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后绣娘”传艺“00后绣娘”:古老潮绣永远“潮”

羊城晚报采风团在祝书琴师徒授艺学艺时现场交流

聋哑女弟子张潇绚学艺进步神速

  近日,羊城晚报报业集团副总编辑周建平博士率众多编辑记者到粤东潮州进行文艺采风,在潮州市区牌坊街一家名为“潮绣世家”的绣品展示厅里,周建平一行对潮绣精品及其精湛技艺赞叹不已,而“潮绣世家”创办人、省级潮州抽纱刺绣技艺传承人祝书琴精彩动人的现场讲解及其聋哑人女弟子张潇绚的现场绣艺展示则给大家留下了深刻印象。

  9日冬夜,羊城晚报记者专访祝书琴这位潮州“60后绣娘”,探寻潮绣背后的传承故事。生于1964年的祝书琴认为,有着千年历史的潮绣时至今日虽是一项很古老的传统工艺了,但传承好潮绣这门艺术永远是“最潮的事情”!

  “高手妈妈”耳濡目染,“辟线一毛”艺臻化境

  为使自己的介绍不抽象而更形象,祝书琴搬出了珍藏多年的“百宝箱”,里面贮存的都是曾几何时的潮州抽纱刺绣技艺精工样品及技法说明、针法秘笈,每说到其中一种技法,她就展示了箱里的实物加以佐证。“人们常称的‘潮绣’,其实包含了潮州抽纱及潮州刺绣两大技法范畴,抽纱技艺要高于刺绣,但凡抽纱技法出众的话,则一定就能驾驭刺绣的系列技法了;而刺绣技法出众的话,则不一定能胜任抽纱的系列技法。”

  据介绍,祝书琴的母亲就是一个擅长精品抽纱的民间潮绣高手,在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许驸马府旁边的“金山抽纱社”里名噪一时,从小受这一氛围的耳濡目染,祝书琴6岁起就从能绣“枕头花”起步。祝书琴介绍说,潮绣有个术语叫“辟线”,高手能将一条绒线“辟”成八丝而绣,高手中的高手能继续将“一丝”辟成“八毛”再绣,“一毛”的概念就是相当于一条天然蚕丝的原始直径!这就是“一绒八丝、一丝八毛”的技术高度,代表了潮绣的高深技艺化境,而她自己就做到了。

  然而,凡事盛极必衰。到了上世纪80年代末,由于机绣的诞生,手工潮绣因没法批量生产,渐渐被机绣取代,“抽纱社”、“绣庄”纷纷解体,后来电脑绣的出现更将手工潮绣打进了“冷宫”,潮绣没落了,渐渐没人再学潮绣了。“当时潮绣受到彻底冲击,在此后的十几年里基本没人学、没人做,完全处在断层状态。”祝书琴提及此便面露憾色。

  “潮绣入遗”灵光闪现,“抢救濒危”化危为机

  但祝书琴喜爱潮绣之心却一直没有改变,反而,有了一定经济实力更触发其“潮绣情结”里那颗感恩的心,让她时常渴望能为“潮绣中兴”做点什么。

  契机来了!2006年,走出寒冬期的潮绣被列为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经与前辈老师傅们探讨后,祝书琴毅然决定尽自己的财力投身于收购和创作潮绣精品这工作中,以此抢救这一濒危的国家级非遗工艺形式。心动不如行动,2007年,她正式注册成立“潮绣世家”,并做足了申请商标、品牌等知识产权范围内的保护措施,大量收购散失于民间的潮绣作品、精品,两年间,她回购并收藏的潮州抽纱、绒绣、洋金银绣等各式潮绣精品就多达近千件。

  2008年,祝书琴组织起过去年代的民间“绣庄”,让这一已销声匿迹多年的传统工艺社团“再现江湖”。难能可贵的是,她将跟母亲同时代的潮汕民间资深老师傅、老艺人都请回来,进入她开办的绣庄“再就业”,重拾旧技、月薪养老,后又化整为零,让那个时代的“抽纱社模式”再度中兴,让老艺人们按照就近地域集结工作,而她更与时俱进地将绘画技术引进到潮绣传统技法中融会贯通,创造出了崭新的“新潮绣模式”。到目前,她集结起来的骨干老潮绣艺人已有20人,其他艺人近百名,最年长的老绣工已74岁,仍活跃在潮绣技法最前线。

  “收徒之路”历尽曲折,“00后绣娘”登堂入室

  “60后绣娘”祝书琴传承潮绣故事里最让人津津乐道的“华彩篇章”,当数她跟“00后绣娘”、现年14岁的聋哑女孩张潇绚的师徒结缘传奇了。由于如今的“后生一代”很多人已不愿意再从事潮绣这一“枯燥寂寞”的传统行业,这包括祝书琴自己的几个子女,她所收的10多人次“徒弟”也均先后“耐不住寂寞”而纷纷作鸟兽散。

  直到2012年底,有人向她推荐了在汕头市聋哑学校就读的饶平女孩张潇绚。当见到小潇绚那一刻时,祝书琴心头一震:多么有灵气啊,就是她了!经过若干次的说服及磨合,2013年6月,张潇绚的父亲终被祝书琴的诚实感动,才同意13岁的女儿转到潮州师从祝书琴学艺,为此,张父还辞掉在惠州的工作,全职陪护女儿“古城学绣”。张潇绚在安了人工耳蜗后,每天白天学绣艺都在5小时左右,夜里则跟父亲学发音等技巧,并同时研习美术,一年多来,进步神速,针法稳健、线条流畅,一些精细针功都基本掌握了,这令祝书琴万分欣喜:“一般一名大师级的潮绣绣工要历经十年的100多道工序的锤炼才能成大器,我相信,按所学的进度,十年后,张潇绚虽然才24岁,但她必定会成长为‘潮绣大师’,她的人生从此因为潮绣而改变!”

标签: 
作者: 
杜文杰
来源: 
羊城晚报(2014.12.11)
浏览次数: 
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