髹漆贴金 技高艺精——六角木雕馔盒的髹漆贴金工艺欣赏

金漆木雕《六角馔盒》。通讯员 摄

  潮汕地区的木雕已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以其独特的多层镂空、髹漆贴金而饮誉中外。然而,长期以来人们在欣赏金漆木雕作品或报刊发表的文章中,关注的几乎都是作品的构图、雕刻技艺如何之精美高超,对于髹漆贴金这门传统工艺都是用“金碧辉煌”一句话来表达。其实这有点“不公平”,没有髹漆贴金何谓金漆木雕!髹漆贴金也是潮汕的一门传统工艺,尤其是建筑木雕、神器木雕的装饰更离不开髹漆贴金,红花还须绿叶来映衬,从艺者谈不上评什么职称或拿什么奖,实在是被人们所忽略的“无名英雄”啊!至于漆艺水平的高与低,内行人只要一看金色效果、雕刻物象的纹饰就知,亦可见是否偷工减料。在潮汕地区漆艺行业中揭阳的推光漆(行内称“退光”)、脱胎漆、木雕的髹漆贴金历来享有盛誉。

  眼前这件仿清代的六角三层木雕馔盒长72厘米、宽27厘米、高48厘米,嵌有十肚大小不一的木雕,正面五肚分别是“炼丹济世”、“郭子仪遇月华”、“仙姫送子”等,后面五肚却是骏马、博古、花鸟,还配置18条枋栏、32条围栏、6条盘龙柱、6只狮子和38粒莲蕾,这是揭阳的刘少隆和杨细容合作制作的。

  我今为之介绍的是杨细容精湛的漆艺,作为神器木雕一定离不开金漆工艺,这件作品光滑明亮的推光漆和金光闪烁的髹漆贴金工艺,令所有行内外人士都赞不绝口。从木雕白胚到推光漆和贴金,都用大漆作为原料,每一处“枝骨”接缝都要贴上漆布,等阴干后填上多遍下地(即漆灰)。而填漆灰时不能把左右各一毫米的线条给糊着,应让其清晰笔直,做这些很费时间和精力,操作要极其认真和专注,既不能急也不能马虎。填好漆灰后要通过水磨,磨滑后涂上多遍下地漆、熟漆、退光漆,用手工推光。其实最难做的是吊漆线,整个馔盒大约有长短不等的二百条线段,或凸或凹,左右都有遮挡,且“枝骨”与木雕是连在一起的,不可分拆。杨细容运用家传“绝招”,不用借助尺子,而是左手拿馔盒,右手执一支毛仅一毫米高的吊线刷蘸粘稠的熟漆(因加原料以致粘稠),在不到一毫米宽的线段用拇指、食指执刷,中指和其他手指靠工件“枝骨”边,一气呵成,线条十分笔直、大小一致,可谓笔下见真功夫。而髹漆贴金也非易事,同一碗漆,它会随气候变化而改变质量,天气凉不干,气温高易起皱。杨细容为了保证贴金效果,有空便在工场调试用漆,工场里几十节竹子都涂上一层又一层的大漆。木雕人物面部不到0.5厘米宽,要漆到五官、刀纹清晰,而石头、马匹肌肉光滑的地方要处理得饱满厚重,有肉头、无刷痕和粗点,这需要有高超的技术才能做到的。就调金地漆而言,这得全凭她自己多年的经验,买品质最好的生漆,通过过滤、搅拌,目测不同漆底颜色加入不同的矿物质颜料,还要根据气候冷暖进行调试。而从生漆调试到可作金地漆少则一周,多则半个月,或更长时间。这件六角馔盒从白胚到髹漆贴金需要三十多道工序,每一道都要求十分认真,才能做出黑与金的精美效果。纯用大漆做工艺品既耗时间又费精力,在当今浮躁的社会中,愿意从事这项工作的人已寥寥无几了。

  

    相关链接

  杨细容年刚40多岁,原籍揭西县棉湖镇,其父亲生前是原揭阳县工艺厂金漆组的工艺美术师。1981年父亲去世后,她便辍学来到该厂随大哥杨汉周(2011年逝世)工艺美术师和几位老前辈学习漆艺。她虚心请教,执着追求,在兄长的言传身教下,掌握了由下地到金地漆、退光漆、贴金的传统工序流程,期间经常随兄外出做漆艺,尤其是贴金已独当一面。

  1983年,她参与大型金漆木雕挂屏《贾元春省亲》(当时揭阳县工艺厂为香港好世界酒家制作)贴金,此后又为揭阳城隍庙、北门关帝庙、西郊关帝庙、西郊伯公庙等大量的祠堂、庙宇建筑木雕、神器木雕髹漆贴金,赢得各界人士和同行的高度评价。杨细容继承父兄所传的手艺,辛勤劳作,精益求精,尤以家居木雕精品的髹漆贴金见长,成为当今有口皆碑的漆艺名家。

作者: 
曾广锡
来源: 
揭阳新闻网 http://www.jynews.net
浏览次数: 
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