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技融汇 匠心独具——剪纸《潮汕大锣鼓》《潮汕英歌舞》欣赏

  剪纸根植于民间渊深的艺术沃壤之中,剪纸表现技法多达十多种,在潮汕地区常见的是单色(大红)剪纸,表现的题材十分广泛,花鸟虫鱼,动物走兽,戏曲人物,市井百姓,只要入其视野,便能变为栩栩如生的艺术作品,可谓百花荟萃,令人眼花缭乱。尤其是潮汕民俗文化活动历来多姿多彩,为民间剪纸提供了生长发育的平台,逢年过节、喜庆婚嫁,祈福吉祥,大红剪纸几乎是营造节日喜庆气氛的主角,尤其是“赛会”、“赛桌”的传统民俗习惯,“赛会”的花灯、“赛桌”的“五牲”、粿品大多要以剪纸作装饰,各种民间艺术争奇斗艳,竟相媲美。这《潮汕大锣鼓》《潮汕英歌舞》两件作品为直幅长方形的条屏式,长36厘米、高50厘米,这与人们当今所见的剪纸有所不同,既汇集套色、衬色、勾绘等技法,又融小刀刻与剪刀铰于一体,以粉红色的边框纹饰、四只蝴蝶为角花、中间是花卉等纹样衬底,上面才是表现的主体,显得匠心独具。画面上人物主体形象的刻画采用没有边框包围,由表现物象轮廓线进行整体连结的自由式构图,根据条屏的特点,采用突出上方,左右及下方对称的方法围成圈状,每幅的十三个人物或正面、或侧身,有藏有露,相互掩遮,形态不一,巧妙地通过人物的视线投向、手势和动态配合,展现人物形象感情的呼应和艺术力量。但见这《潮汕大锣鼓》刻画的是报喜锣鼓班巡游情景,以上方的“锣鼓亭”为中心,亭上饰“双龙抢宝”,两“楚尾”吊一对“寿”字彩球,亭上横幅书写“报喜讯”三个大字,对联是“人民公社好”、“幸福万年长”。亭内司鼓的是头戴帽子、身穿长衫,花镜挂在额头上的老者,脖子还围着一条擦汗的毛巾,正挥舞着槌子击打大鼓。在亭前两侧的女子打着小钹,前面的两个男子在吹着海螺,其他八位男子扎着头巾、系着腰带,脸朝向司鼓者,一手拿槌、一手拿锣在敲打着,让人似乎听到“咚咚锵”刚劲激昂的大锣鼓声,气势磅礴,震撼人心。那《潮汕英歌舞》主画面却是另一番气势动人场景,所有人物形象都是武侠装扮,上方中间一男子手执一面大“英歌”旗,旗上分别“绣”上“唱英歌”和“庆丰年”横与直两幅字样,两侧悬挂着双喜灯笼;左右侧的舞者或双手舞动银蛇,或挥动双槌击鼓;前面围成一圈的十位男子或蹲或立,或正或背,俩人对应,双手各持一对短木棒,上下左右互相对击,两棒相击翻转,伴随着鼓点节奏,边走边舞,动作健壮有力,节奏强烈,尽显英雄气概,好像“嗬…嘿,嗬…嘿”的吆喝声就回荡耳际。如此剪纸人物形象和场面的布局,我还是头一回看到,真是为之赞赏。

  品读的这两幅剪纸,究竟为何说是集色、衬色、勾绘于一体呢?可能会许多人百思不得其解,今逐一来道明。首先将用剪刀铰成的粉红色边框、角花和中间团花的图样,贴在淡色的底纸上。其次主体画面的所有人物和饰物的主纹用黑色纸刻成,整体上注意线和面的安排配置,给套色留出较多的空间,并且为便于衬贴彩色纸,衬贴承受的黑色线条又不能太窄太细;然后将大红、桔红、蓝、浅蓝、浅绿等色纸沿轮廓线内侧剪出后衬贴在主纹下面,并整体粘贴在粉红色的底纹上。再者就是在人物脸部上染色,人物及饰物的黑线条内侧勾绘白色、淡黄色的线条,个别还在衣裤绘上花纹,经过如此精心的剪、贴、绘,一幅赏心悦目的作品就跃然眼前,极具视觉冲击力。

  许占元是饶平县人,从小酷爱美术,随父许文进(1891—1959年)学剪纸,曾先后在县文化馆、县电影公司从事美术工作,其剪纸作品多次发表在《广东画报》、《中国建设》和《南方日报》等报刊,并多次参加美展并获奖。他与父亲许文进的艺术成就同时被载入1992年出版的《中国当代工艺美术名人辞典》,2001年3月在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广州陈家祠)举办个人作品展。

标签: 
作者: 
曾广锡
来源: 
汕头日报(2016.01.31)
浏览次数: 
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