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素净雅 形象生动——木雕立体摆件《幸福院》欣赏

幸福院(木雕) 周遇宝 等

  汕头木雕艺术人才辈出,蜚声遐迩,然而在至今已出版的各类书籍中,不少已经作古的艺人名字和作品却从未被提及。究其原因是他们大都是在“文革”时期退休,后又离开汕头回家乡,所以没有可以参加申报职称、获得荣誉的机会。加上编著者缺乏深入细致的全面了解,或是行外人仅从一些书籍中抄来摘去,所以致使这些艺人被人们忘记了!汕头木雕名艺人周遇宝(1912—1981)就是其中之一。周遇宝在木雕行内早已大名鼎鼎,他就是汕头已故的广东省工艺美术大师张维怀(1941—2009),省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工艺美术师陈炎坤等许多木雕名师的师傅,为汕头木雕的传承与发展尽心竭力。然而他的名字几乎从未见于报端,至今也难寻其遗作。日前,幸得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广州陈家祠)馆长的支持,我才有机会目睹周遇宝和周细弟这师兄弟合作的佳构,也才能够为这位名艺人撰文,将他的遗作提供给大家欣赏。

  说起周遇宝雕刻的现代人物题材作品,真是耳所未闻,目所未见,上世纪70年代初,我曾在汕头木雕厂学艺及工作,所见周遇宝师傅创作的都是传统人物题材,为撰写此文向其儿子及徒弟了解,答案也都与我同样,故此作可视为周遇宝现代人物题材作品的唯一,显得十分难得。今赏读这木雕立体摆件《幸福院》,是1960年入藏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至今已55载,当年的周遇宝和刚进厂的周细弟就在地方国营普宁工艺美术厂从事木雕创作。这作品长20厘米、宽12厘米、高36厘米,以樟木为原料,素雕而不施加髹漆贴金,保持木料本色,刀纹清晰可见。表现的内容是1958年人民公社化时期,农村对五保户实行集中供养,兴办了敬老院,用圆雕技法塑造了老人们丰富多彩的文化生活,凸显幸福快乐的场景。但见画面上采用写实与夸张相结合的手法,以潮汕传统民居的一侧面墙壁为背景,可见屋脊、屋檐及“石隆”通花圆窗,密实与通透相衬,恰到妙处;“屋”外面用竹子捆绑的葡萄架自下而上,上挂满串串果实,葡萄叶翻转多姿,穿插交错;右上方的两只鸟儿栖息在架上,喃喃私语,极富生气,显得层次丰富,玲珑剔透。左侧在“屋”旁竖着一根木杆,上面搭着装广播喇叭的木箱,下面放着一高一低的两盆花,与右上方的葡萄构成对应,使画面显得均衡。且看葡萄架下三个头顶光秃秃,脑后留着稀少头发,下巴飘着一缕胡子的老人和一小孩子,每个老人坐在椅子的总高度12厘米,小孩子的总高度10厘米,高低不一,形神各异,雕花的“八仙桌”斜放置,桌上放着热水瓶和两个杯子,坐在里面椅子上的老人,眼睛看着桌上的棋盘,右手拿着棋子却是举棋不定;在其旁边坐在椅子上的老人一手拄着拐杖,一手捋着胡子,眼眸专注,似乎看出什么,又不可言语,显得有点紧张;这右侧穿着布鞋的老人上身前倾,将老花眼镜戴在额头上,左脚屈起踏着椅子,鞋子放在地上,左手拿一只烟斗和一盒火柴,右手拿着火柴枝要点火吸烟,脸露笑容,显得悠然自在;前面戴着红领巾,背着书包的小孩子,将手放在桌上,脚屈在椅子上,给宁静的气氛添上“热闹”, 真可谓生动逼真,呼之欲出,妙趣横生。上世纪50年代潮汕农村的景象在这里得以生动细致地表现,极富朴素的生活气息和亲切感,如此动人的神韵,读之令人心情愉悦。

  细看这件作品的雕刻技艺的运用,可见老艺人匠心独运之妙,从下面的底座,到上面的人物、景物,全都是在一块木料上雕刻而成的,没有任何拼接的痕迹,尤其是不髹漆贴金,让观者一目了然,为之信服。另外木雕一般凿粗坯后的细刻都得修削平滑,去掉用刀痕迹再刻划,而老艺人却没有用砂纸加以磨滑,人物的头部、衣裤都可见刀迹,其它竹木、花叶藤蔓也是每刀痕迹毕现,刻划线条敦厚,刀工老到,呈现其不俗的艺术面貌。

  周遇宝先生,普宁市梅塘镇溪南村人,13岁就随其父、潮汕地区木雕名艺人周礼发(1879—1947)学艺,秉承父业,勤奋劳作,技艺高超,1958年省建设农林展览馆时,他就被调往创作木雕工艺品。1961年省政府为美化人民大会堂广东厅,他又与张鉴轩、陈舜羌、林行能、李水棕等12位艺人被调至广州创作人物、花鸟挂屏,是《农民运动讲习所》木雕(鸟瞰图)大屏风的主创人员之一。1962年汕头市为发展木雕出口生产,到普宁县、潮阳县等地发掘技艺人才,年底周遇宝与其他人一起被调到汕头市工艺美术厂木雕车间工作,承担创作出口样品,培养学徒等重任。1977年在汕头市木雕厂退休后回原普宁县老家,1981年逝世。周细弟(1928—2007)是同村人,14岁随周礼发学艺,也是周遇宝的师弟,1959年进普宁县工艺美术厂工作。今赏读周遇宝和师弟合作的木雕精品,真是大开眼界。

标签: 
作者: 
曾广锡
来源: 
汕头日报(2016.03.20)
浏览次数: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