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人移居海外历史悠久,可以追溯到南宋末年张世杰,陈宜中等人抗元失败,退入崖山,后又退到越南、泰国等地定居。但较大规模移民的,应是在清康熙二十四年(1685)以后的事。那时潮梅一带贫苦人到澄海樟林港乘“红头船”出洋谋生,为潮人成批移民开了先河。    

    始建于宋代的潮州广济桥,以其桥梁与浮舟结合的独特形式,被著名桥梁专家茅以升称之为全国五大古桥之一。桥梁的建造,体现了某一时代的工艺技术水平,也体现了地方经济发展和科学技术水平。
    饶宗颐先生向对乡邦文献之学尤为关注,他十九岁时,就编纂了省内第一部桥志——《广济桥志》。《广济桥志》刊载于1936年中山大学文科研究所《史学专刊》上。
 

    最近,北阁景区新增了一处文化景观,这就是清·光绪《海阳县志》中提到的浪西楼。
 
    “浪西楼”最早出现在唐代苦吟诗派诗人贾岛的代表作《寄韩潮州愈》中:
 
    此心曾与木兰舟,
 
    直到天南潮水头。
 
    隔岭篇章来华岳,
 

    在潮安县金石镇塔下村境内的桑浦山宗山书院前,有一条蜿蜒绵长的人工小运河,人们称它为中离溪。开辟此溪者是明嘉靖年间进士、官居行人正司的薛侃。《海阳县志》中载:“中离溪在城西南东莆都莆山前,距城三十五里,源出桑浦宗山书院遗址右,旧分两溪,东曰东溪,西曰西溪,二水弗通,明嘉靖间邑绅薛中离疏为一,因名中离溪”。
 

    “潮州僻在海隅,唐宋之时,以处迁谪者。然而负山面海,北界汀(州)、赣(州),东联泉(州)、漳(州),五岭之中亦一都会也。”(贺宽顺治《潮州府志序》)在清代,对外交通还很困难。况“粤中距京八千里”(光绪《海阳县志·傅修传》),那时上京的多是会试的举人,其困难重重,可想而知。
 

    ……八月四日乱云飞,水气纷纷成黪黩。海上叫号鸟雀呼,蜃窟鲛宫亦反复。三更磷火挟雄风,雄风摧雨变陵谷。须臾地震数摇床,须臾天涌频翻屋。昆虫鳞甲共穿林,百雉垣墙如破竹,稼穑顿淹万倾田,邱园胥偃百年水。仓皇欲济无津梁,牛羊男女空驰逐。估客闽商问水滨,舟子渔人葬鱼腹。蔽江臭秽不堪闻,顾瞻山河景非昨。可怜海噬千万家,为问谁家得全族?孑遗无处觅鹪鹩,涕泪惟云求半菽。

    1932年,《大光报》在潮州创刊,这是一张带有娱乐消遣成份的晚报。据邢锡铭老先生的回忆:“每当夏季傍晚,街头巷尾,都有一些人,他们吃饱晚饭,手执葵扇,带着小凳子,坐在家门口乘凉,等着卖报童来卖报,得知一下潮城里的奇闻。”当时报纸上最吸引人的是从6月起连载的潮州方言小说《长光里》,“自刊登报端,报贩一呼,瞬息即罄。

    韩江位于广东省东部,北源汀江,出福建长汀县上坪七星岽,南源梅江出广东紫金县白山岽,在大埔县三河汇合,南流至汕头、澄海市附近入海,全长约470公里。上中游多峡谷,下游为三角洲平原,分北溪、东溪、西溪流经澄海、汕头入海。由于水深流急,自古在梅州以下可通航,是水运的交通要道。韩江早在唐朝时就有鳄鱼在此繁衍生殖为患,故韩江的名称也随着鳄鱼的存亡而变更。
 

    潮州距广西梧州千里之遥,但在清代咸丰年间,却有一支潮勇(潮州兵)前赴梧州,担负守御梧州府城的重任。这是笔者在梧州市警方参与编写《梧州公安志》过程中,翻阅《苍梧县志》等史志时发现的。
 

    王源为明代中期官宦,仕途曲折,他任潮州知府历时至少9年,是历史上治潮时间较长的地方长官。
 
    王源在潮州,史志有多处记述,《明史》和《潮州府志》记载基本相同。明宣德十年(1435),“英宗践祚择廷臣出为知府者十一人,赐宴乃敕乘传行,源得潮州”。
 
    王源治潮关注基础建设,改造环境,更重视文化教育。
 

页面

订阅 RSS - 历史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