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阳光和煦的春日,我来到潮州的祭鳄亭。该亭位于韩江西堤旁,距离市区约二里许,是专为纪念唐韩愈在潮州任刺史时在恶溪(今韩江)边祭鳄鱼而建。亭的外观与一般凉亭并无二致,亭里却有独到之处:一块矗立着的巨碑面向韩江,碑上全文刻着韩愈的《祭鳄鱼文》,碑下压着一条趴在地面上像是被制伏了的鳄鱼,给游客留下了想象的空间。 
 

    揭阳何时置县?香港艺苑出版社2001年7月版《潮汕历史文物图册》一书第25页第二行说:“汉武帝元鼎六年南越国平定,揭阳令史定降汉,成立揭阳县”,认为揭阳设县在汉武帝元鼎6年,这与史实不符。 
 
    我认为,揭阳置县于秦末,最迟不迟于秦末南粤国时期: 
 

    
 
    一条韩江,一湾南海,千百年来,养活了无数潮汕儿女,此正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这个革命小故事发生在解放战争时期。 
 

    潮汕文化既有不少催人奋进的优秀思想,又有一些消极落后的思想糟粕。因此,要提升潮汕文化创造力,就必须取精去粗,与时俱进。 
 

    在潮阳灵山寺中有一座“留衣亭”,是韩愈(字退之)在潮州刺史任满后要到袁州赴任前,与他在潮州时结交下的一位好友大颠和尚辞行并留衣为别的遗址。 
 

    1919年5月4日,北京青年学生举行声势浩大的爱国示威运动,反对巴黎和约,抗议外交失败。会上高呼“外争主权,内惩国贼”、“誓死争回青岛,还我山东”口号。要求惩办曹汝霖、陆宗舆、章宗祥等卖国贼。 
 

    近日,我市有关部门对中山公园假山进行维修时,发现假山里竟绘有美丽壁画,展现了上世纪30年代汕头港的繁华景象(见本版4月13日报道)。这无意中的发现印证了汕头港曾经有过的辉煌,让每位汕头人自豪之余又难免心酸一番。 
 

    曾经,水客是一种特殊的职业,在促进潮汕批业发展起到很重要的作用。他们附船(后来是乘飞机)固定地来往于国内外,成为侨胞亲眷还乡的向导,又随身携带番批或物件交给侨胞或侨眷。但解放后,水客好像已成为历史了。 
 

    人们总说,潮汕是“海滨邹鲁、人杰地灵”。纵观历史的沿变,今日潮汕大地的风物人文,应觉此话不失其理。
 

页面

订阅 RSS - 历史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