的灯笼,有枋灯、荷苞灯、鱼鳔灯、莲只灯、石珠灯、柿饼灯、橄榄灯、花瓶灯、葫芦灯、柱形灯、圆桶形灯等10多种,不同形制的灯有不同的用途,自其问世之日起,就成为深受欢迎和广为采用的节日吉祥灯。而在潮汕,每年除夕夜开始,各家各户乃至祠堂庙宇都有挂灯笼祈福的习俗,正月里,一些村落还有夜幕下 “游灯”的惯例。而大凡官署衙门和官宦门第、四代书香、显赫家庭,每逢纪念日、节日,多在宅院大门或祠堂大门吊挂上一对大灯笼,写上其姓氏、官御、门第、级别或足以显耀其荣华门风的特定大红字,红光耀眼,瑞气盈门,也真是风采无限。

  澄海、饶平一些乡村的新婚人家,要在元宵夜带着灯笼到祖祠,借用祠堂里的火烛点亮灯笼,谓之“添丁”;潮安一带的民众,除夕夜每家每户都要由男主人提着灯笼到神庙,借神庙火烛点亮灯笼,带回家挂于门前,谓之借神明之光保佑合家平安。揭阳、潮阳、汕头等地民众习惯将写有“天地父母”、“合家平安”等字样的灯笼作为吉祥物挂于门前。凡此种种,不一而足。灯笼由一种实用的工具,演变为一种民俗文化。就算现在有现代化的照明工具,灯笼却依旧照亮节日的天空,因为人们依然深信,灯笼高高挂起,喜气就蔓延开来。灯笼已经和民俗融为一体。火红的灯笼,构思巧妙的灯谜,人们征战谜坛的欣喜和热闹,灯笼里面蕴涵着比灯笼本身更加灿烂夺目的悠久文化。

  西陇灯笼,作为村的特色产业,600年间从不间断,生生不息,村民以做灯笼为傲,他们编制着圆满,也让人间圆满。

  策划:曾楚雄 余映涛

  撰稿:黄晓旋

  摄影:卢泽鸿

  本版参考资料:

  《可爱的西陇》 杜良林 主编

作者: 
黄晓旋 卢泽鸿
来源: 
揭阳日报(2016.04.03)
浏览次数: 
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