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划细腻 神形兼具——木雕《八仙八骑》欣赏

八仙八骑(木雕) 陈炎坤

    早在唐、宋时,八仙的传说便在民间广为流传,尤其是明人吴元泰的神魔小说《八仙出处东游记》出现之后,更使八仙成为妇孺皆知的人物。八仙自古至今一直成为传统工艺美术的石雕、木雕、金漆画、刺绣、灰塑、陶瓷、剪纸、砖雕、竹雕、贝雕等很多艺种表现的题材,“暗八仙”象征着八仙庆寿之意,也作为吉祥纹样而被广泛采用。今文中这两条幅髹漆贴金的木雕《八仙八骑》作品,已是人们十分熟悉的题材,但其在构图布局、表现手法上却独具匠心,值得为之赞叹。这是汕头木雕工艺美术师、省级“非遗”传承人陈炎坤在1991年创作的。

    人物题材历来在潮汕木雕中占较大的比例,戏曲人物、民间故事、神话传说,丰富多彩。如今在乡村的祠堂、庙宇的建筑装饰中,还仍可见到人物题材的木雕,而进入城市家居装饰或陈设的大都是花鸟之类,所以人物形象的作品也就较为少见了。这一套两幅的木雕挂屏呈条幅状,每幅高70厘米、宽13厘米、厚5厘米,在此条状狭窄的规格上来表现8个人物形象较为困难,作者在构图上是花了不少心思的。因画面无法按传统的“s”、“之”形来布局,就采用祥云的缭绕来作为径路,交代清楚人物形象的走向,给人以八仙从天而降的感觉。每幅的四个仙人与坐骑的位置一左一右,四个仙童也随之变换,或前或后;两幅仙人的坐骑除上方各一只昂首外,其它六只都是回头;每个仙人与仙童的神态都互相呼应,生动有趣,惟妙惟肖,呼之欲出。但见左右侧这两幅画面上的铁拐李蓬头虬髯,头戴金箍,一手拿着拐杖,一手高举葫芦;汉钟离头上梳着两个大丫髻,袒胸露肚,乳房下垂,左手摇着一把芭蕉扇,右手托着一盘大寿桃;韩湘子吹着横笛,悠闲自在;身穿官服的曹国舅手持阴阳板,喜气洋洋;银须飘拂的张果敲打着鱼鼓,笑容可掬;吕洞宾头戴华阳巾,背负宝剑,手拿一把扇子,风流潇洒;蓝采和一手执着如意,一手却拿着竹竿挑着花篮,眯着笑眼;何仙姑一身村姑打扮,手持荷花,脸露笑容,八个仙人形体结构的比例适宜,情态各异,形神兼备,性格鲜明,刻划细腻,栩栩如生。分别跨坐着马、羊、驴、麒麟、四不像、狮、象、鹿等,姿势不一;人物的头部或仰、侧,或正、俯,无一相同;八个天真活泼的仙童或紧随后面,或迈步向前,或手捧简筒,或肩挑书箧……,既与八仙形成呼应,又起到陪衬的作用,情趣横生。整体上巧用人物形象飘拂的衣衫和祥云飘动作为连接,“飘”使造型生动,线条流畅,层次丰富,既不破“柴面”,又使繁杂的画面有疏密得宜,玲珑剔透之感,从而构成了一幅统一而有节奏的场面。

    这两幅作品将传统的通雕、浮雕、沉雕等多种技艺揉合在一起,根据不同物象施用不同技艺,对人物的神貌、身段、服饰、动作和坐骑形态的精雕细刻,凸显了潮汕木雕多层镂空的艺术特色。陈炎坤工艺美术师年近六十,他于1972年进汕头市木雕厂随名艺人周遇宝学艺,1983年就开始带徒传艺,培养了新一批木雕学徒,成为年轻的师傅。此后又到汕头工艺美术学校进修,回厂后参与了为广州东方宾馆创作大型木雕《大观园庆元宵》、《清明上河图》。1999年自办木雕经营部,继续从事木雕艺术创作,为酒店、家居、祠堂,寺庙创制大量作品,一些作品近年在省民间工艺精品展上获银、铜奖。他用木格装饰来衬托木雕作品,在传统表现形式上令人耳目一新,备受各界人士的赞赏。

作者: 
曾广锡
来源: 
汕头日报(2012.02.26)
浏览次数: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