潭王龙舟多竞渡

  

  潭王龙舟简介

  潭王村位于揭东区锡场镇西部,榕江北河中游绕村而过,是一个奇特的水乡。其所在的地理位置特殊,榕江北河有5公里长河段经过该村的西侧和南侧。这河段河面开阔,古时候有几处河水深不可测,漩涡打转,响声如雷,民间称为“潭”,因全村姓王,故旧时村名称“潭前王”,今称潭王。因是水乡的原因,潭王的造船业曾经十分发达。

  伴着赛龙舟民俗的兴盛,潭王人自行造出了精美的龙舟。20世纪30年代,村里有一位造船师傅叫王致林,他是造“跳白”的高手。所谓“跳白”,就是一种宽0.5米,长6.7米的渔船,船侧挂一片白色的长木板,木板能反光,鱼有趋光性,夜里这种渔船在河里游弋,鱼便往船里跳,故称“跳白”。“跳白”船体像龙舟,村里人鼓励王致林造龙舟,王致林也早有此想法。该出手时便出手,王致林先造出了27桡的小龙舟,再造出了49桡的大龙舟。真是初试啼声,一鸣惊人。远近各地纷纷前来请他当师傅。潭王王致林因此名闻遐迩。

  新中国成立后王致林的儿子王协镇,继承了父亲的造龙舟工艺,为揭阳、普宁各地造出了一批批优质的龙舟。

  改革开放以后,王协镇的儿子王慰君对家传造龙舟技术进行科学创新,造出了一艘艘美轮美奂的51桡龙舟。2007年,我市举行百龙闹榕江竞赛活动,有一半的龙舟便是王慰君家族建造的。

  潭王龙舟不单外观漂亮,还坚固耐用、跑得又稳又快,在行业内有口皆碑。

王慰君制造的两条新龙舟雄伟美观。

  “端午云开阵雨收,万人江上赛龙舟。心随鼓点声声急,忘却屈原当日愁。”潮诗《端午赛龙舟》生动地描写了人们观看赛龙舟的热闹境况。在有着400多年赛龙舟历史的揭阳,龙舟竞渡是一项具有深厚群众基础的民俗活动和体育盛事。相对于在世界范围内风行的“标准”龙舟,揭阳的传统龙舟依然保留着浓厚的文化内涵和地方特色,而龙舟制作也一直保留着最原始的神秘色彩。

  据《潮汕百科全书》载:“潮汕地区的龙舟,以揭阳为代表。”揭阳的龙舟,龙头高昂,龙尾高翘,龙身彩绘,形象逼真,雄伟美观。在揭东锡场潭王村就有一造龙舟世家。潭王龙舟多竞渡,2007年,我市举行百龙闹榕江竞赛活动,有一半的龙舟便是王慰君家族建造的。

  应乡亲盛邀再度开斧

  还记得今年6月2日清晨6时许,记者赶到潭王大砂村的河岸边时,只见两条正待下水的新龙船——青龙名曰飞鹰,红龙名曰飞鹏,被整齐摆放在岸边,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架势。它们正静待一场属于他们的“成人礼”——下水仪式。现场早已人声鼎沸,村里比往常任何时候更热闹,除了村里人,更有从各地赶来的媒体记者和一些龙舟爱好者,犹如一场盛会。 因为,这两条龙舟是封斧长达7年之久的王慰君一家的最新力作。

  这两条新造的龙舟均为51桡大龙舟,长约28米,宽约1.4米,可坐54人。由村民自发筹资约25万元打造,从造船到上漆到下水,前后历时5个多月。谈及此次重新开斧制造龙舟,王慰君称,由于村里旧龙舟的龙身已破损严重,乡亲们为参与今年的端午节竞渡活动,盛情邀请他再造龙舟,他难以推却。为了造好这两条龙舟,王慰君和四弟王林君一起上阵,后来又叫来了在外做生意的五弟王汝君赶来帮忙。还请来了村里唯一的“船钉家族”——已“隐没”20、30年的73岁的王淡强和65岁的王淡怀两兄弟“出山”。

