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透清灵 精致美妙——紫檀仿古架子床《龙凤呈祥》欣赏

龙凤呈祥(架子床) 林桂标

    中国古典家具是在生活、工作或社会实践中供人们坐、卧或支承与贮存物品的一类器具,具有独特的美学个性和实用价值。在广东省传统工艺美术产业十一个大类中,“工艺家具”列为一大类,主要品种指硬木家具、镶嵌家具。现年63岁的林桂标先生,近三十年来一直从事中国古典家具的研究、设计制作、整复和经营,其为人处事十分低调,从未在新闻媒体上“抛头露面”。日前,我到他那参观,数百平方米的地方陈列着利用紫檀木表层制成的商、周、秦、汉、三国、晋、隋、唐、宋、元等年代家具,既有供神俎、百宝箱、刀币神俎,也有天香几、中军座、飞禅墩等,各种各样,还有紫檀木霸王顶拱画案、竹节中堂宝座、仿雍正九龙宝座、仿雍正耕织柜、仿成功大宝座等等,琳琅满目,真教人眼界大开。在一件紫檀《龙凤呈祥》仿古架子床前,我驻足观赏良久,更为其优美的造型、流畅的线条、雕刻的精美,用料及结构的合理而赞叹不已。

    架子床在中国古典家具中归属于“床榻类”,是古代床类的重要品种。这件《龙凤呈祥》架子床选用的木料是目前最珍贵的木材,也是紫檀木中最高级的小叶紫檀,显得十分珍贵。林桂标先生自己设计、绘制图纸并监制的这件架子床长212厘米、宽165厘米、高235厘米,以大明万历年间的三边汇集、金字角承;六榫二别,明眼边拈;明芽暗串、间丝难容;走马紧梢、并枝连理等为结构,融龙凤、牡丹、莲花、彩云、飘带等为一体。该床制作工艺非常考究,观赏性很强,其基本造型是在床的四周安上四条立柱,每条直径4.8厘米、高166厘米,有上盖顶蓬,四周饰以围楣;床下方左右两面装饰围栏,床身上部为束腰,下部是兜转有力的“香蕉”腿足,具有明式架子床简练、清灵而大方的特征,给人以整器典雅大方,古朴端庄,装饰华丽,十分珍贵的感觉。其设计精巧、工艺精细,显见林桂标先生的用心和智慧,整件器物取明代永乐年间的木雕艺术特点,以通雕为主体,使之有一种空透清灵之气,集广东潮州工、福建永春工、安徽屯溪工、浙江东阳工的技艺和刀法融于一床,精致美妙。但见细腻精致“潮州工”雕刻的四只祥瑞武麒麟,每只长31厘米、宽14厘米、高9厘米,托着“香蕉”腿足,架起整张大床,好像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担起这个家。床两侧围栏是苍劲有力“屯溪工”雕刻的牡丹花和蔓草纹,每块长151厘米、宽4厘米,并与床上分布四下角的8只姿势优美的“凤头龙尾”圆雕饰件,形成对应,互为映衬,寓荣华富贵和茂盛长久之意。床上楣分别装饰上蜿蜒似流水“永春工”雕刻的两长两短、细小如丝的缠枝莲,纹饰精美,委婉多姿,富有动感,寓意生生不息、万代绵长的美好愿望。床盖顶蓬是“东阳工”雕刻的几何和万字纹,与团龙图案联在一起,无论从任何一个方向看,它都成为品字形。团龙分一大四小,中间的直径45厘米、厚2.5厘米,位于四角的直径30厘米、厚2.5厘米,三层通雕,5条龙动态各异,矫健腾舞,风云流动,浪花飞溅,充满活力,富有潮州传统木雕的技艺特色。架子床的最高处取三莲子满结圆雕,直径70厘米,以示连连得子之意,这就是百年好合的最高境界。整件架子床寓意深刻,虽然这是现代制作,但当这些技艺汇集在一起的时候,就显得那么的融洽、和谐,尤其是深谙明代永乐年间艺术品的收藏者,无不惊叹。

    这件架子床用料是小叶紫檀木,不掺杂其它任何木料,由于小叶紫檀木料来之不易,从木工到雕刻的师傅都惜木如金。在制作之前,林桂标先生亲自和师傅们对每一块木料进行反复观察、衡量,精打细算,不经过深思熟虑,决不会轻易动手,精心选料,对木工的每一个榫卯都认真设计和制作,一丝不苟,倾注了大量的心血。14位木工、雕刻、打磨师傅,每天工作5个小时,历时3年才完成此珍贵的经典明式家具,再现中国传统文化精髓,体现其继承和弘扬古典家具的传统文化,对古典家具艺术如痴如醉的执着追求,凸显林桂标先生在中国古典家具研究、设计制作上的高深造诣。林桂标先生早年从事文艺和文物鉴定、收购工作,1985年开始中国旧家具收藏、整复,潜心对中国传统家具历史进行考察和研究,并从事仿古家具的设计制作。目前他担任香港中国古家具历史研究会会长。我们在欣赏《龙凤呈祥》紫檀仿古架子床赞叹之余,更期望着林桂标先生更多更美的古典家具问世。

作者: 
曾广锡
来源: 
汕头日报(2014.01.26)
浏览次数: 
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