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本歌谣,材料的来源是以1927年我编印的“潮州歌谣集”做蓝本,以金天民先生的“潮歌”,徐庵先生的“儿歌”,林德侯同志的歌谣抄本为主要参考,取材林同志的最多,共选录约二百多首,合编为此集。编选上一定有错误,望大家指教。
 

    韶光飞驶,白驹过隙。余自离别蓬门,负芨省垣,忽忽间已涉四十余寒暑。四十载间,历更之事匪鲜,然作为职业终身以事之者,盖治语学之一端而已。余禀性愚钝,口舌不利,本乏习语学之资。然世间之事确有出于偶然而非人力所能强者。余初入大学之门,本拟以文学为务。不意因一偶然机缘,萌生对语言学之兴趣。尔后涉足其间,不能自拔,遂执此业以终一生。嗟呼!天道不常,人事乏轨,固有若斯之甚者哉!

    河南教育出版社准备出一套中年语言学者的“自选集”,约我也选编一本。接到这个“任务”,一方面感到兴奋,另一方面也觉得颇费思量。兴奋的是河南教育出版社决定出版这套丛书,是一个很有远见也很有魅力的举动,他们把语言学的研究放在与其他社会科学同等重要的地位,这既使人感到鼓舞,又令人对他们的远见卓识深表钦佩。而我觉得要选出自己的“代表作”来,却又颇不容易,颇费思量。

    今年4月12日,中国轻工业联合会和陶瓷工业协会授予潮州“中国瓷都”的称号。    

    周氏在官,功业相当卓著,而学问博洽,撰述宏富,其诗文许多堪可传世。唯用典及其难解者多,致使意思隐晦,真义难于完全显示。故需加注释,以发其隐而明其义。但此项工作费大功夫,且须具相当深厚功力,如本书即是。
 

    不久前,周昭京老师花了19年时间才完成的又一部力作《中外名人风采录》已由汕头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该书问世后,已在新闻界和文化界产生广泛的影响。近日,周老将其力作赠送给我,拜读之余,深有所感,不由不说,不说不快。
 

    听说“浮洋镇的大吴泥塑与天津泥人张、无锡惠山泥人、并称为中国四大泥塑”,我大吃一惊,脱口而出:“我怎么不知道大吴有泥塑,泥塑是怎么样的呀?”原来,小时候见到村人捏着黑乎乎的泥团,他们就是在制作“泥塑”,也是村人常说的捏“土翁仔”。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我是大吴的子孙,童年的大部分时光在那里度过的,却不知道“土翁仔”也称“泥塑”,更不知道故乡的泥塑名声远扬,被国内外许多博物馆收藏。

    近日,广东省政府批准《揭阳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并要求该规划纳入城市总体规划一并实施。 
 

    
 
    我应汕头大学出版社之约写这本名为《潮汕谜艺大观》的谜书之前,已与几位同好在筹划编写一套中小学生的谜艺教科书,以应汕头市日渐兴起的中小学谜艺教育之需。谁知精心策谋的事至今无着落,突如其来的任务却很快完成了。 
 

    书生多病复多才,秀出丛林常折摧。 
 
    一曲“轿夫”(注)堪咏叹,故人永别彻心哀。 
 
    注:王逸之同志是一位才华出众,且善于独立思考的老同志,解放后他长期担任地方领导同志助手(办公室主任或秘书长),工作十分勤恳得力,但在解放后历次政治运动中却屡遭厄运,友朋同情地戏称其为“轿夫”,他也自撰《轿夫咏叹调》一文以自嘲。

页面

订阅 RSS - 历史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