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政陶

  人一走,茶就凉。这是红尘一种正常的现象,但是却往往被人用来形容人情冷暖的变故。

  潮汕人喜欢品功夫茶,用来冲泡的茶叶多是半发酵茶,这种类型的茶叶如铁观音、乌龙茶、凤凰茶都不适宜长时间储存,但是如果用普宁市贵政山出产的陶罐存放,却能几十年不变。

  贵政山茶叶罐在茶客之间颇有知名度,它的出名源于一个真实的记载。清朝末年的时候,世道动乱,民生凋敝,广东省普宁市贵政山人纪国宏遂漂洋过海出国谋发展,三十多年后他荣归故里,发现当年穷困潦倒的时候,存储在陶罐里的茶叶用来冲泡依然茶香扑鼻。

  俗话说,近乡情更怯,一般来说,游子离家重回,最怕的是物是人非事事休的变迁。这一罐茶,如一份不变的情怀,三十多年来一直没有变。世人于是将目光锁定在存储茶叶的罐子上,这种当地出产的陶罐,就地起名叫做贵政陶。

  贵政山出产的这种茶叶罐小巧玲珑,基本特征是瓶肩宽,瓶脚窄,形成上宽下窄,瓶颈长瓶口小的基本轮廓。让人称奇的是,贵政陶的盖中有内外双环壁,把盖戴上,盖子的内环落在罐口,外环壁则陶在罐口外,可谓盖中有盖。瓶盖戴上之后,可以摇荡松动,似乎并未密封,但却不漏气,因为双环盖的设置,无形中形成了一个中空的隔离层,利于长时间保质存储物品,合乎科学道理。

  贵政山茶叶罐于是近两百年来声名远播,在潮汕地区以及港、澳、台及东南亚一带享有很高的声誉,许多茶客更是慕名前来寻求,并以寻得贵政陶真品为荣。也曾有人细致考证贵政陶长久存储茶叶的科学道理,最后除了认同贵政陶的独特设计外,认为当地优质的黏土适合做陶、贵政山做陶历史悠久的传统手工艺术以及火热1000多度的高超烧火功夫都是保证贵政山优质陶罐的主要原因。贵政陶名动四方,其他地方也曾经仿冒贵政陶,但是仿制出了外表,终究仿制不了其内在。

  改革开放之后,普宁市经济获得一定的发展,随着城市化的推进,当年的贵政山作为乡野之村,如今已经发展成为普宁市区的一部分,当地陶窑已经停产,独特的制陶工艺申报为非物质文化遗产,贵政山陶罐在市场已经难寻真迹。

  俗世间,最怕的是人情易变。记得以前曾经看过一个神话故事,说的是一个樵夫进山砍柴,遇见两个童子下棋,于是围观,谁知一局未了,一个童子对他说,你的斧头柄烂了。然后樵夫回到家里,发现山中一日,山外已经几十年,无论世道人情,一切全部变迁。这就是烂柯山的故事。故事中,那樵夫虽是世间人,却无形中成了一个多余的局外人。

  我想象得出樵夫回归家里看到一切变故的那种失落与悲凉,同时也能理解两百年前那个离家的贵政山人,他虽然远离故里三十年,但是一旦回归发现茶叶依旧芬芳的那种欣喜与感慨。——那罐茶是他旧日所存,如今茶香依旧,一切仿佛就在昨日,他也好似从来未曾离开。

  在我还是懵懂学童的时候,我跟着奶奶一起住,那时候奶奶家里有很多邻居和亲友,每到傍晚时候经常过来奶奶家喝茶。奶奶珍藏一个贵政山茶叶罐,每到泡茶的时候,我会将茶罐抱出来,从里面掏出茶叶,放在冲罐之中,然后奶奶烧水,在“关公巡城”与“韩信点兵”之后,泡出一杯杯氤氲的香茗,然后前来串门的邻居亲友就半推半就之间,齐声说“食茶!食茶!”三杯茶落肚,然后就有了许多村前寨后的趣事讲述出来。如今奶奶已经去世多年,那个贵政山的陶罐也不知道流落去了什么地方,但是当年那个热闹的场面曾经一度在我脑海里铭记。

  上个月回普宁故家,到梅林镇去游玩的时候,无意间在一个破落瓷器店之中,发现一个贵政山的茶叶罐。梅林镇深藏大山,远离普宁市区,这个瓷器店依然保留着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派头,门面摆放有瓮、碗、盘、锅等日常用品,我欣喜地在一个堆满灰尘的角落里发现了一个贵政山的陶罐。

  拂去堆积在陶罐上面的灰尘,仿佛见到一个多年前的故友,我心底里心潮澎湃,眼角感觉有泪滑落。

  “你还好吗?”心底里的这一声轻呼,顿时想起两百年前那位贵政山游子回到故乡喝到三十年前自己存储茶叶所泡的清茶。

  此情古今同!

作者: 
黄剑丰
来源: 
揭阳日报(2013.12.15)
浏览次数: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