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故著名书画家谢海若先生,其版画、国画、书法的精湛艺术,镌刻在上世纪30至70年代海内外广大读者的心灵上。 
 
    谢先生是上世纪30年代鲁迅先生提倡版画抗日的潮汕第一个响应者。当时他在上海拿起木刻刀,刻下一帧帧宣传抗日救国的精品。他的国画、书法、诗文也有精湛造诣,是潮汕现代美术的拓荒者之一,堪称潮汕书画界出类拔萃的精英。 
 

    潮安县归湖镇的龟山西汉遗址一直被视为研究和寻找汉朝时期揭阳县城最具参考价值的古迹之一。近日,记者陪同来自广州的人类学考古专家曾骐教授及学生盛创武专程前往该遗址考证,权威专家进一步肯定了龟山考古价值的同时,又有新的发现。 
 

    如果说汕头的城市给人的感觉是热情与活力,那么当地的潮汕乡村则是另一种风情。雕刻细致的飞檐,与悠长的石板路,显示了潮汕民居的匠心独运。据当地人介绍,许多华侨虽身在异国,却仍然在故乡保存着这些最传统的潮汕祖屋。的确,桑梓连根,华侨为汕头的建设立下了汗马功劳。明朝永乐年间,潮汕人便开始出洋谋生,早在近代邮政出现之前,为同乡华侨送款传书的潮帮批信局已应运而生。

    我收藏有一份课艺帖(即八股文的模拟试卷),是与“韩山书院”试卷帖(见3月10日《潮州日报》)一同发现的,上边已残,左上角行书小字“奖二式”,中有墨笔正楷字“海东书院”“学童”,右下角“杨乃勋”,内夹有一签条纸,上残留有墨书评语“辞达”二字,并“朴庐”篆印一章。
 

    潮州历史悠久,人杰地灵,素有“海滨邹鲁”之誉。潮州灯谜在深厚的历史氛围中滋生发育,人才辈出,高手如林。灯谜组织活跃,谜事繁荣,涌现出许多有影响的谜人和作品。在国内属发达地区,有较高的声誉,在潮汕也居领先地位。

    一个阳光和煦的春日,我来到潮州的祭鳄亭。该亭位于韩江西堤旁,距离市区约二里许,是专为纪念唐韩愈在潮州任刺史时在恶溪(今韩江)边祭鳄鱼而建。亭的外观与一般凉亭并无二致,亭里却有独到之处:一块矗立着的巨碑面向韩江,碑上全文刻着韩愈的《祭鳄鱼文》,碑下压着一条趴在地面上像是被制伏了的鳄鱼,给游客留下了想象的空间。 
 

    揭阳何时置县?香港艺苑出版社2001年7月版《潮汕历史文物图册》一书第25页第二行说:“汉武帝元鼎六年南越国平定,揭阳令史定降汉,成立揭阳县”,认为揭阳设县在汉武帝元鼎6年,这与史实不符。 
 
    我认为,揭阳置县于秦末,最迟不迟于秦末南粤国时期: 
 

    
 
    一条韩江,一湾南海,千百年来,养活了无数潮汕儿女,此正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这个革命小故事发生在解放战争时期。 
 

    潮汕文化既有不少催人奋进的优秀思想,又有一些消极落后的思想糟粕。因此,要提升潮汕文化创造力,就必须取精去粗,与时俱进。 
 

页面

订阅 RSS - 历史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