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丝编织 巧夺天工——编织画中堂《兰竹》欣赏

兰竹 (竹丝编织) 夏瑞龙 等

    笔者曾在“潮汕工艺档案”这一栏目中,撰文介绍了广东省工艺美术大师、省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夏荣居的竹丝编织画名作《梅兰竹菊》,文中提及其儿子夏瑞龙,女儿夏燕玲、夏燕霞和儿媳吴田芳等继承父业,使此门技艺后继有人,称得上“竹丝编之家”,在工艺美术界传为佳话。今文中这幅中堂《兰竹》配对联的作品就出自夏瑞龙、夏燕玲和吴田芳等三人之手,一点也不比父亲的作品逊色,令观者为之赞叹!

    揭阳竹丝编织画始于宋代,是潮汕地区乃至广东省独有的艺种,它有别于竹刻、竹编制品、竹丝帘画,这一传统技艺较难学,今又没有太大的市场需求,故愿随师学艺者寥若晨星,家族传承成了主要形式。夏家子女都是自七、八岁就开始随父学艺,在父亲言传身教下,练就了一手“绝活”。这幅《兰竹》作品由中堂画幅及一副对联组成,中堂画幅高109厘米、宽54厘米;对联的每幅分别高109厘米、宽31厘米,以郑板桥的“兰竹”和“妙墨旋疑漏 雄才欲唾珠”对联为制作图本,夏瑞龙编织中堂画幅《兰竹》,夏燕玲和吴田芳分别编织左右对联。画面上层次有序,浓淡相宜,只有近观才知道是用一条条薄如膜、柔似纸的竹丝编织而成的,既保留了原作的神韵,又极具独特的艺术感染力。这套作品选用当地生长的灯笼竹,通过去竹目、竹青、内层,剖割削篾,每一条竹篾须经自制的工具拉成丝,使竹丝均匀平整、光滑、细密,而且带有丝光,再经过漂洗、染色、防腐等若干道工序的处理,在通风阴凉的地方进行晾干,此后才可适用于编织。就这幅中堂画作来说,仅用自制的“剑窗”分剥竹丝就用了8天,总共3520多条,每条长75厘米的;对联的每一幅用了1400余条竹丝,每条长58厘米,分剥这些竹丝需要4天,由此可见其难度之大。

    竹丝编织画主要通过编织、包缠、针串、盘结等多种技法,编织出丰富多彩的纹样,采用疏密对比、经纬交叉、穿插掩压、粗细变化等手法,使编织的平面上形成凹凸、起伏、隐现、虚实,宛若浮雕般的艺术效果。其父夏荣居大师创造的“黑白两织”编织技法在他(她)们手里得到十分熟练地运用,画面上的黑色线条和块面反映到背面变成了白色,而正面是白色,反映到背面就是黑色,使之黑白分明,对比强烈,增强了画面的审美效果,独具竹丝编织的艺术魅力。这幅中堂画的编织用了92天,一条对联也得编织45天,所有都是从画幅的左下角开始编织,然后逐渐向上延伸,并不是十分容易的。说起夏瑞龙随父学艺还有一段趣事,在过去农村的孩子们每天或要帮家里捡些“柴火”,或帮家里大人养猪喂鸡,或到生产队去“放牛”挣点工分。1985年时刚八岁的夏瑞龙为了不去干这些农活,“偷懒”才愿意在家学削竹篾、抽竹丝,也就从此继承了父业,与竹丝编织结缘。初中毕业后他用了五年多学习编织字画,如今已十分娴熟地掌握了十余道编织工序的技艺,且学有所成。2004年作品《菊》在中国文联、中国民协主办的“首届中国民间工艺品博览会”上获银奖,2006年作品《毛泽东主席像》入选第二届广东省民间工艺精品展,2011年11月被揭阳市人民政府授予“揭阳市工艺美术大师”称号。

作者: 
曾广锡
来源: 
汕头日报(2012.08.19)
浏览次数: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