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画入书”推进书法技法的革新 
 
    文人画的蓬勃发展,给书坛带进一股强劲的清新气息。画家将绘画技法引进书法领域,在用笔、用墨、结字、布局上不拘泥于传统,任情率性书写,形成了独树一帜的“画家书法”。“画家书法”推进了书法技法的革新,对书坛的发展和走向,起着十分重要的影响。 
 

    潮州城的黄氏派系实由开元前黄,三达尊黄和北马路宋厝巷的“墩上黄”等组成。但多年来“墩上黄”系几近不为人们所识。其实,他与“开元前黄”、“三达尊黄”有着不同的渊源而与此二系组成了潮州城的黄姓大系。 
 
    “墩上黄”系是清朝嘉庆年间(公元18世纪末)由黄南芝叔侄三户,自意溪河内上洞(今大竹埔)村迁入潮州城,分别以零卖水果和捕捉石螺鱼虾为生。 

    1949年4月23日,中国人民解放军以推枯拉朽之势,直捣国民党政府老巢,南京宣告解放。胡琏兵团(也称十二兵团)成为东线被击溃南逃的国民党军残部,从江浙鼠窜到江西,再从江西择路粤东潮梅,准备从汕头逃往台湾。 
 

    海瑞字汝贤,号刚峰,明代琼州(今属海南省)人。这位被后世称为“海青天”的明代著名循吏曾经来过揭阳,会晤当时的桃山都(今揭东县登岗镇)登岗村人、同僚黄爽,留下了后人称颂的佳话。 
 

    祭祀祖先,是中华民族文化传统的一种表现形式。然而,就家庙、祖祠都是祭祀本姓祖先的,有的也有例外,如“六桂堂”是六姓同堂祭祖,那是因为他们六姓原本同宗,名曰“六桂联芳”。在潮安庵埠镇的“陈氏家庙”和陇头的“洪氏宗祠”,他们除祭礼本姓入潮始祖及历代祖先外,同时祭礼施姓入潮始祖。这在潮汕乃至全国实属罕见。 

    潮汕地区人多地少,加上灾害、战乱,民众生活十分困苦,许多先民被迫离乡背井远渡重洋。他们出洋以后,都把克尽赡养眷属的义务,作为在异国他乡谋生的主要目的,泰国的潮籍侨胞亦是如此。据统计,当时潮汕地区有40%至50%的人口,是依靠海外亲人通过侨批寄回的款项为生,有些乡村则占总人口的70%至80%。

    南澳岛深澳镇内的著名古建筑———康氏宗祠(俗称康厝祠)是一座有着几百年历史的县级文物保护单位,由当年富冠全岛的康百万所建。里面的石雕“倒吊花篮”工艺独特,名文石刻手书苍劲,是一处令游客瞩目的古建筑。令人诧异的是,在它主座门顶上方的四个鎏金大字“康氏宗祠”中,前两字色泽鲜亮,庄严气派,成色稳定,后两字却漆底剥落、飘零、残破,在一排字中显得极不协调。

    一 
 

    潮州的古地名,曾带许多“莆”字,尤其在原海阳县(今潮安),有东莆都、上莆都、外莆都。据《府志》所记,在清初,东莆都统谢伞、沙溪、山兜、山后4村。上莆都管山莆、横陇、彩塘、冷头、下尾沈5村。还有外莆都,自明代嘉靖年间置澄海县时划归澄海,分为上外莆、中外莆、下外莆三都。上外莆辖南界、东林、横陇。中外莆辖内外陇、华富、官湖、西山。下外莆辖辟望、冠陇、龙田、上窖、下窖。

    元宵节俗称“灯节”,潮汕人叫“过十五”,既是春节的继续又是春节的高潮,历来有“小初一,大十五”之说。誉为千年古镇的澄海区隆都镇,不但沿袭着闹元宵的民俗风情,而且从正月初六七开始一“闹”就“闹”到二十一,前后半月,村社轮流,白天“游标”夜里“游灯”,场面火爆,处处凸显着农村人特有的狂欢精神。 
 

页面

订阅 RSS - 历史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