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材施艺 意蕴独具——水晶摆件《独钓寒江雪》欣赏

独钓寒江雪(水晶) 纪树贤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唐朝柳宗元这一脍炙人口的诗句,生动地刻画了一个寒江独钓的渔翁形象,在漫天大雪,几乎没有任何生命的地方,有一条孤单的小船,船上有位渔翁,身披蓑衣,独自在大雪纷飞的江面上垂钓。今读的水晶摆件《独钓寒江雪》正是以此作为表现主题,融绘画与雕刻于一体,意蕴独具,这是工艺美术师纪树贤之又一力作。

    有创意的艺术作品,有两种形式,一种是在传统题材中创造新形象,另一种是别开生面,用独特的形式去表现新的题材。自古至今,无论在东西方,水晶都以其晶莹透明、温润素净的特性被人们当做圣洁之物,是吉祥的象征。水晶雕刻品作为一种造型艺术,它的创作过程有别于木雕、石雕、泥塑及其它艺术雕塑,它与玉石雕刻一样受制于原材料和制作工具,在题材上也有一定的局限性。故此必须根据晶料的特点进行构思,选择最适当的题材和雕刻技法进行创作,才能成为一件完美的艺术品。这块天然水晶宽24厘米、高26厘米、厚11厘米,在晶体后面外附有黄色皮体,内包裹灰色火山泥矿物质及白色棉絮,在晶体内浮现如白雪、起伏山峰等天然异象,这也就是一块好的水晶料。作者依据材料的形状、体积等固有条件,尽可能利用材料的最宽点和至高点,保留材料的全部,继而根据材料的特点进行构思,确定选取“独钓寒江雪”作为表现题材,力求使水晶料的天然美与艺术美相融合。为使构图体现意境美,确实是花费了不少心思。只有好的构图才能达到突出主题、营造美感和意境的目的。人们向往情景交融、虚实相生的意境美,通过不同形式进行表达挥发情感,意境在诗文中体现在文字上,音乐里体现在旋律中,画家则通过浓墨重彩来让人如临其境,而作为雕刻艺术就是通过精心设计,反复琢磨,赋予材料以生命,给人以一种意境美。在这件作品的创作上,他因料设计,采用烘托渲染的手法,极力描绘渔翁垂钓时候的气候和景物,注重构图和意境的营造,将白色的棉絮作为积雪的山峰,悬挂的白冰,黄色外皮和灰色内包裹成为连绵的山峦,下面剔透部分为江水,从而为渔翁精心创造了一个广袤无垠、万籁俱寂的背景。此外为突出独钓渔翁形象,还将其巧妙地改为坐于石头上。但见画面上大雪纷纷扬扬,覆盖了千山,遮蔽了万径,冰雪送来的寒冷制造了一个白皑皑的冷清世界,远处峰峦耸立,近处江水荡漾,然而山无鸟飞,径无人踪,却有一位戴着斗笠的渔翁,身披蓑衣,独自坐在江边的一块大石头上垂钓,旁边还放着一个渔篓,一条活蹦乱跳的大鱼已上钩,好一幅“独钓寒江雪”画图跃然眼前,多色相映,动静结合,意境深远,给人一种舒心惬意的感受。

    为充分体现水晶天然美的特点,在雕刻上保留材料的完整性,不破坏包裹物和棉絮,尽量少雕刻或不雕刻,将绘画艺术以刀代笔融入雕刻中,因材施艺,用浅浮雕技法在左下侧刻划了渔翁的形象,在下边透明与棉絮晶体交汇处,用阴雕简单的线条来表现江面水纹,使大块空间和细腻刻画相得益彰,从而使作品的内部包裹物与外部刻画相协调。尤其是为避免画面的呆板,将钓竿、丝线刻成弯曲与飘逸形状,既制造出动感,又柔化石头、人物的生硬感,产生对比,整件作品似乎就是一幅用流畅线条来描绘的“工笔画”,水晶的天然美和工艺美互为辉映,构成一个完美的整体。此外,还通过抛光处理,将表面磨细至镜面的状态,使光照射其表面尽可能多的规律性反射,呈现出晶莹美丽的晶质光泽。在水晶雕刻主体的下面,又再配上红木雕刻的水花、松树等,作为主体的延伸,使之浑然一体。

    水晶摆件《独钓寒江雪》的确是一件富有创意,值得赞赏的佳作,在5月举办的2014年第十届中国(深圳)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会上,此作品参加“中国工艺美术文化创意奖”的评审,赢得专家评委们的好评获得了金奖。

作者: 
曾广锡
来源: 
汕头日报(2014.06.22)
浏览次数: 
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