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刀到位丝丝入扣——剪纸《大潮汕》欣赏

▲《大潮汕》(剪纸) 陈传生

  陈传生年逾50,汕头市南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高级工艺美术师,先后毕业于广东省工艺美术学校装潢设计专业、汕头大学绘画美术专业,从事平面设计、摄影,工艺美术及美术教学工作30多年,创作了一批富有新意的剪纸作品及其衍生品,在全国、省等大型展览中摘金夺银,荣获广东省、汕头市职工艺术家称号,被广东省工艺美术研究所聘为研究员。两年前我参加了一项评审活动,曾目睹陈传生精心设计的剪纸衍生品艺术折扇《潮汕民俗》、琉璃玉摆件《吉祥如意》、《百载商埠》等系列礼品,巧妙地运用剪纸这个形式,在传统的基础上加入现代的元素,有着浓浓的潮汕乡土韵致。今年5月闻悉在第十一届中国(深圳)文博会上,陈传生的新作《大潮汕》获“中国工艺美术文化创意奖”金奖,这应该是他近几年来纸质剪纸作品获得的一次殊荣,也是对他执着追求,勇于探求的一种充分肯定。

  今拜读陈传生之新作《大潮汕》,顿觉他在传统中融入了自己艺术实践的体会,可谓新我耳目,开我胸襟,对这能够时时出新的艺术家,我是深致钦佩的,也每每会为之感动。剪纸是以剪刀和刻刀为工具,作用于纸箔等薄质材料,将图形分离出来,成为平面镂空艺术品,具有玲珑剔透和粗犷拙朴的美感。这幅《大潮汕》剪纸长与宽均是120厘米,呈正方形状,以大红宣纸为载体,以刻刀为工具刻制而成,有别于常见的用剪刀铰制,后再经装裱成为悬挂的画幅。作品用团花式构图进行创作,但不是光环扩散式,或装饰式,而是构图纹样不分主次,突出一个整体,营造一种整体氛围的整体式;在其四角饰上四个平角花,与中间的圆型主体纹饰构成对应,形成内圆外方的布局,圆形的柔,方形的刚,如天圆地方,寓意天人合一。瞧!中间是直径38厘米的圆心,“大潮汕”三个阴刻隶书字十分醒目,其四周环绕阳刻的花草纹饰,边缘加粗线条与外围隔离,形成相对独立又有一定的关联,疏密、虚实既有对比,又形成节奏,避免呆滞;在宽41厘米外围的构图、黑白的处理以及点、线、面的搭配上,借鉴装饰画的一些手法,将樟林古港、红头船、凤山妈祖、飘然亭、小公园、城隍庙、龙湫宝塔、湘子桥、文光塔、揭阳楼广场、青澳湾、潮海关、学宫、进贤门、胡文虎大楼、澎湃故居、牌坊街、中山公园、汕尾红场等潮汕四市的名胜古迹、标志性建筑物集于一体,或上下、或左右、或正侧,掩映相衬;四个平角花饰上大桔、梅花、金钱等吉祥纹样,寓意深刻,与中间团花相衬搭配,使整体画面上丰富且有变化,突出主题,清新秀丽,可见匠心独运之妙。作者根据风景名胜剪纸中建筑物的多种多样,有亭台、楼阁、桥梁、牌坊、宝塔、雕塑……这些景物的造型,大都会出现很多长直线和大块黑面的特点,巧妙地运用阳刻的云纹线条作为过渡掩饰,利用空间转换来表现物景,有疏有密,节奏感强;用近处物体遮挡来解决直线过长,用黑面隐蔽的方法处理直线过多的问题,做到前后穿插,开合有致,阳阴结合,黑白对比,以此显其层次及变化。在艺术语言运用上,不生硬的添加“月牙”、“锯齿”等纹饰及一些符号,避免影响画面的自然与协调,营造一种令人耳目一新的艺术效果;另外通过线条的展延,景物的藏与露,使画里画外产生共鸣,拓展了艺术的空间,有画尽意犹未尽的妙致,让人们从他的刻刀下既读出大潮汕崭新的面貌,又看到他在剪纸艺术上不复制别人,更不和稀泥,个性十分鲜明,有自我面目,无不为之击节赞叹。

  这些年来人们所见的剪纸艺人在展演时几乎都是用剪刀来铰的,因此对用刻刀制作似乎略有微词,其实这是错误的。剪纸艺术包含剪、刻、撕等多种造型手段,并非以剪刀为唯一的。陈传生这幅《大潮汕》的刻制用了近4个月的时间,下足苦工,历历如见,可谓功夫不负有心人也。在精心设计图稿之后,将大红宣纸放置于油沙垫板上,左手压纸,右手持刀割划,自如运刀,凭手感、听声响,准确判断各种专用刻刀的力度是否到位。尤其是根据刻刀窄、薄、尖、锋利的特点,执刀要跟垫板和宣纸保持垂直,上下切凿,刀路显直、曲、角分明爽利,粗纹与细纹刀刀到位,丝丝入扣,线条纤细如丝,婉转流畅,线与线、块与线之间的连接,自然、流畅、紧凑,结构牢固,富有美感,体现出刀味和纸感,构成了和谐统一的整体。在《大潮汕》我看到了刀刻功夫和流畅的线条、饱满的构图及造型,既继承传统,又不乏时代气息,更透着一股灵动活泼的韵味,充满着激情四射的创作活力,彰显着陈传生独特的艺术理念与审美情趣,有一份别开生面的感觉,期待着他每一次的创作,都呈现不俗的艺术面貌。

标签: 
作者: 
曾广锡
来源: 
汕头日报(2015.08.23)
浏览次数: 
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