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党中央强调各级干部要“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今天,很有必要倡导学习一千多年前一心为民的韩愈。    

    
 
    澄中版画创先河,方有艺乡誉远播。 
 
    莫道书生凭意气,志存家国谱壮歌。 
 

    本人长期在潮汕地区工作,对潮汕文化略有接触,参加过潮学研究方面的国际会议,拜读过这方面的论文,从中受益良多。我感到,潮汕文化是一个巨大的宝藏,过去,我们在这方面的研究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但还有待于进一步发掘和深入探索。在此,本人想就今后潮汕文化的研究思路等方面提出几点意见,以就教于有关专家和各界人士。 

    
 

    榕江中游南岸的关埠镇,古代与达埠(即今汕头濠江区)、庵埠合称潮州“三埠”。这里是榕江水上运输枢纽,是古代潮汕重要商埠之一,又是兵家必争之地的古战场。 
 

    民族英雄郑成功收复台湾至今已有348周年了。吉祥之日,我来到当年收复台湾的发祥地———南澳岛原总兵府(现是深澳镇委、镇政府地址)前,站在“招兵树”(古榕树)下,眺望台湾,心香一瓣恭祭郑公英灵。 
 

    《宁海神缘》中“海上有护海使者妈祖,陆上有三山国王。”这是潮汕海上与陆地保护神。 
 
    《剪辫记》中添德添来两卜卦先生谋生计:“明日是三月三。三月三,六月六,九月九,是圣日,要拜三奶。”“天未光就有人欲来拜三奶,要预备个缸来装米。”添德推算“林秉金年犯天狗,月逢三煞,秉金舍娘听着惊到泄屎,伊口旦天未光就欲来拜三奶,求三奶推抹推抹。” 

    
 
    近来,把汕头建成文化大市,提升潮汕文化创造力,已成为群众思考、议论、向往的热门话题。这是一件大喜事。 
 
    作为汕头市民,想趁“大家谈”栏目开辟之良机,提出一些建议。是希望,也算尽一点责任。 
 

    26年前一篇有关牛田洋七·二八台风的文学作品轰动了 
 
    潮汕乃至全国,作者陈海鹰近日撰文披露写作经过: 
 
    一些潮汕人给我起了一个文学外号:“牛田洋”。原因是在1979年我在中山大学《红豆》上发表了一篇反映牛田洋七·二八台风海啸事件的小说《黑海潮》。这篇小说当时引起了社会的关注。 
 

    
 
    汕头有个“澄海区” 
 

页面

订阅 RSS - 历史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