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神毕肖 栩栩如生——泥塑“文身”人物《断桥会》欣赏

断桥会(泥塑) 吴光让等

  在功利和浮躁之当下,一些人有点忘乎所以,对创作再没有耐心地构思,乐意潜心钻研,连自己动手制作也都少了,更谈不上在传统中的坚守。吴光让作为大吴泥塑第23代传人,拥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泥塑(大吴泥塑)代表性传承人、高级工艺美术师、广东省工艺美术大师、广东省民间文化技艺大师等荣誉,对创作每一件作品都亲手用心去捏塑,给人新的意趣和感动,让人感受到他的创作承祖辈古风,技艺传统纯正,尤其是拿手的“文身”人物形神毕肖,栩栩如生,极具民间戏剧的韵律美和浓郁的乡土气息,耐人寻味。 

  今品读的这“文身”人物《断桥会》是2012年吴光让与次子吴宏城合作的,图片被中国铁道部作为站台票主图案录用发行,2014年7月此作入藏于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陈家祠)。作品取材于潮剧折子戏《断桥会》的主要情节,三个人物中站立的白素贞和小青各身高23厘米,其中小青至剑尖高33厘米,跌倒地上的许仙高14厘米。说的是白素贞在小青的帮助下,水漫金山与法海斗法,索讨许仙,但被法海所败。许仙趁混战之机逃离山门来到西湖,恰好在断桥与白素贞和小青重逢,小青恨许背信弃义,几次要杀他。白素贞虽恼许轻信谗言,但是夫妻情重,不忍加害。许仙因此大受感动,诉说原委,决心痛改前非,夫妻、姐妹终重归于好。戏剧人物是大吴泥塑拥有较高艺术价值的门类之一,“文身”即戏剧题材中小生、老生、老旦、花旦、文丑等角色人物。吴家父子将“传统”视为艺术的立足点,以其娴熟的创作技巧和高度的艺术概括力,抓住断桥相会的一刹那,通过这特定的场面及人物“亮相”,点出了一出戏的主题,使人一看就清楚人物角色,慢慢品味戏中的余韵。作品采用均衡相应式构图,有机地将三个不同动态的人物组合在长方形的空间中,并通过人物的高低不一、正侧各异,一招一式的对比方法,使人物关系互相呼应,形态单纯质朴,形象生动有趣,刻画细致入微,自然贴切,达到形神毕肖,栩栩如生的艺术高度。但见右侧的“贴旦”小青手高举双剑,怒气冲冲,欲杀许仙;中间的“闺门旦” 白素贞弯身一手挡住小青,一手指着许仙,“只为你善恶不分错认了人!”;左侧的“小生”许仙惊慌倒在地上,连脚都翘起来,“听娘子一席话,说得我悔恨满腔!”三个人物动态富于变化,面向、眼神与动作都有准确的视线投向,将感情的呼应和性格特征充分的展现出来,形象生动有趣,宛然若活,给人以美的艺术享受。

  大吴泥塑制作戏剧人物有一套较为固定的工序,分为采泥、练泥、捏塑、烧坯和彩绘五大环节,雕、塑、捏、贴、刻、划多种艺术手法并用,首先塑人物姿态,确定造型,其次根据人物的不同角色,再把泥擀成薄片,然后按照“先穿内衣、后穿外衣”的原则把泥片“穿”在人物身上,并且根据人物的身体姿势做出褶皱和翻转,使之和人物完全搭配,而披肩、鞋花、头饰上的“浮雕”图案用模印制后贴上,这也就是“压泥成片,褶片成衣”。三个人物身上袍、裙的衣纹褶折都服从动态体形进行捏塑,在刻画出衣料质感同时还要处理衣纹有虚实、静动、曲直、疏密等,使之流畅自如,以强化造型的审美情趣、丰富造型美的表现力。作品除了运用“贴塑”技艺外,在“着色”、“开相”上也十分讲究,根据人物形象及特征为泥塑着上恰当的色彩,其色彩淡雅质朴,开相笔墨简洁率真,皆以淡墨描眉,浓墨勾勒眼睑点睛,神情生动,尽显传统艺术之精妙。吴光让大师出身于泥塑世家,16岁开始随父吴来树(1917~1979)学艺,深得家族传承的“贴塑”技艺真传,将此技艺用于人物角色的塑造,彰显出自己的艺术特色。他50余载潜心于泥塑艺术的钻研和创作,作品在全国、全省各种展评中屡获大奖,精品入藏于中国美术馆、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农业博物馆、中国泥人博物馆、广东省博物馆、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年届不惑的吴宏城工艺美术师自16岁就随父学艺,与兄长一样成为大吴泥塑等24代传人,现为市级“非遗”名录代表性传承人。他执着追求,潜心研究,十多年来先后在国内外展览会、文化艺术活动演示技艺,作品在全国、全省各种展评中屡获金银奖。2013年12月他与父亲、兄长合作的《出花园》荣获第十一届中国民间文化“山花奖”。他还攻克泥塑“文寸”(大小只有“文身”一半)创作难关,使这一失传近百年的技艺在他手上“复活”,赢得了各界高度评价。

作者: 
曾广锡
来源: 
汕头日报(2015.08.30)
浏览次数: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