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明瑞同志是一位久经考验的老同志。自1937年11月起至今,已是近65年党龄的老党员了。现在应该说,是老一辈的人了。
 
    我接触老庄并不早。那已是1941年我从普宁调至潮澄饶一带工作后,直至快要“暂停活动”的时候。但是,庄明瑞的名字,我却是早在1939年就听说了。
 

    潮州“壶天酒楼”坐落于靠近上水门的一条小巷子里,开业于清末民初,当时厨师不错,菜肴、点心很精美,二楼挂有一副对联:
 
    壶中美酒 天上琼楼
 

    明朝嘉靖年间,澄海人王天性写过一首《戒子》诗:“新辟茅斋招塾宾,欲教尔辈作儒珍。耳闻诵读心忘老,钱买诗书食任贫。自谓已非前日子,谁知还是旧年人。身居几案心鸿鹄,空使而翁属望频。”
 

    潮州别称为凤城,尽人皆知。但为什么要这么称呼?什么时候开始有这个称呼呢?
 
    康熙《潮州府志·城池》谓:“明洪武三年(1370)指挥俞良辅辟其西南,筑砌以石,改门为七,谓之凤城。”言之凿凿地把潮州别称凤城的“专利”归于明初的俞良辅。后来的府志、县志皆沿其说,几成不刊之论。
 
    不过,这个结论其实并不确切。

    饶平置县于明·成化十三年(1477年),是潮州府继揭阳、潮阳、海阳三县之后所设置的 第四个县(当时所辖地域包括今饶平、大埔两县和今潮安、澄海的部分乡镇)。
 
    饶平置县至今已有500余年,有关“饶平”这个美称的由来也众说纷纭,主要有三种说 法,这便是“三饶太平”说、“惟饶故平”说、“梅溪石碑”说。
 

    清代潮州与南洋的航运,是从中暹大米贸易开始的,而早期的大米贸易,都是由暹罗船运载。这些船只,大部分是旅暹潮籍华侨经营的,船员几乎全是中国人。乾隆年间,准许商民前往暹罗采购大米,潮州很快就发展一支远洋帆船队。
 

    历史悠久的潮州,自西晋建置以后,一直是历朝粤东地区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也是军事布防的重地,因此历代执政者非常注重潮州城垣的建筑,据史料记载,潮州古城墙先后经历了十几次大大小小的修建过程,从这些过程中,也足以窥视潮州璀璨历史文化的一斑。
 

    煌煌大书《饶平诗词荟萃》已经读过;更置床头,时或把玩,每每归思难抑,并有感悟于字行间,不吐不快。
 

    上世纪初,孙中山先生领导的民主革命,旨在推翻清皇朝。孙先生在海外成立中国同盟会,宣传革命,博得广大华侨的支持援助,尤其是东南亚的潮籍侨领,踊跃参加同盟会,成为该会主要成员,为祖国革命事业作出历史性贡献,在潮侨爱国史上留下新篇章。 
 

    国学大师饶宗颐在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第三次理事会上说:“潮汕地区的历史文物,可供独立研究的东西很多,明本《金钗记》戏文的出土,我认为是足以举行一次国际性的会议来加以详细研究。”(1)饶宗颐对《刘希必金钗记》的出土给予高度评价,对它的研究价值给予充分肯定。本文是对饶教授关于《金钗记》论定的一个小小的回应,拟就几个有关的问题谈谈个人的一孔之见。    

页面

订阅 RSS - 历史文化