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题妙思 以剪托题——剪纸《十二生肖》系列作品欣赏

鸡(剪纸) 黄少琼

牛(剪纸) 黄少琼

  此际,羊城虽下着大雨,但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广州陈家祠)里中外游客仍比肩接踵,我亦兴致勃勃地走进前东厢展厅的“媚纸”艺术世界,以饱眼福。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8月14日隆重举办为期两个月的“黄少琼剪纸艺术作品展”,推出的48件(套)作品,一幅幅题材丰富,技法多样,图案精美的作品,摇荡乡土的芬芳,体现了黄少琼大师从单一的民俗剪纸向多元化发展道路迈进的努力,在大红宣纸与小剪刀之间,剪出了自己的艺术天地,独特的意蕴令人回味。艺术所可贵者在于创新,在于有自我面目,不落俗套,我在这国家二级博物馆的展厅里看到了她的艺术当风华正茂,对剪纸艺术执着追求的激越,难怪省城的十多家新闻媒体都为之报道,不由击节叫好。

  剪纸的创作不应该只会剪,只会模仿,那充其量是艺匠生涯,创作必须有自己要表达的思想,所要抵达的艺术世界。因此,一位真正的艺术家必须有修养、有思想、有追求。黄少琼大师的作品以系列见长,传统与现代兼有,特点鲜明,充满浓郁韵致,蕴涵了她对剪纸的理解和认识,读她的作品,分明是一种愉悦的享受。《潮剧戏曲人物》、《二十四孝》、《十二生肖》、《四季平安》、《潮汕民俗》、《吉祥有余》等十个系列,古今人物、花鸟虫鱼、飞禽走兽、器皿博古等应有尽有,挂屏、插屏、屏风及衍生品瓷挂盘等多种表现形式,其中既有被确认为广东省工艺美术珍品,也有在全国、全省展评中屡获金银奖作品,使我有一份耳目一新的感觉。今赏读这传统题材和剪技的《十二生肖》作品,是她为此次展览而创作的,因题妙思,以剪托题,富有寓意,给人以美的享受和联想。黄少琼大师根据主题巧妙构思,构图上有别于常见的由表现物体轮廓线进行整体连结的整边式结构,而是将“边框”、“中心”、“对称”、“团花”等融为一体,采用四折剪法,画面上给人一种左右呼应,均衡稳定的美感。另在突出表现主体的同时,用借物喻意和符号表意两种手法,根据主体周围及物象之间的一些空间,添加相关寓意吉祥的物象、符号、图案,使之产生连结、填充的作用,统一整幅调子,画面显得丰富多彩,黑白均衡,形成一个完美的整体。瞧!每一幅用十二地支的一个字样对应生肖图形,都是外方内圆,长与宽均为41厘米,中心直径8厘米上分别阴剪“子”、“丑”、“寅”、“卯”等十二个字,再衬上一圈阳剪“金钱”纹;外圆直径34厘米并配上2.3厘米宽的回纹,在上下、左右缀上四个“寿”字纹。外正方形的边框四角饰阴剪“如意头”,中间是阴剪“双金钱”纹。大圆圈内分别有四或二只对称的生肖图案,在圈外四个角摆设四只形态不同的生肖,其间缀上寓意吉祥花纹,构成相互对应,大小、疏密、虚实对比,形成节奏,朴中带秀,妙趣横生。我们且来看这幅《酉》:在大圆圈内鸡冠花盛开,形势优雅,四只蹲在地上的母鸡,雍容温和,每只母鸡头都回顾背上的一只小鸡,互为呼应,下面旁边还有几只稚态掬然的小鸡,似乎叽叽喳喳,四处觅食;在圆圈外的四个角分别站立着引吭高歌的大公鸡,气势凛凛,鸡冠、肉垂、尾羽、喙、脚、爪等刻画入微,形态生动,在其周围同样缀上鸡冠花,洋溢着浓郁的田园气息;“冠”与“官”同音,加上鸡冠花经风傲霜,花色不褪,鸡的“一家子”与鸡冠花两者合在一起,就是寓意爱情的永恒和官运亨通,吉星高照,可谓妙趣横生。以剪托题是其另一特点,公鸡、母鸡、小鸡和鸡冠花的花朵全都用阴剪,“锯齿”、“月牙”表现鸡的羽毛和花的纹理,阳剪的线条“勾勒”了花枝、花叶,巧妙地衬托了阴剪主体的突出和稳重,使之密实中见镂空,朴素中藏姿媚,刀剪味饶然,民间艺术的圆满、完整、对称、偶数等唯美特征得以完美体现。

  细看这十二幅剪纸就发觉在圆圈外四个角的生肖图形,并非一个样式,完整刻划的有鼠、蛇、鸡、兔、羊、狗、羊等,取其特征最为突出的是猪、马、龙、牛、虎等。就拿这《丑》来说,中间主体是四只完美的大水牛,四个角的大水牛就仅露出牛头和牛背,用荡漾的水纹藏了牛的下半部,加上随风轻拂的柳树、绽放的荷花、飞舞的燕子,布满生机盎然的韵味,好一幅江南水乡的景致跃然纸上。流连于展厅中,欣喜地读到了她的艺术匠心,收获了丰盛的艺术愉悦,这也就是艺术的魅力啊!展览开幕后的第十天,黄少琼工艺美术大师在广东省工艺美术协会第七届理事会代表大会上当选为理事,可谓喜事接踵而来,我们期待着她用手中的铰刀剪出更加绚丽的新作,呈现新的艺术风貌。

作者: 
曾广锡
来源: 
汕头日报(2015.09.27)
浏览次数: 
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