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商文化,博大精深,兼容并蓄,历久弥新。

陈慈黉故居 陈 史 摄

饶宗颐为刘昉撰写的传记,原篇名“刘龙图昉”。

  我从小在乡下生活,最喜欢去的地方是巷头的闲间,当个见习茶童,听长辈边喝茶抽烟,边从暹罗到猪槽地闲聊。长辈乡亲中不乏见多识广,言谈“龟怪”(古怪)之人。潮州方言中,有许多诙谐、幽默的成分,口语则十分鲜活、生动。

同盟会南洋支部旧址

桃山谢氏家庙外貌。通讯员 摄

  清代,有位运姓将领,从小士兵做起,一直做到陕西定边营的副将,清《陕西通志》记录了他6年的任职履历,却没有片言只字业绩,笔者从一大堆人名履职表中整理出了他在军中的履历简介——陕西掌印都司前营游击运万良,长安人,康熙三十八年(1699)任;

  揭阳京冈为孙氏聚族居地,南宋时因孙乙自南京高邮(今扬州高邮市)来任揭阳知县,遂家焉。至今近千年,其子孙蕃衍各地,10多万人。京冈现存祠堂大大小小近30座,留下不少楹联,今据其要者谈之以增联话。

页面

订阅 RSS - 历史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