  据了解,“龙舟下水”是一项民间传统仪式,新造好的龙舟在参加端午龙舟赛之前,要先进水里“预湿”,做一下“准备运动”,对船身进行调试,同时也训练赛舟人员的协作能力。龙舟下水前,还要举行“祭龙”仪式。7时,村中长者用石榴花水洒于龙身及周围场地,寓意避邪,驱除不净之物。带队完成新龙舟油漆施工的民间艺人陈立新为新龙舟点龙眼开光,只见他一边用新毛笔蘸朱砂点左右龙眼,一边做四句:“开光万事兴,富贵添财丁。合族平安顺,富贵万万年。”随后,他为龙舟洗脸、照镜子等。等到开光完毕,众人合力将龙舟抬下水,健儿们一一登船,这才算是完成下水仪式。这只是整个龙舟赛活动中一个环节。在潮汕地区,龙舟被视为神物,从建造到下水、上水和参加竞赛,都要举行各种仪式,庄重考究。人们还特意为龙舟建筑“龙船厝”,赛完龙舟后,会将龙舟洗得干干净净,存放在“龙船厝”里。

  五代传承造就“龙舟世家”

  “论造船,我这一代是第五代,而如果说造龙舟,我这一代是第三代。”王慰君告诉记者,潭王村所在的地理位置特殊,榕江北河有5公里长河段经过该村的西侧和南侧,是典型的水乡,造船业在当地曾经十分发达,他祖上五代就已经开始造船了,而修造龙舟,则要从他的祖父王致林开始算起。

  在20世纪30年代,王慰君的祖父王致林,就是一名造“跳白”的高手。所谓“跳白”,就是一种宽0.5米,长6.7米的渔船,船侧挂一片白色的长木板,木板能反射光,鱼有趋光性,夜里这种渔船在河里游弋,鱼便往船里跳,故称“跳白”。由于“跳白”的船体很像龙舟,当时潭王村的村民便鼓励王致林尝试修造龙舟,王致林自己也早有此想法。于是,王致林便先后造出了27桡的小龙舟和49桡的大龙舟。王致林一鸣惊人,名声越传越广,揭阳周边区域的乡村纷纷前来请他修造龙舟。

  王慰君告诉记者,他17岁开始学习造船,家里原来开有造船厂,最先的字号名为“映碧”,后来又改为“存记”,但随着集体合营,他和兄弟们进入锡场造船厂工作,自家的造船厂也便消失了。“在‘文化大革命’中,龙舟曾被作为‘四旧’而被禁止,揭阳的大部分龙舟被毁。我们曾经有很多年完全没有造龙舟。1978年改革开放之后,龙舟活动才渐渐恢复。1980年后渐渐有人来请我们造龙舟。”王慰君说。

  “我祖父当时并没有专门去拜师学艺,而是参考当时的龙舟样式,通过自己揣摩探索制造龙舟。我们一家人也是这样,通过祖辈手口相传和经验实践不断丰富造船技艺。”王慰君告诉记者,每次他承接修造的龙舟在交付使用后,他都会专门骑摩托车到江边,观摩自己修造的龙舟在水中划行的效果,然后总结经验,提升技艺。就这样,在多次尝试,不断创新的基础上,王慰君将家传的49桡龙舟改为51桡龙舟,这一改进使得“王氏龙舟”无论在性能还是外观都有了更大的进步。

  由于有着较好的造船基础和一股不断改进的认真劲,王慰君一家制造的龙舟不单外观漂亮,还坚固耐用、跑得又稳又快,广受好评,请他们造龙舟的人络绎不绝,揭阳的龙舟大多出自王慰君家族之手。在2007年,我市在榕江北河市政府前河段举行全市龙舟赛,参加的龙舟有一百艘,称“百龙闹榕江”,有一半的龙舟便是王慰君家族建造的。“普宁新溪里,至今还保存着我父亲制造的一艘龙舟,至今已57年了,可能是全市目前最老的龙舟。”说起这些,王慰君仍有些自豪和兴奋。

  然而,随着木船时代逐渐成为过去时,单纯靠制作龙舟,已经难以维持生计,除了王慰君和四弟留在村里,其余3兄弟均外出做生意。他们一家传承了5代人的造船技艺因此日渐式微,这当然也包括了龙舟制作技艺。

  

  龙舟制作工序

裁板

安龙骨装榫头

 上漆

绞龙筋

 点龙晴开光

  1. 选木开料

  龙舟分为龙头、龙身、龙尾三部份。龙头一般用樟木雕刻,龙尾要专门寻找长得屈曲的刺勾竹安上。龙身一般选用上好的杉木,由龙舟师傅拍好墨后,请专人开料、裁板。

  2. 组装

  裁好的木板再经抛光、打磨后进行组装。木与木之间用钻子和“钉送”斜斜地凿出一个个钉孔,之后再打入一颗颗特制的钉子。

  3. “安龙骨”

