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针引线 人物生动——潮绣《申请入党》作品欣赏

申请入党(潮绣) 佚名

  凭借一枚纤细的绣花针,牵动五彩丝线,上下、左右舞动在平整柔软的丝绸上,展现出一幅幅动人画面,这就是东方艺术的瑰宝——刺绣,也被誉为“针尖上的芭蕾”。潮绣作为中国四大名绣之一粤绣中的一大流派,以绣艺精美细致、构图均衡饱满,金银线和绒线结合绣制,色彩瑰丽,且垫凸而富有立体感而别于其它绣种,在国内外享有盛誉2006年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当翻阅有关潮绣品的书籍、资料,映入眼帘的都是彩眉、床裙、挂饰、团花、屏风、挂屏等,几乎都是珍禽瑞兽、花鸟虫鱼、奇花异卉和神仙、博古等传统题材,而现代人物题材的作品却难得一见,尤其是文革时期(1966~1976)的人物作品几乎为零。究其原因是此时期刺绣与其他行业一样也无例外的停止了前进的步伐,创新以及创作甚少,其间若有新作问世,也得与政治挂上钩,题材选择上带有鲜明的时代特色,局限于描写国家的建设、政治人物或者突出人民群众政治生活与政治精神面貌,所以时至今日存世的作品极少,且十分罕见。

  今品读的现代人物题材潮绣挂屏,足让人大开眼界,叹为观止。这《申请入党》、《送子务农》两幅作品就是原潮州潮绣厂的技艺人员绣制的,同样是宽46厘米、高76厘米,藏于有关部门至今已有42载。作品画稿分别取材于著名画家梁岩和全太安的优秀人物国画,用绒线、金银线绣制,是对国画作品的一次再创作,在灯光照射下达到画作所不及的艺术效果,增强原作的艺术感染力,使画与绣完美统一,更体现出刺绣艺术的精妙之美。这《申请入党》画面表现的是一个白天辛勤劳作后的女知青,夜晚挑着马灯,伏在木箱上写入党申请书的情景,没有过多的环境渲染,左上方是马灯,右下方是箩筐扁担,中间是人物和木箱,马灯因此显得格外突出。马灯在此不是可有可无的道具,因为有了它,此画的境界便得到提升。其至少有两层含义,一是女青年深夜挑灯写作,迫切要求加入党组织,二是在毛泽东思想这盏明灯的照耀下,知识青年心中涌起暖流,满怀热情 ,奋笔疾书,向党组织坦露心声。黄胄之弟子金太安原创的这幅《送子务农》,画面中描绘了一位老军人和妻子将送女儿到农村接受再教育,临行前为女儿整理行装时的情景,此画作参加全国、全军美术展览。这两幅作品讲究构图,疏密有致,虚实呼应,富有变化的“笔墨”,又形成“有画外之像、有纸外之声”的效果,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绣制艺人认真分析画稿,既要准确还原画作,又要根据表现物象不同部位,结合潮绣的表现特点,通过绒线与色彩的巧妙搭配,既绣出浓淡的色彩,丰富的层次,又夸张了原作色彩的鲜明度,较之画稿更加光彩艳丽,华贵高雅,用传统的技法绣制时代鲜明的作品,有别于其它传统题材,更具艺术感染力,可谓一见难忘。

  两幅作品都以白色绸缎为底料,以平绣针法用丝绒绣出平的画面,对不同物象施以不同的针法,质感很强,用黑色丝线代替笔墨线条,精心“描绘”,使之细腻流畅,刻画人物的表情都栩栩如生,给人一种温馨平和的感觉。说起以画为蓝本的刺绣品,其实已屡见不鲜,那这两幅画究竟有什么独特之处呢?当我仔细观看画面才知道其绣制技法的不同,潮绣的特点十分明显。这《申请入党》画面上的马灯和扁担先垫上一层薄棉絮,再在上面用银线绣制;箩筐和绳索用较厚的棉絮垫底,后再在上面钉上金线,用深与浅的褐色线进行“勾勒”,显得纹理清晰,层次分明。而《送子务农》画面下方装脸盆的网袋和绳子,却是用纸丁作为垫底,在其上面钉上银线,与平绣的脸盆形成对比,层次感强烈,恰到好处。这两幅作品运用金线、银线、绒线结合绣制,垫凸而富有装饰性,色彩瑰丽而不俗气,具有强烈的浮雕感,与平绣的人物形象构成对比,浮凸中还有厚薄之分,产生出浑厚、立体的质感,潮绣独有的艺术特色十分鲜明,堪称金绒混合绣之佳构。转眼就四十余年了,对于那个年代的所有青年们来说是无法抹去的一段经历,今赏读这两幅潮绣挂屏,或许会触发了他们对三、四十年前那段沧桑岁月的真情怀念和遐思,也因此能够填补潮绣这一艺种的空白。

作者: 
曾广锡
来源: 
汕头日报(2015.06.14)
浏览次数: 
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