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重典雅 精美绝伦——清代金漆木雕方型香炉罩欣赏

方型香炉罩(金漆木雕) 佚名

    香炉罩,亦称宣炉罩,造型由底座和罩两部分构成,常见的有六角型、圆筒型、四方型等,罩面有孔洞,罩顶开孔,四周嵌饰精美的木雕构件,有人物故事、神话传说、花鸟虫鱼、珍禽瑞兽、博古静物等纹饰,结构紧密,雕刻精致。平时置放家中大厅或书房的几案上,每逢喜庆之日或祭神祀祖时,置宣炉或小香炉于罩内,炉中焚烧香料,香气从罩顶的小孔和四周的孔洞缭绕而出,香气盈室,令人心旷神怡。今品读的这个清代金漆木雕方型香炉罩,1960年就被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收藏至今,由于年代久远,已经无从知道究竟来自何地。然而,从香炉罩的制式、推光漆运用,到木雕图案纹饰、雕刻技艺和髹漆贴金等多方面来看,我可以肯定就是潮汕地区木雕先辈们制作的。

    在潮汕地区木雕神器装饰类中,香炉罩历来都作为其中品种之一,它集木工、木雕、推光、贴金等于一体,凭单独一门技艺是无法完成的,十分费工耗时,如今在木雕行内已难见有艺人制作,人们也就只能在各级博物馆的展览一睹其“容姿”了。这个方型香炉罩由底座、方罩两部分组成,整个连底座高35.5厘米,其中底座长与宽为29厘米、高11.5厘米,方型罩的宽和高为27厘米,四个雕刻主体画面的宽与高约仅有19厘米,显得小巧玲珑,精妙典雅。整体上揉合了圆雕、浮雕、沉雕、通雕、锯通雕等多种技艺,雕刻极为精致,融推光漆、髹漆贴金于一体,黑金相衬,相得益彰,富丽堂皇。瞧,底座四周围栏嵌八块锯通“石隆”纹为栏板,分别位于左右两侧,中间饰沉雕“楚尾”;十六条望柱上置两层莲蕾,下衬托底浅浮雕花草纹,束腰处嵌锯通卷草纹枋栏;四只腿足是浅浮雕的传统呑头衔朵花,下面爬伏着四只躯体浑圆的圆雕小狮子,狮头上昂,耳朵耸起,双眼圆睁,鼻大嘴阔,面部肌肉束起成疙瘩状,颔下长须飘拂,头颈部与腿部布满旋涡状的卷毛,夸张的尾巴鬣毛束成条状,与高昂的头部形成动势呼应,充满了装饰性和韵律感。这四只小狮子可随意转动,但小狮子的额头必须对准朵花,张开的嘴与上方呑头形成对应,不可乱摆放的,这也许是民间传统艺术约定俗成的“规则”。底座四面的“脚花”在方曲纹内通雕葫芦、葡萄、苦瓜、扁豆等,这些都是藤蔓绵延,结果累累的植物,寓“人丁兴旺”、“子孙万代”、“同甘共苦”、“四季平安”之意,可谓匠心独运。

    底座如此精致,上面方型罩的雕刻布局和技艺更是精美绝伦,木雕先辈们高超的技艺水平使人见之拍案叫绝。但见方罩在推光漆框架内每一面主体外框饰四条托地浮雕卷草纹枋栏,纹饰线条流畅,排列有序,且每一条中还见两个“金瓜”,所以显得十分特别。四面采用的是多层镂通雕技艺表现古代人物、神话传说、博古静物、花鸟虫草等四种不同题材,布局丰满,不破“柴面”,多而不乱,层次分明,玲珑剔透,刻划细节,刀工娴熟。尤其是人物衣袍、博古花瓶的“托底浮花”,极为精细,难得一见。就拿这三层通雕的《福禄寿星》来说,画面上亭台主次分明,树木穿插其间,鹿鹤互为相衬,侍女端茶,孩童玩耍,慈祥可敬的“禄星”手执一柄如意,站于中间殿堂之上;左下侧额头隆起的“寿星”一手捧寿桃,一手拄手杖;右下侧笑容可掬的“福星”右手抱婴儿,左手还牵着后面的孩童,此种表现形式十分少见。整个画面人物有老有小,有男有女,有高有低,形神俱备,栩栩如生;景物搭配或正或侧,或藏或露,或前或后,疏密相间,错落有致;尤其是所有人物形象身上的衣袍除了必要衣褶刻划外,其余的全都用“托底浮花”加以表现,十分细腻,凸显细刻(木雕行话称“批”)技巧之精湛,笔者从未见过,真是大开眼界。

    花鸟历来都是木雕艺术取之不竭的表现题材,这方罩的另一面将梅花、喜鹊、扁豆融为一体,寓“喜鹊登枝”和“四季发财”之意,别开生面。瞧,画面上梅干虚空盘曲,梅枝穿插得势,繁花缤纷,花苞初绽,向背得体,花蕊圆突,并分别饰蒲纹和阴线束丝纹;扁豆藤须卷曲,硕果参差累垂,豆荚饱满露仔,豆叶平展,叶面单细阴线“勾勒”脉纹,双阴线突棱;上下六只短喙、圈眼的喜鹊,以鳞瓣和细阴线饰羽纹,多姿多态,或展翅垂尾、或翘尾敛翼,或停落枝头、或振翅飞翔,上下呼应,灵动隽逸。尤其是右上侧在梅花、扁豆掩映下另有一番景致:一只爬行在豆叶上的螳螂伸出前腿捉拿一条小虫,而在上方的枝干和叶片上还分别藏有一只蝉及蜗牛,一只喜鹊此时翘尾张翅,头朝下作俯冲之势,眼瞪着小虫,似乎要与螳螂来争抢一下,有情有趣,妙趣顿生,充满浓郁的田园气息,别有韵味。画面构图上繁而不乱,层次清晰,穿插有序,气韵苍古,刀工洒脱,精细入微,极具独特的艺术感染力。神话、花鸟题材都刻划得如此精妙,其他的古代人物、博古也就不用再赘述。零距离欣赏这个小香炉罩,倍感幸运,笔者不由得对清代潮汕木雕先辈们的精湛技艺水平而翘指赞叹。

作者: 
曾广锡
来源: 
汕头日报(2014.09.21)
浏览次数: 
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