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文化有着光辉的传统和丰厚的底蕴,如潮汕文化中不乏务实拼搏、敢为人先、冲破束缚,积极创造未来的精神。但作为一支区域文化,也有其局限性和严重的缺失。 
 

    近日,听潮阳区河溪镇桑田乡李扬森等老人反映,在那里的双忠古庙有两块碑刻,字迹模糊,不知上面刻的是何内容:于是遂邀区博物馆姚奇丰同志前往拓片辨认。确实两碑风化剥蚀严重,经两天努力,知这是清朝康熙五十六年的《廉明县主彭禁示》碑与《桑田双忠古庙记》碑,两碑距今已315年了。 
 

    大埔古称万川,山多谷深,外出交通诸多不便,梅潭河则因头及曲滩段石多水急,水道不顺畅,这决定了这里交通以陆路为主,古驿道便承载了与外界往来的交通要务。古驿道先是随商贸来决定线路,明清前形成了经青溪虎市达福建永定,经大东圹市达饶平、经银江龙市达嘉应陆路古驿道。湖寮因公元403年建义招县伊始便设县治于古城,其时沿韩江顺流而下去潮汕,经汀江或梅江可去福建或嘉应州。

    尽管谢海生(驿路风尘)的汕头之行已过去一段时间,但其《潮汕的春天还会到来吗?》(以下简称《潮汕》)一文在汕头市民中引起的反思至今仍未停止。记者昨天电话连线在武汉的谢海生和他的同学,以及在深圳的汕头籍企业家。谢海生心情激动地说:“在汕头这短暂的几天里,我感受到一种强烈的求变求进氛围,感受到汕头涌动着一股春天的暖流”。
 

    阶段来,如何提升汕头文化创造力和区域经济的竞争力?成为人们谈论的一个热门话题。近日召开的全市文化大市建设工作会议,吹响向文化大市、经济强市目标进军的号角。 
 

    抗日战争后期至解放战争时期,潮汕地下党在潮汕地区广泛建立秘密交通情报网,及时收集、传送军事情报,掩护地下党组织分散埋伏武装人员、保存培养军事骨干,为部队提供给养、药品和其他物资,形成了一条红色地下交通线,为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胜利作出了杰出的贡献。汕头市潮阳区中共潮阳县委龙港地下情报交通站,就是这条红色地下交通线上的一个坚强的堡垒。 
 

    近悉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成立十周年,在饶宗颐老先生的发起下,并在海内外各界的鼎力支持下,由三十几位热心于潮汕历史文化的老同志老前辈,利用晚后之余,为整理和弘扬潮汕历史文化默默的耕耘了十载,劳苦功高,敬佩之至!
 

        从“迎来”到“送往”   

    有一句流传很广的说法,谓汕头人是东方的犹大人。其解释是,汕头精明强干、灵活机巧、善实务、会经营等等。不错,这是汕头人的特点。可这也并非都是长处,因此也可能形成人们观念中的过分精明、实际,一事当前先顾自身利益,功利色彩浓厚,公共意识淡漠,缺乏公益观念与献身精神等等现象。若这 “东方犹大人”之谓再联想到聪明狡猾自私之喻,那就更让人尴尬和哭笑不得了。 
 

    如果你是一位理性实践者,你现在应是一位成功商人。如果你是一位感性文人,你现在则可能穷困潦倒…。
 

页面

订阅 RSS - 历史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