  “龙骨”相当于龙舟的脊椎,贯穿整条龙舟,是整条龙舟的核心部位。以28米长的龙舟为例,其“龙骨”约为23米长,由两根大杉木连接而成,接驳处用两颗木榫头固定。

  4. 补灰

  将生桐油、稻草和蚬壳灰按一定的比例混合搅拌制成桐油灰。然后,用桐油灰将龙舟身上的钉孔及木板之间的缝隙填满并抹平。然后将龙舟放置,让桐油灰自然风干。

  5. 上漆

  先将龙身全部刷成白色,然后进行彩绘。一般龙颈正中画八卦,意为八卦能辟除水中鬼魅。上端和两侧画鳞片与龙身相连,一直至尾部。龙身两侧有对称的图案,前部分是“双龙抢宝”,接后是“八宝”,即传说中八仙所执之宝器,最后是双凤飞翔。龙身图案寓意是:“八宝”和八卦一样,都有镇邪作用;前龙后凤,表示龙凤和鸣,有和谐吉庆之意。

  6. “绞龙筋”

  新龙舟下水前,取空心竹均匀劈成一根根宽约一指的竹篾,中部套住龙骨前端上部,由其下边梁孔穿过,拉出斜上行至龙骨两侧,不断打结连接竹篾一直至龙骨末端,又把竹篾下行从梁上梁下孔穿过,拉出套在龙骨末端上,如此反复回拉接。再用三根长约半米的木棍分别置于竹皮的三分之一中长处,借铁棍、竹棍杠杆力,把竹篾向顺时针方向拧转,边用木槌敲打拍实,短棍随时拧转,直至把篾条拧成长股链。竹篾的数量、链条的扎实度由有经验者掌握,后将短棍固定在龙骨上,每肚梁上再加上小篾加固。

  声音

  王慰君:

  再造两龙舟就收山

  可惜——

  家传的造龙舟技艺无人传承

  龙舟一般是农历2至4月间才有人来请去做,受季节性的限制。而我们家制作的龙舟一般可以用上20年,市场“钱景”也有限。更何况制造龙舟需要团队合作,这门技艺学起来也要比一般工艺辛苦很多,所以大多数年轻人不愿意学,且短时间也难以学会。如今,家族中的子孙们大多选择外出工作,没有人愿意接手造龙舟手艺。面对家传的“造龙”技艺无人传承,感觉可惜。

  从去年年底再度开斧以来,王慰君一家一口气制造完成了3条龙舟。目前,他们正开始第4条龙舟的制造,接下来,他们还将制造第5条龙舟。王慰君告诉记者,他已和村委会讲好,制造完这两龙舟,他将收山。

  自豪——

  造龙舟技艺在我这一代得到发扬光大

  “不过,让我们聊以安慰的是:我们制造的龙舟在参加市、县的龙舟赛中每每拔得头筹,得奖的喜讯会第一时间打电话告诉我们。另外,有坐过我们制造的龙舟的人,都说我们的龙舟好驶,公认我们的技艺好。”王慰君说,至少祖辈留下来的造龙舟技艺传到了他们这一代能得到发扬光大,不至于坏了祖宗的名声。

 

  造龙舟技艺谁来传承?

  采访龙舟制作的题材,源于去年端午节前的偶然“策划”,因为有感于揭阳人对赛龙舟习俗的沿袭和热爱,故“理所当然”地认为,从事龙舟制作的人应该有不少,更认为采访应是一件顺利之事。采访的结果却出乎意料。

  尽管揭阳龙舟色彩明艳、造型生动、雄伟美观,揭阳人扒龙舟之风也热情高涨,但揭阳龙舟制造技艺的传承状况却不容乐观。这固然有着交通环境改变、经济效益差、技艺难学等客观因素,但又不得不让人对某些“主观可能”存在疑惑:毕竟扒龙舟活动方兴未艾,传统龙舟依然有其用武之地。揭阳的龙舟赛也早已列入省级“非遗”,但龙舟制作技艺依然没能进入“保护”范畴。此外,在揭阳的相关书籍和史料中,关于龙舟制作技艺的历史、从艺人员更鲜有记载,无从考证揭阳人的“造龙”技艺始于何时。缺乏保护平台、传承机制,没有产业引导,单靠手口相传的传统技艺更易随着从艺人员的逝去而消亡。

  今天,龙舟制作技艺的没落是一个例子,而有着同样境遇的传统文化艺术还有多少?

标签: 
作者: 
蔡烨华 涂英鹏 程启轩
来源: 
揭阳日报(2015.12.09)
浏览次数: 
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